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五十七章 双喜
    裴宴和周子衿就这样走了,胡兴看得目瞪口呆,拦住了准备出门办事的裴满:“大总管,你平时就这样和三老爷说话的?你就不怕三老爷发脾气吗?”

    裴满道:“三老爷最忌讳别人不说老实话,而不是不让人说话。你和三老爷相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

    胡兴想,老子七岁就进了府,也是家里的老人了,还要怎样才算得上和三老爷相处的时间长?

    这不是废话。

    可胡兴这个人之所以能在裴家满府的仆人中脱颖而出,除了聪明、有野心,很大一个优点是会反省自身。

    他心中虽然不满,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把刚才裴宴和裴满说话时的表情、态度都仔细地想了好几遍,突然有点明白裴满的意思。

    而郁家,这几天可谓是双喜临门。

    先是郁远和相小姐的婚事,虽然有些波折,但最终还是正式交换了庚帖,过了重阳节就会下聘。王氏想起这件事的时候都有些后怕,私底下悄悄地对陈氏道:“没想到相小姐的继母这般厉害,说这门亲事没有事先经过她,她坚决不同意。还好卫太太敢当相小姐的家,就是不怕得罪相小姐的继母,把相小姐去世的母亲抬了出来,硬生生地把相小姐的继母逼退了。我看,相小姐以后恐怕连个娘家都没地方回了。”

    陈氏觉得王氏杞人忧天,道:“相小姐现在这个样子,有娘家等于没有娘家,何况她从小是在卫太太这里长大的,和几位表兄弟比自家的兄弟还要亲近,以后把卫家当正经的娘家走,也是一样的。我看卫太太敢这样和相小姐的继母顶着干,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吧?否则当着我们何必把事情搞得这样僵。”

    王氏想想也有道理,不由可怜起相小姐来,道:“别人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就当我多生了一个女儿,对相小姐好就是了。”

    就在两人同情相小姐的同时,相老爷却悄悄地找到了郁文,给了一个香樟木的小匣子给郁文,让他转交给相小姐,说是卫太太让相小姐在卫家出阁,相小姐的继母已经答应了,以后相小姐怕是难得回去看看他这个做爹的了,这是他这个做爹的对相小姐最后的一点念想了,让相小姐收着,以后留给自己的子孙。

    郁文觉得相老爷虽然是高娶了现在的太太,可这么做骨头也太软了些,不大瞧得起相老爷,也没有多想,把匣子交给了郁远。郁远想着这不管怎么说也是相老爷的拳拳之心,为避免相小姐觉得自己出嫁父亲无动于衷,他连夜送去了卫家。

    卫太太因是和相家商量相小姐出嫁的陪嫁起的争执,她觉得相老爷现在活着相太太都敢这样磋磨相小姐,以后相老爷要是不在了,相家只怕会当没有这个女儿,就想着向相家多给相小姐要些陪嫁,这才和相太太闹起来的。只是这件事大家都要名声,不管是卫太太还是相太太都没有向外面明说罢了。

    如今见郁远送了东西过来,卫太太气得把那匣子就摔在了地上,道:“谁要他假惺惺的,说什么除了阿莺母亲的陪嫁和三千两银子,多的一分钱也没有……”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家都惊呆了。

    匣子落在地上,“哐当”一声被摔开,一大把银票被秋夜的冷风吹得像纸蝴蝶飞舞。

    “快,快,”还是卫老爷一个哆嗦最先回过神来,“别让风吹走了,银楼的这些庄票十两银子起,我看大小最少也是一百两银子的……”

    卫太太也慌了,忙招呼郁远:“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快把这些银票都捡起来。”

    郁远诚惶诚恐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卫家留宿,又怎么赶在城门刚开就赶回了郁家,只记得他有些发抖地站在王氏面前对父亲道:“好多银票,卫太太说,最少也有四、五万两,能把我们临安城长兴街裴家的那座银楼给搬空了。还问我,银子放在银楼生不了几个银子,问我要不要在杭州城里买几个铺子,搬到杭州城里做生意。”

    王氏和郁博也惊呆了,把郁文和陈氏从睡梦中叫醒,问郁文这件事该怎么办好:“亲家母的意思是想让阿远搬去杭州呢?还是只想问问我们家这么多的银子怎么使呢?”

    郁棠被吵醒,人还有些懵,听到这话也清醒过来。

    她使劲地想着前世的事。

    还真没有听说过卫家和相小姐。

    也不知道前世相小姐是嫁到了谁家。

    她大堂兄这门亲事简直就是被金蛋给砸中了。

    郁文倒很平常,打着哈欠对面前坐立不安的兄长道:“我是隐约听说相家有钱,当初沈家和相家联姻,甚至没有嫌弃相老爷是续弦,都是因为相老爷这个人特别会做生意,没想到居然是真的。照我看,你们该怎样就怎样好了?难道没有这四、五万两银票,你们就不娶相小姐过门了?”

