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反制
    另一边,新宇宙,青楼内,茗雨神色不安,不时看向门外。

    每当脚步声响起他就惊慌。

    突然地,敲门声响起,茗雨目光一变,“谁?”。

    门被打开,花娘笑眯眯进入,“茗雨,还没联系到陆隐吗?他可是出来很久了”。

    茗雨咬牙,“再给我一点时间”。

    花娘脸色变了,目光冷了下来,“给你多久?一年?十年?还是一百年?”。

    茗雨脸色煞白。

    当初她谎称陆隐会娶她,借此让天少取消对她的想法,让花娘不敢招惹,本来成功了,但谁成想陆隐居然出来了,而且还被判自由。

    当知道陆隐出来的一刻,她就知道完了,她根本联系不到陆隐,更不用说嫁给他。

    “当初山海界内无法带外物,所以陆隐只说出来后给我联系方式,我无法联系他”茗雨咬牙道。

    花娘冷哼,“真的?”。

    茗雨坚定道,“当然”。

    花娘目光闪烁,她也不敢确定是真是假,“希望你最好没骗我,骗我没关系,但骗了天少,你知道后果,谁都保不了你”,说完,她转身就离开,去了另一个房间,那里,是明嫣所在。

    茗雨这边她几乎确定是说谎,但不管怎么样,花魁需要换人了,明嫣就是下一个,她要做好明嫣的准备工作,确保不会有意外。

    步入明嫣房内,花娘的态度可没有对茗雨那么柔和,“再有几个月你就要代替茗雨成为新的花魁,到时候青楼会为你造势,你可别出什么意外”。

    明嫣背对着花娘,淡淡道,“不会有意外”,说着,拿起一杯水,缓缓靠近嘴唇。

    喝水的动作很慢,非常慢。

    本来是很平常的动作,但花娘却神色大变,急忙接近,一手抓住明嫣手臂,将水杯抢走,盯着明嫣,“你想干什么?”。

    明嫣转头,平静看着花娘,“什么干什么?”。

    花娘皱眉,看向杯中水,刚刚明嫣的动作让她不安,以为在水中下毒想自尽,但想了想不太可能,这里一直被监视,不可能有毒药。

    明嫣笑了,“你拿了我的杯子”。

    看着明嫣,花娘心中越发不安,但不知道这种不安来自哪里,总感觉不对劲。

    索性将杯子扔掉,花娘看着明嫣,刚要说话,突然一口血吐出,发丝快速变白,浑身无力,差点跌倒,中毒了,她恶狠狠瞪向明嫣,“你给我下毒?”。

    明嫣一步步接近花娘,“我说过,你拿了我的杯子”。

    花娘看向被扔掉的杯子,杯子上有毒?

    “怎么可能,你哪来的毒?而且居然能让我无法察觉”花娘不可置信,她可是启蒙境强者,而明嫣,连探索境都不是。

    花娘突然对明嫣出手,明嫣眼睛眯起,“看看你自己的手”。

    花娘动作一顿,看着手掌,干枯,苍老,随后疯狂的卷起衣袖,皮肤都褶皱了,仿佛一下子苍老几十岁,“这是什么毒?你,你到底下了什么毒?”。

    明嫣平静看着花娘,抬手,指了指三个方向,而这三个方向正是花

    娘派人看守明嫣的人所在位置,明嫣连探索境都不到,看守她的人却是狩猎境,其中一人甚至是启蒙境,居然被她察觉,而且明嫣敢出手,那几个监视的人却没有反应,明显被解决了。

    花娘想不通明嫣是怎么做到的,她只感觉力气顿失,原本她就不擅长战斗。

    明嫣居高临下看着花娘,目光冰寒,她的毒可是来自新人类联盟的生命之毒,一直以来都没有暴露,否则即便毒性再强,别人有准备的情况下也无法得手。

    她利用这段时间慢慢将毒渗透到那三个监视者身上,而今,一举翻盘,控制了花娘。

    花娘自然不甘心被控制,但生命之毒实在太强烈了,她连站都站不稳。

    她瞥了眼门外,走到哪,她身后都有跟随者,肯定可以察觉不对劲,到时候以这丫头的实力根本反抗不了,解药还是要交出来的。

    “你在等谁?保护你的人?还是同样监视你的人?”明嫣淡淡问道。

    话音落下,房门打开,茗雨走了进来,神色没有花娘刚刚看到的不安,相反,目光带着一丝嘲讽。

    花娘瞬间想明白了,这两人,联手了。

    她也明白为什么监视明嫣的人会被下毒,有茗雨配合,下毒很简单,茗雨怎么说也是狩猎境高手,年轻一辈能达到狩猎境的都可以越级挑战,即便不下毒,以茗雨的实力都可以对付那三人,不过会惊动青楼。

