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谋算·本能
    都不用回头,沈衣雪就能知道,那样熟悉的温暖祥和,除了历劫不做第二人想,可却还是忍不住回头。

    这倒不是说她对于历劫有多么思念,相反,此刻是沈衣雪,对于历劫,甚至还有些说不出的心虚和畏惧,恨不得立刻远远逃开。

    然而,让她感觉到不解的是,她从魔界圣山的山顶,一路向上一直飞到葬神渊上空,孔微海,道空和奔雷剑客出现,到四人之间达成默契,道空与奔雷剑客离开,最后感应到历劫熟悉的气息,一共也没有多长时间,历劫是怎么赶来的?

    要知道,沈衣雪可是借助了南宫流火洞府中的阵法,用一天半的时间就赶到了普通修者需要十来天才能走完的路程,赶到圣山的。

    就算是历劫不是普通修者,在不借助南宫流火洞府中阵法的情况下,可也不至于就比她慢上这么几个时辰吧?

    沈衣雪觉得,就算是历劫想要追上自己,最快也得是三到五天之后的事情。

    而这三到五天的时间,足够她将一切都安排好。到时候就算历劫赶到,也是无力回天,阻止不了什么了。

    可是现在……

    所以她又怀疑,背后葬神渊中突然冒出来的金色光芒虽然温暖祥和,熟悉异常,却不一定就是历劫,很可能是另有其人。万一就有人的真气,和历劫的真气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分别呢?

    所以,她也就转过身来,看了一眼。

    此刻的葬神渊中,金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刺得人都有些睁不开眼睛。沈衣雪皱了皱眉,下意识地眯起眼睛,终于是看清楚了,历劫一身白衣,不染纤尘,正从那金色的光芒当中,走出来。

    只是他的神色中却带着显而易见的焦急和忧虑,完全失去了平日的镇定从容,无悲无喜,波澜不惊。

    沈衣雪看到了历劫的同时,历劫自然也看到了沈衣雪,看到了沈衣雪背后的孔微海。

    “丫头!”历劫先是松了口气,随即又皱起眉头,“你为何会在此地?”

    他的目光温和,溢满关切,却让沈衣雪没由来地一阵心虚,下意识地嘴硬道:“夜天纵都没有告诉你吗?圣山上空的真魔气云层,被神界压下来的天然道修真气和天地灵气一直都压到了山脚下,我上来查看情况。”

    历劫会看不出她此刻的心虚来,只是当着孔微海的面也不戳破,只是微微一笑:“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你也该回去了。”

    “回去?”沈衣雪道,“回哪里去?”

    这个问题让历劫一愣:“自然是回圣山,回魔界了。”

    沈衣雪又问:“那你呢?”

    “我?”历劫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又愣了一下,“我自然是……”

    他本想说“我自然是陪你一同回魔界”,然而话到嘴边,突然就醒悟过来沈衣雪话中的深意。

    这个丫头,她分明是在说,他是属于神界的!

    想明白了沈衣雪的意思,历劫苦笑的叹了口气:“丫头啊,很早很早的时候,我就同你说过,自从成为护天道人的那一刻,我就不再只属于神界,更不再属于神界的佛宗……”

    沈衣雪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当下也不等他说完,连忙点头,嘴角含着一丝俏皮的笑意,打断了他的话:“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

    历劫又道:“我也是从胜山一路飞上来的,圣山四周的真魔气已经完全恢复,现在跟我回去。”

    那说话的神情,语气,就好像敦厚温和的兄长抓住了偷溜出家门玩耍的小妹妹,苦口婆心的劝其回家。

    历劫最后一句话,让沈衣雪的心头也是一阵柔软,“跟我回去”,这4个字他说得如此自然,若是换做从前的自己,定然会无比激动,无比兴奋,然后无比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后。

    可是现在,她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了。

    沈衣雪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默然半晌,只说了一个字:“好。”