    郁博听弟弟这么一说,也渐渐冷静下来,想了想道:“你说的有道理。是我们见财起意,失了平常心。陪嫁原本就是媳妇的私产,她要怎么用,自然是由着她。我只是怕到时候我们家阿远吃亏。”

    郁文指使陈婆子去给他沏了杯浓茶,连喝了几口,这才有了精神,又让陈婆子去做早饭,这才道:“当初卫家看上我们家,不就是因为我们家待孩子好吗?我们家不能因为自己家没别人家有钱就责怪别人家太富裕吧?”

    “那是,那是。”郁博道。

    “所以说大家要保持平常心。”郁文难得有机会给自己的兄长讲道理,有些滔滔不绝的架式,道,“我们又不图别人家的银子。此时不如别人家,难道一辈子都不如别人家。以后媳妇进了门,不好的地方该说的还是要说,好的地方还是要说好,不失公允就是了……”

    父亲说话的时候,郁棠就一直看着大堂兄。

    她见郁远耳朵都红了,找了个机会悄悄地移坐到了他的身边,和他耳语:“你不会也觉得不自在吧?”

    郁远看了一眼正和叔父说话的父母,低声道:“有点。不过,我觉得叔父说得对,人家有钱是人家的事,我们只要不贪人家的,自然是走得直,坐得端。”说到这里,他语气一顿,迟疑着继续道:“不过,卫太太说让我到杭州城里买个铺子,我当时真心动了。也难怪我当时想七想八的,还是起了贪念。”

    这不能怪郁远,郁棠想,自上次她和父兄去过一趟杭州城之后,连她都觉得杭州城做生意更好,更何况是两世都想着要做大生意,要让郁家发达的郁远。

    一家人为这件事讨论了快一个时辰,天色大亮,又围坐在一起用早饭。

    郁文的一个咸鸭蛋还没剥完,裴家的三总管胡兴上门拜访。郁远一愣,郁家的女眷忙端着几个菜回避到了厨房。郁文则请胡兴用早饭。

    “早就用过了。”胡兴笑眯眯地道,“我是特意来告诉你们一声的,杨御医等会的船回苏州,走之前会来给贵府的太太把个脉。事出突然,我特意来跟贵府说一声。早饭我就不用了,等会还要陪着杨御医过来。”

    郁家自然是喜出望外。

    郁文亲自送了胡兴出门,感激的话说了又说。

    胡兴笑着阻止,道:“这是三老爷的意思。以后杨御医只要来临安,就过来给贵府的太太瞧瞧,你们要是有什么感激的话,说给三老爷和杨御医就是了,我一个跑腿的,您这样可真是折煞我了。”

    从前裴家的人对郁家也客气,却不像现在,客气中带着几分恭敬,郁氏兄弟自然能分辩得出来这其中的区别。送走了胡兴,郁文不由对郁博道:“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郁博思来想去也不明白,只好道:“弟妹的病有杨御医,肯定能药到病除,彻底根治的。这是好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郁文直搔脑袋。

    郁棠也不知道裴宴是什么意思,但想想这总归是好事,反正债多不愁,他们家欠裴家的恩情一时报答不完,暂且就这样先记着就是了。

    杨御医来给陈氏诊脉之后,调整了些药方,叮嘱郁文除了不要让陈氏太劳累,还不能让陈氏生气之后就走了。

    郁家却欢天喜地,想着陈氏夏天的时候没有犯病,以后只要杨御医继续给陈氏用药,陈氏早晚能好起来,郁文就想找件什么古玩送给裴宴。

    可惜郁家就这点家底,郁文找了好几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

    郁棠则在家里琢磨着要不要像前世那样,请板桥镇的曲氏兄弟帮自己做几件事。

    前世,林氏为了把她绑在李家,在她端着李竣牌位进门的时候就到处宣扬她立志给李竣守节,甚至李家的族人说,李家能不能挣得块贞节牌坊回来,就全靠她了。

    这也是她后来发现李家是个泥沼,想脱离李家却花了五、六年功夫的主要原因。

    当年她大伯父和大堂兄的死已让她觉得自家的遭遇和李家有关,为了查证,她没少借助临安城里的帮闲做事,也没有少上当——因为顶着李家寡媳的名头,她不敢自己出面,常常要借助他人之手调查李家的事,很多人因此拿了她的银子却没有帮她办事,她也因此没有多余的钱资助大伯母。

    曲氏兄弟,算是这些帮闲里比较讲信誉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