    明嫣下毒就不同了。

    她看向两个女人,一个是现任花魁,一个是未来的花魁,她居然被这两个丫头算计。

    茗雨扫了眼花娘的手,忌惮看向明嫣,“你的目的达成了,接下来想要怎么做?逃离青楼?”。

    明嫣摇摇头,“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茗雨不解,她很想逃离青楼。

    明嫣看向茗雨,“你能逃掉吗?青楼尽管数量不多,但那个天少地位应该不低,你一旦逃离,被抓回的可能性很大”。

    茗雨目光闪烁,没有回答。

    花娘软瘫在地,喘着粗气,看着自己慢慢苍老,神色惶恐,盯向明嫣,“你到底下了什么毒?给我解药,我保证不会再为难你,我发誓”。

    明嫣看向花娘,“你觉得我们可以逃离新宇宙吗?”。

    花娘毫不犹豫道,“不可能,青楼背后是遗忘之地黑街,黑街充斥着新宇宙被孤立,被遗弃的亡命之徒,这些人消息灵通,黑街之主更是可以将新宇宙各地情况掌握,你们逃不掉的,别妄想了,快给我解毒,我发誓一定不会再为难你们”。

    茗雨咬牙,她心机深沉,想得很多,而想的越多,越忌惮青楼,即便逃离新宇宙又怎么样?黑街之名她听过,别说逃离新宇宙,就算逃到外宇宙同样有人追杀她,除非真的嫁给陆隐。

    “宇宙之大,没有你容身之地”明嫣淡淡道。

    茗雨看向她,“你想如何?”。

    明嫣与茗雨对视,“合作,拿下青楼”。

    茗雨愣神,仿佛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

    花娘也呆滞,随后表情怪异,像是嘲讽,却又蕴含着对中毒的恐惧,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却不敢笑出

    来。

    “你知道青楼代表什么吗?你知道青楼背后的黑街又代表什么吗?你想控制青楼?”茗雨失声。

    明嫣平静看着她,“凭我的毒,可以做到”。

    茗雨根本不相信。

    明嫣在神武大陆做了多年的女皇,尽管分裂成两个人格,尽管这一面单纯,但一眼同样看出茗雨的顾虑,“我们尝试一下,如果失败,我有后路,保证你我全身而退”。

    茗雨目光一闪,看着明嫣,她不信,如果有后路,怎么可能被送来青楼?

    明嫣看向个人终端,嘴角弯起,露出一丝笑容,“我,才是陆隐的女人”。

    …

    新宇宙南界,七字王庭灵虚大地之上,传承着枯家。

    灵虚大地是枯家传承地,灵而化嘘,这,就是灵虚大地名称的由来。

    灵虚大地常年有惊雷扫荡,大地之上有着众多枯木,枯家异宝岁月枯木的原材料正是这些。

    大地一角,山脉之内,两头巨兽嘶吼,互相撕咬。

    巨兽皆有探索境力量,互相撕咬之下令山川开裂,河流倒卷。

    突然地,一道人影狼狈走出虚空,捂住腹部,咬牙回头,目光愤怒。

    随后,一缕雷霆掠过,将两头巨兽化为粉尘,雷霆于虚空凝聚,化为枯雷,居高临下看着人影,“你想跑到哪里去?这里是灵虚大地,你到哪我都能找到”。

    人影是枯伟,他被枯雷追杀了好几天,狼狈至极,整个人疲惫到了极点。

    辰祖大墓内他算是把枯雷得罪惨了,本来以为出来后能跟着陆隐,谁知陆隐去接受检测,无法把他带走,族长枯蒲也阻止了。

    回来灵虚大地他就被枯雷针对,不仅资源被抢夺一空,连面见族长的权力都没有,更不用说离开灵虚大地。

    枯雷对他就像玩一个游戏,猫抓老鼠的游戏。

    兹的一声,雷霆闪烁,洞穿枯伟膝盖,枯伟剧痛,强忍着没有跪拜,恶狠狠瞪着枯雷。

    枯雷嘲讽,“逃啊,看你继续逃,不想跪?我一定打得你跪在地上,堂堂枯家的人居然臣服一个外人,想想就恶心”。

    枯伟没有说话,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知道,说得多,受的苦就多。

    枯雷冷哼,“宇家传人在哪?”。

    枯伟低着头,依然没有说话,前几天,枯雷第一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知道完了,这个问题不是枯雷问的,是族长问的,他这才想通,怪不得枯雷可以对他肆无忌惮的出手,怪不得只是戏弄他,却没打算致他于死地,枯家想知道宇家的下落。

    又一道雷霆砸落,将枯伟狠狠砸在地上,枯伟吐血,皮开肉绽。

    枯雷高傲,“今天先玩到这,看你能忍几天”,说完,化作雷霆离去。

    枯伟不甘的看着枯雷的背影,整个人陷入绝望。

    枯伟强忍着疼痛清洗伤口,没多久,一道人影到来,丢下一个个人终端就离开了。

    枯伟愣愣看着人影。

    ----------

    谢谢兄弟们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