    女子如此乖巧,让历劫都有些不敢置信,愣了一下之后,这才发现,沈衣雪已经从纯白如玉的回心石上跳了下来,正缓缓走到他面前。

    历劫的心中有一瞬恍惚,只觉得这样的场景,自己在心底早已期待了无数次。

    沈衣雪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向孔微海:“微海师伯,接下来的事情就看你的啦!我在圣山山顶等你们三天。”

    就算要跟着历劫离开,沈衣雪也要将该交待的问题交待清楚。

    虽然她说的含混,但历劫的心却是一沉,心底再次泛起不安的感觉:“丫头,你说什么?”

    在历劫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沈衣雪就已经驭气飞起,到了历劫的身边,一扯他的衣袖,带着他就葬神渊下沉去。

    历劫根本就没有想到沈衣雪会有这样的举动,跟着她一同沉下到了葬神渊的下面。

    此时的葬神山,冰雪早已消融,又露出了黑色的嶙峋怪石来,自下而上吹起的罡风更是早在鬼雾弥漫的时候就已经消失。

    而那银白色的天然道修真气,神界天地灵气,也被沈衣雪的混沌之气融合同化,完全消失。

    所以两个人下沉的过程当中,入目只有四周黑漆漆的怪石,形状各异,张牙舞爪,嶙峋狰狞。

    历劫一边将金色的光芒笼罩住二人,一边皱眉问道:“丫头,你是否有事瞒着我?”

    被历劫金色的佛修真气笼罩,熟悉的温暖感觉瞬间遍布全身,沈衣雪也就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历劫的呵护,并不运转自己的混沌之气。

    她就知道,历劫一定会追问。

    可是她却不准备立刻就告诉历劫答案,若是现在就说出来,只怕历劫马上就能带着他折身返回到葬神山,甚至直接去找道空和奔雷剑客,阻止他们的下一步行动!

    沈衣雪决定,就是拖,也要拖着历劫到了魔界圣山的山顶上,再给他答案。

    当下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脸的无辜加气愤:“我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呢?”

    历劫沉下脸来:“那你让孔微海去做什么?”

    “孔微海?”沈衣雪的眼睛瞪得更大,眼神也更加无辜,同时与历劫又沉下去了三四十丈,“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吗?”

    “丫头!”历劫陡然提高了声音,同时止住下沉的身形,神色严峻的看着沈衣雪。

    他正要继续开口,却不料沈衣雪根本就没有防备他会突然停住,身子依旧在下沉,顿时就脱离了它金色光芒的笼罩范围之内。

    若非沈衣雪身上的化雪禅衣,氤氲着朦胧的白色光芒,只怕是要立刻堙没在这一片黑沉沉无底空间当中。

    历劫被吓了一跳,当下再也顾不得追问,连忙下沉,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丫头!”

    金色的光芒再度将沈衣雪笼罩起来,男子的怀抱,带着温暖的檀香气息,或许是因为时间过于久远,那气息变得若有若无,却仍旧让她感觉到熟悉的安心。

    沈衣雪有一瞬间的心神恍惚,又有些回不过神来,瞪大了眼睛,不解得看着历劫:“什么?”

    少女的身躯温软娇柔,踏踏实实的抱在怀中之后,历劫终于安下心来。

    此刻听到沈衣雪的声音,历劫竟是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气,来平复此刻心底那种失而复得的忐忑惊喜。

    他本想追问沈衣雪究竟要孔微海去做什么,二人之间又达成了怎样的默契,为何这个丫头又要说“在圣山的山顶等着他们”?

    而这个“他们”又是什么人?只是孔微海一个吗?

    满心的疑问话到嘴边,却改成了:“丫头,你不要吓我。”

    沈衣雪只觉得男人手臂的力量骤然加大,紧紧的,似乎要把她揉进身体当中去,让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她愣了一下:“我?吓你?”

    话出口之后,沈衣雪才醒悟过来,当下气鼓鼓的瞪着历劫:“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吓你了?”

