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仕途之路凌正道 > 第二千四百四十八章 迅速落马
    说真的凌正道并没有想过要搞什么事情,他在看到苟为民后的唯一想法,就是将这败类警察绳之于法,问责包庇苟为民罪行的相关人员。

    就是这么一个很正常很简单的想法,却是引起了极大的连锁反应,以至于影响到了吴江省以及吴江派系的人。

    当然也可是说,这就是拔出萝卜带出泥。

    同样原本一帆风顺,应该顺利进入燕京中枢的杜锋,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又一次栽在仇人凌正道手中。

    也许赵正义赵大师说的真没有错,凌正道就是个煞星,见了他躲着走就行了,可千万不要招惹他。

    凌正道是不是煞星这无从定论,但是他绝对是一个为了正义,不惧怕与任何人为敌的人。

    “有什么关系,狙击枪的子弹从我脸上擦过去,我都没有眨一下眼睛,还怕他们别的?”

    凌正道摸着脸上的伤疤开始装了,不过当时被子弹擦伤的时候,他的确没有眨眼,不过不是他不怕,而是子弹太快,他都没来得及眨眼……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很不喜欢你这种冲动性子,可是现在,我却特别喜欢你的这种快意精神。”看着眼前的男人,叶霜的眼睛中满是爱慕。

    “其实我以前也不是这样,只是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我觉得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冲动一点的,很多时候我们不能等到问题发生后,人民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时再去解决。”

    “嗯,总统说话越来越有水平了。”

    “你又取笑我,我这是有经历的。”

    “我知道,反正不管你是怎样的人,你遇到怎样的事,而我……”叶霜说到这里,脸上便露出了红晕之色,“都是你的人。”

    叶霜这番情意绵绵的话,让凌正道不由再次将其拥入自己怀中,“没有错,你永远都是我的人。”

    “好啦,快到时间了,你该上飞机了。”叶霜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在大庭广众下被凌正道拥抱的感觉。凌正道只在临山市停留了一天半的时间,今天他要前往南海市和沈慕然会面,沈慕然那边已经证实了新的线索。

    至于如今苟为民以及常一新的事情,凌正道不在职自然无法过问,不过他相信,东岭省委书记李兆正是会严肃处理这种事情的。

    如果问凌正道在官场上最佩服的人是谁,那无疑就是东岭省委书记李兆正了。

    或许李兆正在经济建设方面,不及原省长田光明,可是李兆正的大局观,却远在田光明之上,另外相比田光明,李兆正也更为宽容大度。

    不过但凡在原则性问题上,李兆正却又更为严肃认真,毫不徇私,在凌正道看来,即便是中纪委出身的许颂,在原则性问题上,也是同样不及李兆正的。

    对于李兆正,凌正道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当时田光明被撤省长,李书记找自己谈话时提到的为官者的圣人理念。

    当官就是与众不同的,既然你与众不同,那你做个无暇圣人又何妨?

    正是因为如此,凌正道也一直坚信,有李兆正的东岭省,那绝对是东岭之福。

    ……

    凌正道离开了东岭省,自然并不代表着东岭省恢复了平静,事实上因为苟为民事件,东岭省上下如今依旧是议论纷纷。

    苟为民并不是唯一被常一新调任到临山市的亲属。

    常一新以前在中投公司,无法给自己人安排太好的工作,如今身为东岭省会一把手领导,自然是有权就用了。

    依靠关系上位的人永远都信奉关系,常一新把一众裙带关系的人调任临山市,除了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外,再就是想要在临山培养自己的新关系渠道。

    毕竟常一新来临山,那也是初来乍到,在临山市并没有什么根基。常一新虽然蠢,但是还不傻,他调任到临山市的人,也都基本担任副职,没敢把事情做的太直白。

    按照常一新未来打算,那就是自己在临山站稳,就把自己的副职关系户也都扶正,全面彻底地让临山市官场都变成自己人。

    再然后……现在常一新已经没有然后了,这人虽然野心不小,奈何能力不足。

    苟为民的问题被落实后,临山市其他与常一新相关的副职,也都陆续被查,这一查对常一新来说,那可是雪上加霜了。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常一新调到临山来的那些亲信,虽然并没有苟为民的问题那么严重,但是或多或少都是存在问题的。

    这个性质就非常严重了,这要让常一新在临山市继续干下去,那么整个临山市要变成什么样子了?说到这里也难怪李兆正会在会议上拍桌子,常一新实在是太过分了!

    常一新的问题查的很快,这个上任不足一年的临山市代市委书记,就陆续调任提拔九名“亲信”干部,贪污腐败超过千万。

    这个数据是非常让人震惊的,常一新如何调任东岭省,又是谁在给常一新撑腰,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说起来常一新如此快地就倒下去,也是完全出乎孟何川这位副省长意料之外的。

    即便是孟何川早就想对付常一新,却也没有打算这么快就出手,最起码也要等常一新把局面搞得特别严重的时候,那才是合适的出手时机。

    总之常一新还是有些“悲剧”的,因为他在临山不仅被林建政盯上了,也被孟何川盯上了,以常一新那两下子,肯定会活活被整死的。

    显然无论是林建政还是孟何川,在针对常一新的问题上,都是首先为自己利益考虑的,所以他们在等待时机。

    可是现在完全不用两个人等了,凌正道一出现,常一新就凉了。虽然常一新栽在凌正道手里,有一种天道轮回的巧合,却还是着实给孟何川和林建政上了一课。

    林建政自然不用多说,本来就担心凌正道报复的他,自己会对凌正道更为忌惮。

    至于孟何川心里也非常的清楚,之前在兴电国际事件上,自己的一些举动,肯定也已经引起了凌正道的一些质疑。

    虽然孟何川并不像常一新那般的迷信,可是这会儿也是有些怀疑命理相克一说了,不然为什么自己的每次计划,都会被凌正道打乱呢?

    好在下午刚刚得到的消息,凌正道已经离开了临山市,这也让孟何川随之松了口气,因为他现在还有一件麻烦事,这件事就是中海外资银行的唐金。

    唐金因为涉毒在成州意外被抓,也是着实让孟何川有些乱了方寸,不过最终他还是巧妙地将火力引到了常一新身上。

    随后孟何川又暗自与唐金取得联系,在答应了唐金一系列条件后,总算在相关部门要查中海外资银行时,将放在中海外资银行的钱都转走了。

    这件事是在成州市公安局于德平被调查,市委书记黄全忠被人藏刀威胁时,孟何川趁机联系唐金办成的。

    可以说孟何川此举着实救了一些高官,同样也救了他自己。毕竟当年晚上,相关部门就开始着手调查中海外资银行了。

    不过自己费劲心思才做成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为此孟何川又以唐金的名义,从那些高官手中多捞了一笔巨款。

    贪那些贪官的钱,孟何川在这方面也是屡试不爽的。唯一让孟何川有些担心的是,他怕凌正道会盯上唐金,不过好在凌正道已经离开了临山市。

    然而孟何川并没有想到,因为唐金的涉毒问题,凌正道何止是盯上了唐金,而且还盯的紧紧的。

    也不怪孟何川再次失算,毕竟毒品这种事有警察去查的,以他对凌正道的认识,凌正道应该对这些不敢兴趣的。

    或许如何唐金所涉及的毒品和胡展程没有关连,凌正道还不见得有时间查这种事,毕竟这不属于他的工作。

    可是现在胡展程的线索,就是凌正道最关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