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才纨绔 > 第1998章 四神大阵
    这只是一头伪鲲鹏,所觉醒的天赋神通,也是残缺不全,然而那样的威能仍旧惊人,诡异的电光焚灭一切,哪怕是那尊者,肉身一旦沾染,也必然化为虚无。

    江枫惊叹,一头血脉稀薄的不能再稀薄的伪鲲鹏,天赋神通已然如此惊人,若是那远古时期的鲲鹏真身,又当如何?

    “不愧是神兽!”江枫默默说道。

    璀璨的剑光爆发,法则演绎,江枫以无上剑道演绎无上剑法,强行硬撼过去。

    虚凤华也没闲着,在江枫加入战斗之后,随手祭出一件法器,那是半圣器捆神索。

    只是那能够困住尊者的捆神索区区数个呼吸,就是被焚烧湮灭,虚凤华气急败坏,又是一件半圣器祭出,迅猛轰杀。

    “唳!”

    鲲鹏盘旋于虚空之上,与江枫和虚凤华周旋,暗金色的羽毛卷动狂风,疯狂冲击。

    然而更为惊人的是,这头伪鲲鹏所觉醒的天赋神通不止一种,须臾过后,虚凤华的第二件半圣器再度被毁。

    “三昧真火?”

    江枫大吃一惊,鲲鹏张嘴,喷吐真火。

    虚凤华脸色有过刹那的惨白,显然也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因为这意味着,这头伪鲲鹏正在极速进化,在那将来,未必不能进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鲲鹏。

    其他三处战斗,也是差不多的状况。

    伏昂终究无法完全将白蛇压制,白蛇已然生出逆鳞,赫然是有返祖的趋势,游走于天际,掌控数种神通,极短时间就是将伏昂反向压制。

    那一条很可能是天狗后裔的大黑狗,勇猛无匹,它的天赋神通就是吞噬,除了圣符之外,又是吞噬了数件半圣器,让禹傲脸色灰败,不停的跳脚。

    至于那头来历不明的老龟,庞大如矮山一般的躯体看似笨拙,实则拥有不可思议的神速,仅仅是凭借速度,就是狠狠的压制祖洪和戎前……

    这是前所未有之困局,所有人的心情都无法平静。

    “咻!”

    一道黑影,瞬间消失,是那尊祭灵。

    伏昂与祭灵联手,方才勉强与白蛇抗衡,这时候祭灵诡异消失,让伏昂压力陡增。

    察觉到这一幕的不仅江枫,明显可见,虚凤华四人眼中,流露出异色,转即若有所思,继而各自望向伏昂的眼神,不由发生变化。

    “这就要揭开谜底了吗?”江枫暗自想着,情知,不出意外的话,谜团即将揭晓。

    “轰隆隆……”

    正当江枫这样想着的时候,大地震动,伴随着那震动的发生,好像是有一张无形的大网,覆盖下来。

    “场域?”江枫心神微凛。

    江枫知道,这是阵法开启了。

    此前祭灵的那些行为,果然是在布阵,刚才祭灵消失,分明是启动了这座大阵。

    无形的场域笼罩,让所有人,有如身陷囹圄之内,包括四头异兽,明显是更为狂暴,冲击之时,所向无阻。

    “伏昂,你究竟做了什么?”禹傲在那里大吼着,他本就是直性子,藏不住半点心思,一脸的怒意。

    “当然是宰了这四头畜生!”伏昂淡淡回应着,漫不经心的说道。

    禹傲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伏昂,拿手指了指自己,没好气的说道:“伏昂,你看看我这样子,很像傻子吗?赶紧道出真相,不然休怪翻脸不认人。”

    “翻脸?”

    伏昂笑着,随意而轻松,说道:“禹兄莫要不识好歹,很快你就会明白我在做什么了。”

    禹傲还想质问,奈何大黑狗攻击凶猛,分身乏术,只能强行将那般心思按捺下来,专心战斗。

    “这阵法……四神大阵!”

    却是这时,祖洪发出惊呼,脸上的神色,堪称震怖。

    此人沉寂寡言,心思内敛,谁也不知他心中所想,然则这时陡然失声,情难自已。

    随着祖洪话音落下,禹傲和虚凤华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伏昂,你是要害死我们吗?”虚凤华大叫起来,再也没有办法保持镇定。

    “居然是四神大阵?”

    江枫也是心惊,四神大阵的四神所指的就是四神兽。

    鲲鹏黑狗白蛇老龟,这就是四神兽,不过确切而言,应该说是伪四神兽。

    不过,四头异兽身怀远古血脉,某方面而言,即便这伪四神大阵的威能要削弱不少,也是可怕之极。

    “难不成伏昂是要?”江枫暗自想着,有些怀疑。

    “伏昂,我等早知你野心勃勃,但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你的野心,大到了这般地步!”就听祖洪恨声说道,双眸赤红,呼吸急喘。

    “野心?”