    历劫的手臂又是一紧,声音微颤:“就是方才。”

    “方才?”沈衣雪一头雾水,这一次瞪大的眼睛里,无辜神情完全不是装出来的,“方才,我做了什么?”

    “你……”历劫的声音有些无奈,一时却也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方才的心情,只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仿佛只要他的力道稍微松些,怀中的少女就会从他的生命中远去。

    沈衣雪被他搂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不得已扭了扭身子:“我怎么啦?”

    如此亲密的距离,独属于沈衣雪的幽幽少女甜香传入鼻孔,让历劫的心神有一瞬间的恍惚,几乎是不受控制般的将头埋入她的颈窝,呼吸着她的气息。

    男子的呼吸炽热而略有些粗重,落在沈衣雪的颈间,如同点燃了一团又一团的小小火焰。就算是看不到沈衣雪也能想到,此刻的自己,只怕全身都已经羞得通红。

    同时心底也有一丝疑惑升起,历劫这个人,向来冷清,就算感情再炽热,也很少有表达出来的时候。至于像这样突如其来地就保住她的时候,更是少之又少。

    沈衣雪又动了一下身子,不出所料地感觉到了对方双臂的力道再次加大,几乎连她的骨头都要勒断。她终于是忍不住心底的疑惑,小心翼翼地问道:“历劫,你怎么啦?”

    “丫头,丫头……”

    呼吸着她的女儿体香,历劫轻喃,笼罩在二人周身的金色光芒一瞬间无比耀眼 ,让人一时间再也看不到金光中的两个人。

    沈衣雪蓦地惊醒,若是让历劫如此继续下去,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必定会冲出葬神渊,冲破神界的天空。到时候,必然会再次引起道空的注意!

    道空若是去而复返,见到了历劫,只怕事情就不好办了!

    从历劫听到她最后对孔微海的话之后,就不依不饶地追问,沈衣雪就能够想到。若是历劫知道她竟然敢鼓动神界的佛道妖三宗从葬神渊进入魔界,与夜天纵联合着一起去攻打鬼界,恐怕立刻就要跳起来反对。

    之前,她挑动南宫流火带人去鬼界的事情,就已经历劫十分地不满了,只是因为南宫流火与她亲近,不好劝说,再加上轩辕昰的情况的确是不容乐观,这才忍着没有多说。

    可现在在加上神界的佛道妖三宗,或者说,加上整个神界,事情就又不一样了!

    轩辕昰的身份虽然是人界的普通武者,然而从某种程度上说是魔界的人也不算错。毕竟他的真魂夜流觞曾经是修真界天魔宗的宗主,与魔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所以,魔界的人攻打鬼界,去营救轩辕昰也还说得过去。

    可沈衣雪将整个神界都拉进来,事情的性质就又不一样了!那就成了比之前的神魔大战范围更大的,鬼,神,魔三界的大战!

    沈衣雪觉得,历劫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现在她不能说,至少,在她能够阻力历劫出手阻拦此事之前,还不能然历劫知道。

    最好是等到木已成舟,米已成炊的时候,历劫就算知道了,也只能是干瞪眼,大不了事后他再凶她一顿便是了。

    这件事情,从沈衣雪在南宫流火洞府的阵法当中,神念第一次进入葬神渊中,就开始计划了。

    那个时候,沈衣雪就猜到,圣山山顶上压下来的银白色云团和天地灵气,都是来自神界,而她的神念最后所到到达的,很可能就是神界的葬神渊。

    至于最后从上方劈下来的,那一道带着闪电火花的黑色真气,几乎都不用想,就能知道是奔雷剑客的。

    所以,她十分确定,圣山的山顶,不知何故,突然与神界的葬神渊连通了起来,形成了一个通道!

