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戏精女配上线了 > 第454章 挑拨离间
    第454章 挑拨离间

    此时的苏卿正枕着长孙玄亭的大腿躺着,手里还拿着一串葡萄,时不时咬上一颗,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阿玄,你如今心魔未消,怎么还参加佛法比试,不怕被发现吗?”苏卿不解地问。

    “我不一定会上场。”长孙玄亭抚摸着她的脸颊,“即使要上,我也有把握能够不被发现。等佛法比试一结束,我就还俗,婚事已经让爷爷他们准备了。”

    苏卿嘻嘻一笑,翻个身爬起来就亲了他一口,美曰其名“爱的亲亲”。

    长孙玄亭搂着她:“莫今歌那边如何?”

    “莫今歌醒来的时间越来越长,看样子我们的计划很成功。即便灵霄在帮他解决隐患,但是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莫今歌很不喜欢。如今他身体里有两个灵魂的事情只有我知道,很多事情都是靠我来传达。”

    长孙玄亭“嗯”了一声:“等灵霄的事情解决,我们就离开京城。”

    “等你佛法比试结束后,先陪我回长兴山吧,我有预感,我的千年大劫就快来了。我在长兴山留了三成的妖元,那儿才是我的根,你还得给我护法呢。”苏卿搂着他的脖子,说。

    “好。”长孙玄亭笑着亲了亲她。

    “弘一师兄,弘一师兄!”外面忽而响起了法缘的声音,由远及近,似乎是跑着过来的。

    苏卿心思一动,当即化作一株桃花钻进了长孙玄亭摆在旁边的花瓶之中。

    护国寺环境宜人,不仅有专门为妙善修的竹林,后山还有一处瀑布供僧人练功,如今比试将至,谁都知道弘一法师在后山修炼,因而没什么事的话是不会有人出现打扰他。

    法缘小跑到长孙玄亭身前,有些着急道:“师兄,陛下来了,师父让我喊你过去。”

    “嗯。”长孙玄亭微微颔首。

    法缘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边上的花瓶,心里忍不住嘀咕弘一师兄对这个小妖精还真是喜爱,就连练功都带着她。

    他大约没想到,他最崇拜的弘一师兄已经被这个小妖精给收服了,马上就要还俗娶妻了。

    “对了,太子殿下也来了,说是想找你讨要一样东西。”法缘好奇不已,“弘一师兄,究竟是什么呀?”

    长孙玄亭眼底一闪而过杀意,法缘天真,并没有察觉出来。

    他起身,将花瓶拿了起来:“走吧。”

    见师兄没有告诉他,法缘“哦”了一声,没有再多问。

    和顺帝来护国寺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为了即将到来的佛法比试,这不仅事关各大佛寺的名声,也和本国的声望息息相关。

    在和顺帝见过所有准备参加比试的僧人后,便将人都遣了出去,单独和妙善会面。

    “弘一法师请留步。”莫今歌的声音响起。

    长孙玄亭停了下来,转而朝着莫今歌看去。

    “他是灵霄。”苏卿的声音出现在长孙玄亭耳边。

    长孙玄亭眼底微微一暗,微微行礼:“太子殿下,这边请。”

    莫今歌微微颔首。

    其余人倒也没有什么太多注意,唯有弘仁似乎想到了之前师父跟他说过的话,眸子微微眯了眯,藏住了一抹凝重。

    长孙玄亭带着莫今歌朝着后山方向走去,不多时,便停下了脚步。

    灵霄也遣散了跟随在身边的人,这后山方向如今没什么人来,甚至连成了精的妖也不过苏卿一人。她从花瓶里钻了出来幻化成人形落在长孙玄亭身边。

    两个男人终于见了面。

    灵霄看着长孙玄亭,嘴角微微扬起一抹似笑非笑地弧度:“有意思。”

    苏卿微微蹙眉:“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只是想见识下弘一法师的本事。”灵霄笑了笑,“不知弘一法师可否满足我这个心愿。”

    “灵霄,你!”

    长孙玄亭拦住了苏卿,回了一个字:“好。”

    “我不同意!”苏卿沉着声道。

    灵霄是谁,他可是拥有前世记忆的魔界少主,不论是经历还是手段都比长孙玄亭多太多。若是长孙玄亭也有过往的记忆,他们俩打起来也就打起来,苏卿一定不会阻止,但是现在不行。

    “卿卿在怕什么?”灵霄似乎猜到了她的心思,嘴角上扬的弧度加大。

    苏卿冷笑一声:“灵霄,你在想什么我清楚得很。我告诉你,阿玄是我的男人,你别想动他,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哦,对了,我都忘了你都快被莫今歌赶走了。”

    灵霄眼底闪过寒意:“你觉得你还能在这个世界待多久?”

    “待多久是我决定的,不是你。”苏卿手中出现一个铃铛,“为了阻止你,今歌特意给了我这个,你猜这是干什么的?”

    灵霄挑了挑眉:“卿卿,你这么维护他,那他可知你的身份?”

    “宿主,灵霄该不会把你的身份给暴露出来吧?”系统忧心忡忡道,眼下任务都完成得差不多了,要是临近尾声突然来了这么一出,那都前功尽弃了。

    苏卿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蓦然沉了下来。

    灵霄瞧见苏卿的反应,轻笑出声。

    苏卿的手慢慢地握了起来,就在这时,长孙玄亭却握住了她的手,语气淡然道:“卿卿是何人,她来自哪里,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她这个人。阁下若是想挑拨离间,就不必浪费口水了。”

    闻言,苏卿的拳头又松开了,喜笑颜开,冲着灵霄办了个鬼脸。

    灵霄似乎又看见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小狐狸。

    他看着他们,讽刺笑道:“也罢,我倒忘了你对卿卿的执念有多深,可惜了,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

    长孙玄亭眸子微微眯起:“你什么意思?”

    苏卿恨不得将灵霄打死。

    灵霄颇有深意地看了看苏卿。

    长孙玄亭直到灵霄离开,这才看向苏卿:“卿卿,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我哪有?”苏卿有些不爽,瞪着他,“你不相信我?”

    长孙玄亭将她抱入怀里,坚定道:“不,我相信你。”

    苏卿哼了一声,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露出几分心虚的表情,但是很快又收敛起来。她伸出手抱住了长孙玄亭,低声道:“阿玄,此生此世,来生来世,生生世世,我都是你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