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 > 第375章 猜疑
    韩昶面上划过一丝不为人觉察的笑容,对苏娆说:“烨华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据我所知,他的才能根本不亚于我这个总裁呢。”

    “你该不是要将总裁的位置也交给他吧?”苏娆赌气地问道。

    韩昶愣住了,抬眸望着韩昊轩年轻英俊的脸,似乎又回忆起数年前在一起的经历,轻轻点了点头,却转而对昊轩道:“我,把婧彤交给你了。”

    “放心吧,有我在,就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话说出来,韩昊轩突然又愣住了。

    幸而,韩昶对他的话并不曾留意,只是垂头看了看表,起身,对他们道:“我要马上去参加金融中心举办的大型活动,就不送你们了。”

    苏娆牵住韩昶的手臂,深情地望着他的眼睛:“我,等你。”

    这句话,令韩昊轩心中莫名的烦躁和恼怒,清了清嗓子,对苏娆说:“我们快走吧,不要耽误大哥重要的事。”

    苏娆瞥了一眼韩昊轩,眼中闪过狡黠的笑,对韩昶说:“昶,我会想你的。”

    望着二人姗姗而去的背影,韩昶陷入了沉思。

    “韩先生,为何要把执行总裁的重要职位交给韩昊轩?他的出现,本来就是一场阴谋,这些,您都知道的。”

    韩昶缓缓回头,却见说话者正是何峻。

    “你的话太多了。”韩昶冷冷说:“身为我身边最信任的助手,你却犯了一个大忌。”

    “对不起……”何峻额上的汗落了下来。

    韩昶将骨节分明修长的指缓缓转动手中高脚杯,却无意中看到杯中殷红的酒液中有两张年轻的面容在晃动,他怔了一下,紧接着,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笑了。

    “我自有主张。”他对何峻冷冷说:“关键时刻,去跟上他们,大约……可以帮得上忙。”

    “是。”何峻应了一声,就要往外走,却被韩昶叫住了。

    “记住,郝小姐是不能受到一点伤害的。”随着这句话出来,韩昶的冰眸中划过一道纤细的亮光。

    何峻轻轻叹息了一声,应声而去。

    韩昊轩和苏娆的到来,在看似平静的韩氏集团内部激起了千重巨浪。

    这,对于愤愤难平的韩家大小姐韩天美来说,更无异于是火上浇油!

    下了红色宝马x6轿车,早有首席运营官黄曼丽迎了上来。

    “跟我到办公室,有话要对你说。”伴着韩天美浅浅的笑涡,有一丝阴戾在眼中一闪而过。

    黄曼丽看了,不由得暗暗心惊。

    韩天美是红叶的大女儿,深深得到了来自母亲的真传――坚韧狡猾,深藏不露,不屈不挠,精力充沛!

    这一声不动声色的浅笑,究竟又包含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恐怕只有韩天美本人才知道。

    韩天美高高昂起头,从躬身迎接的两列职员之间穿过,不发一声,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拐角处,有两个女职员正在窃窃私语。

    “听说,新来的副总韩烨华是韩先生的同胞兄弟……”

    “我见过,还是一个大帅哥呢!不过,和人家一起来的那位郝小姐,也是一位不容小觑的美女。啧啧,美女俊男组合,不知道会给韩氏集团内部带来一股怎样的旋风呢!”

    “无论怎样,总要强得过那个老妖婆和小妖女的组合吧……”

    ……

    “咳咳咳……”

    两个女员工听到这声咳嗽,吓得魂都差点飞了,再一看,来者正是她们刚才嘴里说的小妖女,刹时惊呆在了那里,

    说韩昊轩和苏娆是俊男靓女组合的女员工战战兢兢上来,颤抖着声音对韩天美说:“郝小姐再美,也及不上韩小姐的半分,我那句话是没有说完……”

    “嗯?”韩天美似笑非笑盯住女人的脸,说:“继续说,我对你的话很感兴趣。”

    “……”

    “都说完了?好了,你可以离开了!”韩天美对她冷冷说:“韩氏集团,要的是踏实肯干的员工,不需要色迷迷的嫖客!”

