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她知道一个秘密27
    何焕之回到将军府,就把自己关在书房,并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打扰。但,这不可能。

    下属在外禀告。

    “将军,有急信。”

    这种情况就不得不理了,何焕之:“拿进来。”

    “是。”

    下属把信放下就知趣的退下。

    何焕之看着桌案上那一封用蜡封好看似普通的信件,他薄唇抿得紧紧的,良久,才打开。

    看完之后便烧掉。

    没有意外,是远在封地的昌义王写来的。

    为了什么?

    很简单,想乘虚而入。

    户部尚书陆青竹暗中谋逆被端,朝廷半数官员被停职查办,这样一来,就有很多空隙。

    乱。

    皇帝要查陆青竹的事,自然无暇顾及旁的。

    如果在这紧要关头又发现寿王谋反的证据,寿王是陆青竹的岳父,他不光有钱,还有兵……

    怎么看都觉得幕后主使另有其人,文弱书生陆尚书充其量就一背锅侠,他家世单薄,除了依靠背景深厚装傻充愣实则野心勃勃的岳父大人,能怎样?等岳父功成名就,作为唯一的女婿还怕得不到好?恩,值得一搏。

    如今陆青竹从大狱中被劫走,能在守卫森严的天牢救出人,京城谁又这么大的本事?

    可想而知。

    寿王手握重兵。

    他身为将军,进去搜查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

    随手带出点什么,比如谋反的书信,甚至做好的皇袍玉玺等,也很正常。

    没错。

    何焕之原本就是想那么做的。

    他带兵围在寿王府门口,跟司徒璃周旋良久也没能入内,那个纨绔左一口圣旨右一口诏书。

    真是烦人!

    最后,他硬闯。

    带来的兵在寿王府旮旯角落里到处搜,心腹趁乱把一个布包塞到了寿王书房的……花瓶里。

    正常情况来说,应该是放到个暗格里的。

    但没有。

    书房倒是正常的书房,有桌椅有多宝阁有书架,就是一目了然,想藏个东西都不行。

    这么重要的谋反证据,能放在很显眼的地方?

    傻了吧。

    就像他,每次看完昌义王的书信就立马烧掉,那纸灰都用茶水淋湿了埋在花盆里头的。

    只有书架旁一人高的花瓶看着像能藏东西的。

    心腹把事先准备好的所谓证据就丢了进去,然后再贼喊捉贼,说在书房发现了可疑的。

    他一喜。

    “走!”

    寿王府众人也紧随其后,只是他当时没发现,那个司徒璃神情全无半点紧张,眼神戏谑。

    有猫腻!

    可惜,得意忘形。

    不过,这也实属正常,一般在某家书房发现谋逆之物,除了抄家灭族,没第二种可能。

    他自然得意了。

    结果……

    现实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直接把他扇死了。

    心腹守在花瓶前,一步不肯离,弯腰抱拳,“将军,东西就在这里面,属下不敢独自查看。”

    “恩。”

    他去看了眼,转头就对寿王妃道:“这里面是什么?”

    寿王妃:……

    晓得个屁!

    这书房可谓是毫无美感,她几乎不踏足这里。

    何焕之见状,抿唇,“砸开!”

    “慢着。”

    就被司徒璃喊住,他勾唇轻笑,手中玉扇摇摇,“听何将军的意思,是说寿王府谋反了?”

    何焕之:“本将不敢。”

    但他的语气跟表情可不是不敢呀。

    司徒璃抬起下巴,冷笑道,“这个花瓶是皇祖父送给爹的弱冠之礼,寓意他身材高大魁梧,你要砸了它,小爷就问你,想干什么!”

    反正,就是不让。

    一个要砸,一个不许,到底,还是司徒璃退让了。

    “砸,可以!”

    从书桌上抽出一张纸,“写下军令状,如果错怪了寿王府,就引颈自刎血溅三尺。”

    何焕之紧盯着他,“若是本将赢了呢?”

    就对上司徒纨绔嘲讽的眼,“你是不是傻,寿王府真要是谋逆证据确凿,肯定诛九族的。”

    而且,谁跟你说这是一场赌局了,是碾压。

    来自于智商的鄙视。

    但何焕之以为自己赢定了。

    东西是他准备的,又是由心腹放进去并一直守着。

    不会错!

    不过,在司徒璃说必须要把这花瓶抬到金銮殿在皇帝面前砸时,不知为何他眼皮狂跳了一下。

    细想,应该没问题。

    就同意了。

    这下就遭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站到皇帝面前,中间还摆着个大花瓶,看那上面的图釉做工,很名贵。

    皇帝:“咋回事?”

    何焕之行礼,“末将……”

    就被司徒璃毫不客气的打断,“陆青竹逃狱了这位将军怀疑是寿王府藏了人就要进门来搜结果发现书房里这个花瓶有很大的嫌疑。”

    恩。

    一句说完中间都不带停顿。

    何焕之点头,“回皇上,逍遥王所言属实。”

    但,又感觉有地方没对。

    下一秒,皇帝释疑,看着那一人高的花瓶,“所以,何爱卿是觉得陆青竹在这瓶子里?”

    何焕之:……

    司徒璃:扑哧!

    笑出声来。

    冰山脸何大将军脸更冰,“皇上,末将不是那个意思。”

    “末将怀疑这花瓶里有、有谋逆的证据。”

    至于是谁,想呗。

    御书房的气氛顿时变得凝滞了。

    皇帝一双锐利的鹰眸,看看何焕之,再看看司徒璃。

    “寿王呢?”

    寿王妃抿唇,“王爷在百草堂里喝茶听书。”

    皇帝:……

    司徒璃大手一挥,“不用找父王,如果真是谋逆证据,那他也跑不脱,皇伯伯,现在就砸开吧,侄儿也很想知道这花瓶里,有什么。”

    他笑得很阴。

    皇帝:“砸!”

    随着一声清脆好听的瓷器破碎的响声,花瓶碎了。

    但只碎了一半。

    低下还完好无损,能清楚的看见瓶里有何物。

    是一个布包。

    明黄的。

    皇帝的瞳孔瞬间一缩,脸上表情却更看不透。

    “拿出来。”

    声音很平淡。

    太监忙上前,取出布包双手托着呈到皇帝面前。

    皇帝:“打开!”

    “是。”

    只见里头放着十几封书信,一个玉玺,还有一件明黄色的龙袍。

    这……

    寿王妃一脸懵,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何焕之也没说话。

    恩。

    证据确凿相信皇上一定饶不了寿王一家的。

    至于司徒璃……

    何焕之眼里闪过一道得意的光,何谓坑货,这就是!

    皇帝脸色阴沉,“司徒璃,你还有什么话说!”

    司徒璃:“当然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