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不当炮灰 > 第一零六九章 被吃绝户的表妹7
    ♂nbsp;   看安然来了,吴三郎马上丢了象棋,朝安然走了过来,笑道:“然妹妹来啦,好几天没看到你了,去找你,青青姐她们总说你在休息,然妹妹,别总是闷在屋里啊,屋里多无聊,也要经常出来玩玩啊。”

    安然点了点头,道:“好的。”

    眼角瞄见吴二夫人看自己跟她儿子说话,脸上神色淡了下来,这神色其实很明显,一眼就能看的出来,原身没发现吴二夫人不喜自己,大概是因为她年幼时到底年龄太小,看不出大人的不对劲,等她能发现的时候,吴二夫人也不会在长大了的她面前表露情绪了,所以才没发现的吧。

    ——还真是如此,最起码吴二夫人这时神色敢外露,就是觉得方安然年纪小,不懂事,所以不用太遮掩情绪。

    安然跟吴三郎聊了两句,便上前给吴二夫人和崔姨妈行了礼,然后委屈地道:“舅妈,青青偷了我的金项圈,舅妈能帮我找她要回来吗?”

    吴二夫人听了安然的话,脸色微显难看,无它,青青等人偷东西,她是暗示过的,故意让她们偷的——当然她不会说的这样明白,只说表姑娘私房不少,让她们跟着,是个油水很好的差事,这样聪明的人肯定听的明白是什么意思,而一旦下人们哪天偷东西曝光了,扯到她,她也可以说,她的意思是安然私房多,有钱,应该会经常打赏下人,她们跟着会油水多,不是让她们中饱私囊的意思,反正只要她没明说就行了。

    当然了,她们偷了东西后,不可能全部私吞的,总是要孝敬她一些钱的,要不然,这样不识趣的,她肯定会把对方调离油水这么高的地方当差的,这样一来,她得了钱,还没沾手,岂不是两全其美?

    而这时候安然跑来告状,她要真将东西要回来了,以后别人不敢偷了,她也得不到孝敬了怎么办?要知道,她这几天已经接到自己派到安然身边侍候的人统计的数字了,知道光是安然的私房,可能都有好几万,虽然几万跟上百万完全没法比,但蚊子小也是肉啊,这要得不到也让人挺遗憾的,这也是她这会儿脸色难看的原因了,要知道她本以为,安然年纪小,要么不会发现,就算发现了,小孩子在这样的高门大院里,心里害怕,也不敢吱声的,哪知道安然胆子不小,竟然敢找她作主呢?

    于是当下吴二夫人便道:“你怎么知道青青偷了你的东西?有什么证据吗?要是没有,我也不能听信你的片面之词,就找青青要什么金项圈哦!”

    安然看吴二夫人这样说,便知道自己要是没有证据,这事就要不了了之了。

    她的确没证据,毕竟她并没有进一步寻找证据,而是直接来找了吴二夫人,之所以敢这样做,自然是因为她有底牌。

    于是当下听了吴二夫人的话,安然便道:“我亲眼看到的。”

    也的确是“亲眼”看到了,毕竟从监控中看到的,不也是“亲眼”看到的嘛。

    不过吴二夫人显然不相信,她不信青青会那么傻,当着孩子的面拿走了东西,如果是偷偷拿的,也不可能那么不谨慎,让安然发现的,于是当下便道:“这是真的吗?好孩子可不能撒谎哦!”

    吴二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有点严厉,要安然真是小孩子,只怕就要吓着了,然后不敢再吵这个事了,不过安然可不是真的小孩子,自然不会被她吓唬住,于是当下便点了点头,一派天真无邪的样子,道:“舅妈,是真的,就是青青偷走了我的项圈。”

    吴二夫人看她坚持这样说,没办法了,当着许多下人还有崔姨妈等外人的面,总不能不理她,于是当下便道:“那好,我让人将青青叫来,问问她吧。”

    安然点点头,道:“好啊。”

    一幅根本没看到吴二夫人偷偷朝刘安家的使了个眼色的模样。

    安然琢磨着,吴二夫人给刘安家的使眼色,只怕多半是准备让刘安家的到时跟青青说,让她将东西藏好,到时只要青青否认,就是找到青青的住处查,只怕也找不到那个项圈,不过安然有底牌,可不怕她这样搞,所以只装作没发现吴二夫人给刘安家的使眼色。

    倒是一边的吴三郎,根本不知道他妈心里想的,当下听安然说她的金项圈丢了,便为她抱不平,跟他妈道:“妈,要真是青青偷的,您可要好好教训她一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怎么能偷表妹的东西。”

    吴三郎虽然是个暖男,对漂亮姑娘态度都是很好的,但……一来在他心中,表妹更重要;二来青青长相也不是很漂亮,所以自然站安然,而不是和稀泥。

    就是听的本来脸色就不太好的吴二夫人,脸色更黑了,看的安然都想笑了。

    不大会儿,青青便跟着刘安家的过了来。

    吴二夫人看她来了,倒也作出了公事公办的模样,当下便脸一沉,拍桌子道:“跪下!表小姐说你偷了她的金项圈,有没有这么回事?”

    因刘安家的已跟青青提过了,所以这时青青听吴二夫人问,便赶紧喊上了冤,道:“太太明鉴,奴婢没拿过表小姐什么金项圈,奴婢冤枉啊!”

    吴二夫人听她这样说,便看向安然,道:“然然呐,她说她没偷,你说你看到了她偷,这……你们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也不知道到底该听你们谁说的了。”

    安然道:“舅妈,我真的看到她偷了啊,我要说了假话,天打五雷轰。”

    然后安然又看向那个青青道:“你说你没偷,那你敢发誓,说你要是说假话,天打五雷轰吗?”

    虽然古人迷信,但有时候她们也不信,比如这会儿,青青就不相信,她要真发了个假誓,还真能天打五雷轰,于是当下听了安然的询问,便不以为然地道:“当然敢,虽然我用不着因为小姐发誓,我就得跟着发誓,但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愿意发誓。我真的没偷表小姐的金项圈,要是说了假话,天打五雷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