    女人红着脸退了下去。

    “嫖客”这两个字大大刺激了那个骂韩天美是小妖女的女员工,她只道姐妹被辞退,自己更加难逃其咎,索性大骂了起来:“韩天美,你这个拨风扬雨的恶女人……”

    韩天美脸上滑过一道阴戾,却是依旧若无其事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黄曼丽心领神会地走到女人身旁,温和地对她说:“你这个月的薪水还没有领吧,跟我来。”

    女人愣了一下,懵懂地跟着黄曼丽进了办公室。

    房门“咕咚”一声就从里面关上了。

    猝不及防,只听“啪”的一声,韩天美狠狠的一掌直击在女人脸上。

    那力度是如此之大,只把她打得贴到了墙上,鲜血顺着唇角往下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随即,从旁边跃上来一名彪悍打手,一把将女人推倒在地,铁一般的脚死死踩在她高耸的**上,狠命揉踏。

    “啊……”

    女人连声惨叫,拼命挣扎。

    “拨风扬雨?”韩天美大笑:“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的玉峰长得大,定要在本小姐面前**一番吗?”

    韩天美朝旁边一使眼色,就见打手迅速俯身,不顾女人凄厉的惨叫,开始动手撕扯她的衣衫。

    “韩小姐!韩小姐……不敢了!可欣再也不敢了!”女人拼命掩住自己破碎的衣衫,哭着叫道。

    “赶快滚!”黄曼丽朝女人臀部踢了一脚,喝道。

    “不……”韩天美轻轻拍了拍手,用两根手指翘起女人的下巴,问:“小妞长得不错,叫什么?”

    “叶可欣……”叶可欣战战兢兢、可怜巴巴地抬起头,对韩天美说:“我爸爸和韩先生很熟,我是韩先生亲自安排进来的……”

    “原来是韩昶的亲信,这样更好!”韩天美甩开叶可欣,上下端详着,嘴角挤出一丝冷笑:“从今后,跟着我好好干,吃香的喝辣的,随你!但,要是敢背叛我,也会死的很惨!”

    “可欣不敢!可欣再也不敢了!”叶可欣浑身瑟瑟而抖,连看都不敢看韩天美一眼。

    “等会儿,你说的帅哥就要和那位靓妹一起来这里,到了那时……”韩天美压低了声音,凑到叶可欣耳旁轻声叮嘱了几句,只把那女人吓得灵魂差点出了窍。

    正在这时,只听到有“笃笃”的敲门声。

    “谁?”韩天美皱着眉头问。

    “韩小姐,新上任的韩总,和郝小姐一起到了。”

    韩天美“唰”地拉开窗帘,朝大厦下面望去。

    明媚的阳光漫洒在银灰色的豪华奔驰越野车身上,从里面缓缓走下来两个人。

    男的阳光帅气,女的明媚妖娆,一眼看去倒是一对最佳情侣。

    “呵呵,烨华,十年前你夺走了我最心爱的宝贝,十年后,我必不放过你。”韩天美冷哼了一声,狠狠地恰下一朵玫瑰,在手心里揉搓着,冷冷道:“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说着,狠狠将残花摔到地面,复又踩上一脚,朝电梯间走去。

    昂贵的羊绒地毯上,殷红的汁液涌出,渐渐染成两个相互纠缠的暧昧人形,就像,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就像,即将……看到的美男 tu……

    “郝小姐,请让我们来看看。”车后忽然传来陌生的声音。

    苏娆惊异地回头,发现有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手提药箱坐在后面,顿时大喜过望。

    心中,暗暗对前面的郑浩南心生感激。

    一个在任何外人眼中都是冷酷无情的人,居然同时也是细心的、智慧的、忠诚的。

    医生示意苏娆坐到一边去,用剪刀小心地剪开韩昊轩胸前的衣服,血肉模糊的一团,令人触目惊心。

    “医生,他有没有事?”苏娆紧张地问道。

    “这里设备不完善,只能先给他止住血,然后就近到附近的大医院去彻底检查一下。”

    医生的话,就像是他手中的手术刀一样冰冷,苏娆听了,心中顿时一寒。

    紧紧握住韩昊轩的手,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无助:轩,你要顶住!失去你,我……会不会心痛?

    像她这样的女子,自以为一颗心早已冰冷地流不出一滴眼泪,但居然,为了他哭得眼泪滂沱。

    韩昊轩静静地望着苏娆,心中仿佛和她经历着同样的痛苦挣扎,他知道――不可以。

    深邃的眸,往里缩了缩,握住苏娆的手,唇角含了戏侃的笑:“别害怕,像我这样邪恶的男人,是有九条命呢!七岁那年,我曾经为一个小女孩自杀过;十年前,离家出走,落入黑帮手中;后来养父母去世,我又经历了一场人生浩劫……如今,不过是一场小小的考验,我,绝不相信会过不了这个坎儿……”

    他的回答,更令苏娆心痛,眼泪一串一串,滴落到韩昊轩手臂上。

    每滴落一滴眼泪,就像是重重敲击了一下昊轩的心弦,一串一串,痛得不能呼吸!