    因为不知道这通道是否稳固,所以在撇开历劫,赶到圣山山顶上之后,她再次以神念感应了一次,在确定一切稳定之后,就按照神念感应当中的路线,一路朝上飞,终于是来到了葬神渊下方。

    至于朝上飞的过程中,自身的混沌之气吸收那些银白色的云团和神界的天地灵气,却纯粹只是巧合,或者说是为了解决魔界圣山四周真魔气云层被压下去的麻烦,反而是没有想太多。

    等她飞出葬神渊,落到回心石上之后,才猛地醒悟到,神界天地被冰封,天地灵气稀薄,她离开的这一段时间内,那些人的修为,不降低都算是提高了。

    这样的修者,还能做什么?这要去了鬼界,那也是挨打的靶子,练拳的沙袋。

    所以,不得已之下,沈衣雪只要先将葬神山四周的冰雪融化,同时恢复了一部分天地灵气。

    至于去鬼界,到底是营救轩辕昰还是言寂的问题,她在魔界对南宫流火说是自然是营救轩辕昰,而到了神界,如果还这么说,恐怕就是孔微海也未必愿意搭理她。

    而且在沈衣雪看来,言寂也同样是非救不可的人,所以自然而然的,也就对道空,孔微海和奔雷剑客隐瞒了轩辕昰。

    至于非得要神界的修者借道魔界,而不是直接再开辟出一条通道来给他们,神界的环境不合适固然是一方面,可沈衣雪更想要的是,趁机让神界的修者们,出工,出力,将这条通道完全地稳固起来。

    反正他们也要通过的不是?

    而且,在他们从魔界返回神界之前,也必定会留下不少的人手看守,省得被破坏。

    等这条通道一稳固,神界和魔界也就算是连通到了一起,之前那芳容所说的,幻如魔帝背弃整个魔界的事情,也就不存在了。

    ——神界二界本来就是连通在一起的,不过是从一个地域走到另一个地域罢了,和从流火沙漠走到紫烟海也没有什么区别,你总不能说就是背弃了流火沙漠吧?

    当然,这样的主意,这样的话,打死她现在也是不能对历劫说的。

    至于神界的修者攻打鬼界回来之后,是否会再次封住这条通道,她倒也不是特别担心。毕竟,孔微海一心想要护佑六界的妖修,又怎么对魔界的妖修们不管不顾呢?

    所以,在历劫周身金色的光芒越来越炽盛的时候,沈衣雪在他怀中,猛地用力一扭身子,七彩混沌之气也随之氤氲而出,让她的身子朝上飘了半尺左右的高度。

    也就是说,此刻的沈衣雪,与历劫的高度是齐平的。若是此刻的历劫脚踩着实地,那么沈衣雪的两只秀气的小脚,就相当于悬在半空。不过,现在的两个人,却是同样都悬浮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葬神渊中。

    四周无人,十分寂静。

    沈衣雪深吸一口气,双臂反而环上了历劫的腰身,同时整张小脸,以及那娇艳如同花朵绽放的双唇,也跟着凑了上去。

    历劫的唇,微凉。

    沈衣雪的唇,微颤。

    两个人的呼吸,同时一紧。

    历劫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丫头会突然如此主动,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不要说运转真气护住二人,就连最基本的驭气都往了!

    金色的光芒瞬间如同退潮般收缩,转眼四周竟是一片黑暗袭来,历劫只觉得身体都跟着一沉!

    沈衣雪周身的混沌之气的七彩光芒幽幽莹莹,却只照亮二人四周方圆丈许的范围,离葬神渊前的断崖,很远很远。

    就算是站到断崖前往下看,也未必能够看清楚那一团七彩光芒。

    历劫的身体下沉,沈衣雪也就跟着他下沉,两个人一同下坠,耳畔风声呼啸,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沉下去不知道多远的距离。

    沈衣雪是被历劫带着朝下坠的,因为,在感觉到身体下坠的一瞬间,历劫没有想起来驭气,却是如同本能一般,再一次紧紧的箍住了沈衣雪的腰身……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