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327章 人家郎才女貌(第二更)
    佐田真依将事情缓缓道来,不过什么百合若大臣就直接隐去了。

    说话间,她的声音里带着哽咽。

    哭了?水野诧异的看着佐田真依。

    佐田两只眼睛里竟然开始噙满泪水,只是泪珠在眼眶里面打滚了好几圈还没有掉下来。

    这让水野一时间分辨不出佐田到底是真的要掉水豆豆,还是干脆就在装模作样的演技。

    要是演技的话就太真实了,要不是演技的话怎么还不流泪。

    “不用再说了,真依。”

    从佐田真依说到一半的时候,森野咲身上冰冷的气势就软下来一半。

    她从来没想到佐田真依会有这样的经历,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身上背负着如此沉甸甸的过往。

    “我大概能够理解了。”

    她能够理解了,佐田真依是真的被趁虚而入了。

    “你们这桩事情,我不认同。”

    “佐田真依现在还小,高一,正是需要好好学习考取名门大学改变人生的时候,而不是将自己束缚在别人身上,荒废学业,乃至走上歧途。”

    说到歧途的时候,森野咲瞟了水野一眼。

    “佐田,我明白你的状况,来和老师一起住吧。”

    “老师那里条件虽然差,但能保证你安心学习。”

    相当强势的女人,水野抽了抽嘴角,他想一发幻术打上去。

    这完全把自己无视了,就算是好心这也太目中无人了点。

    把他当成什么需要报警逮捕的坏人了吗?

    听到森野咲的建议,佐田真依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心中也毫无波澜,她看向了水野。

    皮球踢了回去,作为学生的她方便和班主任顶嘴。

    “但就算如森野老师想的那样,这在法律上来说,我们这样住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吧。”

    “你情我愿,郎才……的事情,没问题吧?”

    水野还真的专门去查看过相关的资料,他与佐田真依同居是真的不违法。

    唯一能套在身上的就是诱拐罪了,可诱拐罪那是针对儿童或者不知情的人,佐田真依年龄早超了诱拐罪的界限,而这么精明的人,只有她诱拐别人的份,知道水野百合若大臣身份的佐田真依更不可能会反口咬他一口。

    水野充其量就是在路边看哪条小狗小猫可怜,捡回家照顾。

    是啊。

    在法律上好像根本无法定罪说什么。

    就连道德上都允许婚前同居,哪怕是两个未成年人也不在限制范围中。

    虽然谁都明白这样不好,两个未成年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哪能去对未来负责,但你情我愿的事情完全不违法。

    况且社会上高中一毕业就立马去结婚,乃至高中还没毕业就结婚的事情都偶有发生,这次特别就特别在不过刚巧被森野咲撞见,而昨佐田是自己的学生。

    每个人跟每个人的人生是不同的,有人二十五六岁结婚然后三十岁又离婚的,也有人十几岁就订婚,到了法定年龄后再结婚的,自己的身份是老师,水野又不是自己学校的学生,无法强行拆开。

    就算佐田嘴上答应了,还能管得了学生放学后的自由生活。

    “佐田,你不愿意和老师住在一起吗?”

    “欸。”

    握紧拳头,看着低头不语的佐田真依,森野咲长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事管不了了,管不了了。

    水野抬头望着窗外,要不是顾忌森野咲在社会关系网络上距离自己较近,他直接一发幻术打上去了。

    尽量不要让身边或者和自己有较多接触的人卷入超自然中,这是水野对自我的保护。

    以现代的刑侦手段,只要几个人的关系圈子一覆盖,说不定就能发现自己的问题。

    像是之前不了了之的霜岛清美对自己的调查,不过就是结合了持正会入教人员的名单和车票行踪,就敢大胆的下结论,水野的警觉正是从那之后开始小心翼翼。

    佐田真依低头看着地板,这事她解释不了,越描越黑,不如不说话。

    “我最后再说一句吧,希望佐田同学不要因此耽误了学业。”

    “只有学习才能助你踏入更高的一层,将视野更加开阔,能碰到形形色色更优秀的人。”

    “还有,如果……请做好安全设施。”

    “嘭!”

    关门,离去。

    望着被反震的颤抖的门把手,水野讪讪的笑了下。

    “你这老师好像误会了什么。”

    抛掉激进的性格不说,这样认真负责的老师还是很不错的,要是每个学生都能碰到这样的老师,不说人人都能考上好学校,但人生的弯路会少走许多,能够以更好的姿态去已经大学、社会的考验。

    能不误会吗。

    佐田真依在心里哀嚎嘀咕。

    况且老师说的好像还有点没错,有点符合两人现在同居的状况。

    就是最后一句话太多余了!

    “刚才你到底是装出来的还是真情流露?”

    水野定睛一看,佐田真依的眼眶中哪里还有雾气氤氲。

    “嘟嘟嘟。”

    将手机上的110消掉,森野咲叹气摇头,这次家访完全失败。

    不但没有解决佐田真依的危险境遇,反而自己更揪心了,那个叫水野的一看就不带着好人样。

    老师的无奈就在这种地方,如果这是在学校发生的恋情她就能插手了……女校也发生不了啊。

    明知这样的情况很糟糕,却无法做些什么,生活的无奈又一次掐住了她的心脏。

    时间不早了,还得快点回家去照顾女儿,女儿还托在邻居家看管,还是平常把孩子放在幼儿园中放心。

    一踏上列车,东京地下铁的拥挤威力就一展无遗的表现了出来,即使是黄金周也不例外,一千多万人的城市,几乎是东京这块土地所能容纳的极限,列车和乘客每一个都艰难生存着。

    窗户的光影交错间,人脸忽明忽暗。

    “刷啦。”

    有人拿着早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为应对高发的超自然事件,超自然对策厅建立】

    【超自然厅厅长,元警察厅公安部部长四岛……】

    【该厅接受内阁与公安委员会双重指导主要成员为警视厅、公安部干员,总部为东京都千代田区,下辖各县道府超自然对策本部等……】

    报纸上列出了一长串的组织结构图,架构基本和警察系统中的其他差不多,具体有什么隐秘也不会堂而皇之的在报纸上说出来。

    对超自然厅的建立并没有人意外,相反倒是认为超自然厅设立的太慢了,全岛国都因为超自然事件死了多少人了,难道还要全体国民死上百万才建立?

    报纸的副刊仍然是警务系统的消息。

    【近期全国发生了多起警察持枪自卫事件,造成了多人伤亡,对于这种持续上涨的警察射击态势,社会舆论各界给出了不同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