    粗暴地甩开苏娆的手臂,黑暗中遮住自己的眼,问医生:“我没什么大碍吧?”

    医生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沉默片刻,说:“血,已经止住了。而且,取出了嵌入肩胛骨中的一颗子弹,但是,还有一颗靠近心脏,一切要等到医院检查过才能再下定论。”

    车子缓缓驶入k市最大的医院,随即,韩昊轩被推入了急救室。

    苏娆等待一分一秒,都是无尽的煎熬!

    终于,听到“吱呀“门开的声音,随即,医生满头大汗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苏娆迫不及待地走过去,问道:“他,怎么样?”

    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一颗心为之颤栗。

    “还差一点,就到了心脏!你未婚夫可真是命大!”医生对苏娆和蔼地笑了笑。

    没事就好!

    呃,他把昊轩当成了我的未婚夫呢!

    “我想看看……他,可以吗?”苏娆问。

    医生回过头来,迟疑片刻,说:“本来刚做完手术,我们是不主张家属探视的,可他,看起来很坚强……嗯,他身上的ma zui药还没有去,甜蜜的情话,还是留到他痊愈的时候再说吧。”

    呵呵,这个医生可真有趣!

    苏娆红了脸,蹑手蹑脚进了病房。

    晨曦薄薄地洒在那个一向高大健颀,意气风发的男子身上,他静静地躺在床上,鼻中还插着氧气管。

    粲如星河的眸微微阖着,贵气优雅的鼻子下面,性感的薄唇紧抿,似在承受着一股莫名的压力。

    苏娆不由得抬起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他的眉,渐渐来至他两圈黑黑的睫毛,稍作停歇,忽然感到手下微微的颤栗。

    “茉莉……”喃喃的低语。

    随即,有一颗晶莹的水滴顺着苏娆的手心缓缓滑落。

    初始,苏娆以为他呼唤的是自己的乳名,但随即她就明白,也许,这是另一个女人……

    “吱呀”,门开了,随即,有个戴着大口罩的护士走了进来。

    “这里是韩昊轩的病房吗?”她问。

    苏娆点了点头。

    “请你先回避一下,他该打针了。”护士说着,举起了粗大的针管朝他们走来。

    一种奇怪的感觉,促使苏娆猛地在门口站住了。

    韩昊轩?

    昊轩在医院登记的名字是“韩烨华”啊!

    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跃上心头,苏娆猛然回头望去,却见一根粗大的针管已经插到了昊轩的手臂上。

    “住手!你要干什么!”

    苏娆一边大喝,一边扑上去制止那个即将“行凶”的护士。

    针管被打掉在了地上,残存的液体湿了一地。

    “快说,你给昊轩打了什么针?”苏娆心中十分紧张,紧盯着护士的眼睛,冷冷说:“要是能抢救过来,我就不报警追究你的罪行,要是敢有所隐瞒,我绝不放过你!”

    “小姐,我一切都是按照主治医师的处方处置的。”护士有点莫名其妙。

    难道是自己错了?

    正在这时,只听“吱呀”一声,门开了,郑浩南出现在二人面前。

    “这个假冒的护士要对昊轩下毒手!”苏娆凭直觉,认为目前自己最可信任的,应该就是眼前这位郑氏集团的总裁。

    “郝小姐,这个大型医院,是昊天集团名下产业,所有参与给韩少会诊并护理的,都是经过集团内部精心选拔出来的精英――不仅技术要过硬,而且,‘忠诚’是很重要的因素。所以,请不要有任何担忧。”郑浩南的脸难得地挤出了一丝笑容:“这里的人,都认识韩少――你,就请放心吧。”

    哦,竟是虚惊一场!

    苏娆松了一口气。

    “郝小姐,已经不早了,请跟我的助手去用餐吧。”郑浩南温和地说。

    苏娆点了点头,复又回首看了一眼韩昊轩。

    只见旖旎的晨光洒在他的脸上,似四月初绽的第一朵樱蕊,眉头虽然微蹙着,但唇角有一丝恬美的笑漾起。

    孩童般,纯净。

    苏娆看着看着,不由得也笑了。

    轻轻关上门,苏娆发现郑浩南居然还没离开。

    “郑先生,医生有没有说昊轩什么时候可以醒来?”苏娆担忧地问郑浩南。

    “这个,郝小姐不用担心。”郑浩南定定地望着苏娆的脸,似在为一件事难以取决,终于,鼓足勇气,说:“郝小姐,我觉得你和韩少走得太近了。彼此都是有身份的人,这样,会引起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猜疑……”14百度一下“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