    闻言伏昂不置可否,淡漠说道:“你所认为的野心,在我看来,不过是将本来就该属于我的,拿到手上罢了。”

    “神子神女乃是有定数的,你命不好,能怪谁?”祖洪厉声道。

    “命不好?难道我就该认命?”

    伏昂哈哈大笑,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告诉我,说我伏昂命不好,遗憾的是,他们所有人都注定失望了,即便我伏昂命不好,我伏昂仍旧是他们终其一生只能仰望的存在。”

    “你太疯狂了,不可理喻!”祖洪咆哮。

    “你不懂!”伏昂摇头,风轻云淡,赫然是一副尽在掌控的模样。

    话音落下,伏昂直视那条大白蛇,凝声说道:“数十年来,我处心积虑饲养你们,也是时候,收取利息了。”

    白蛇能够听到伏昂的话,那双猩红的眸中,流露出浓浓的不安,而后就是看到,伏昂的右手伸出,直接压在白蛇的头顶之上。

    白蛇竟是动弹不得,被伏昂压制。

    “住手!”

    虚凤华在尖叫,哪里还有半点虚假女人的高傲。

    “伏昂,你这个疯子,你会害死我们的,快住手!”虚凤华尖叫连连,恐慌之情溢于言表。

    这时候,车侯毅和戎前也是察觉到情况不对劲,不得不分出一份关注投注在伏昂的身上。

    “害怕?尔等应该是与有荣焉才对,待那一日,我伏昂证道成圣,尔等将是第一功臣!”伏昂不悦说道。

    伏昂自是不可能住手,到了这一步,也无论如何不可能出手。

    数十年布局,殚精竭虑,只等今朝。

    他凭什么要住手?

    又有谁人,有资格让他助手?

    “等等,你先听我说!”喷了一口粗气,禹傲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急急忙忙的说道:“四神大阵说到底,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罢了,何况,四头伪神兽岂能与远古时期的神兽相提并论?”

    “我当然知道!”伏昂冷笑,不以为意的说道:“所以,我仅仅是要激活我的血脉罢了。”

    “返祖?”

    禹傲失言,见鬼似的,差点跳起来。

    他总算是明白伏昂要做什么了,伏昂并非是要利用这四神大阵强行改命数,而是,要激活元祖血脉。

    要知道,他原本以为,伏昂是不满被剥夺神子的资格而已,孰能料到,伏昂竟是有着更大的野心?

    这让禹傲脸色惨变,再也说不出话来。

    “伏昂,这就是你的算计吗?”江枫在心中说道。

    通过诸人你一言我一语,江枫总算是弄清楚了眼下的状况。

    以四神大阵为根基,以四头神兽的血脉为引,激活元祖血脉。

    伏昂谋划深远,算计面面俱到。

    路线的偏离,本就是伏昂有意为之,他等的存在,则是用来牵制异兽,不然的话,伏昂极有可能来不及启动四神大阵就功亏一篑。

    这样说来,也就是说,所有人都被伏昂利用了,沦为他手中的棋子。

    这是惊人的野心,伏昂的目的不是要夺回神子的称号,而是要凌驾于神子之上,成为那独一无二的存在。

    一旦他成功激活元祖血脉,有朝一日证道成圣,未必没有可能!

    “可惜,我江枫不答应!”摇了摇头,江枫自语道。

    沦为棋子,成为伏昂的垫脚石,平白无故为其作嫁衣裳,江枫万万没有答应的可能。

    “伏昂,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不要做梦了,如果我们死了,你会死的更惨!”禹傲惨叫连连,这个自诩诲人不倦的家伙,风度全失。

    祖洪和虚凤华也是声色俱厉的劝阻,意图让伏昂放弃,改变主意。

    伏昂一律无视,大白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弱,骤然爆碎,化作一蓬血雾。

    一道黑影自伏昂体内钻出,张嘴一吸,血雾被吸食殆尽,转瞬又是回到伏昂的体内。

    “这是什么秘术?”

    禹傲瞪大了眼睛,震惊不已,半响说不出话来。

    虚凤华和祖洪有着一样的反应,眼见白蛇的精血被吞噬,二者都是陷入绝望。

    伏昂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抹潮红,迈动脚步,走向祖洪所在的方向。

    老龟见伏昂走来,匍匐于地,颤栗不停,伏昂出手,就要如法炮制。

    “伏昂,你不可能成功的!”祖洪怒吼,随之出手。

    “滚!”

    伏昂一挥手,直接将祖洪震退,强势如祖洪,竟是连其一击都无法承受,被重创,大口吐血。

    “该死,你一直在隐藏实力!”祖洪如呓语一般说道。

    “不然你以为呢?”伏昂冷笑,大手一招,将祖洪抓来,直接掐死。

    伏昂强势无俦,祖洪的死,更是狠狠的触动了虚凤华和禹傲的敏感神经,二者相视一眼,继而极富默契的底牌尽出,疯狂出手。

    “两只蝼蚁。”伏昂不屑一顾,强行抽取老龟的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