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本宫重生回来了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痛惜
    赵桓一脸痛惜地和齐墨远告别,并且信誓旦旦地说,回去一定跟皇上禀告,请皇上遍寻天下名医为齐墨远治疗双腿。

    齐墨远感激不尽地道谢,目送赵桓离开。

    别院的大门外,还停着两辆马车。

    “这里还有别的客人吗?”赵桓疑惑地问道。

    “老夫人在别院,今日回京都城。”石砚垂着头说。

    赵桓啊了一声,“没想到老夫人在别院,那我应该去拜见一下,正要我也要回京都城,刚好同路护送齐老夫人。”

    “……”石砚嘴角一抽,这七皇子都已经走到门外了,难道还想回去不成?

    “走,带我去见你们老夫人。”赵桓说道,让两个御医先到马车上等他。

    石砚没有办法,又不能拒绝,只好给身后的小厮打个眼色,他领着赵桓去后院见老夫人。

    齐老夫人正让下人们收拾东西,“这两篓桔子要带回去,还有那些洋莓,都要摘一些给卫姑娘,她喜欢吃。”

    “卫姑娘才吩咐让奴婢将桔子酱带上,老夫人最喜欢泡水喝,您二位都惦记着对方。”碧蓝笑着打趣。

    “我与阿泞一见如故,把她当亲孙女。”齐老夫人笑眯眯地说。

    碧蓝心中感慨,老夫人对待卫望泞的态度,跟以前对待皇后娘娘一般无二了,还真的是当成亲孙女,这才几天时间,卫望泞真是好本事。

    “老夫人。”石砚恭敬地唤了一声,“七皇子来了。”

    “谁?”齐老夫人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看着丫环们搬抬东西,突然听到石砚的话,还愣了一下。

    “是我,老夫人。”赵桓笑眯眯地走上前,“听说您也在别院,我就来给老夫人请安了。”

    齐老夫人哎哟了一声,“老身万万担不起七皇子这请安啊。”

    赵桓忙托住齐老夫人的手,不让她行礼,“老夫人,您就别折煞我这个小辈了。”

    齐老夫人是一品诰命,连先帝对她都格外尊重,七皇子又怎么敢在她面前端起架子。

    “七皇子今日怎么有空到凉山玩了?”齐老夫人笑着问。

    “皇兄让我来看望侯爷,还让我带了两位御医替侯爷看病,只是……”赵桓失望地叹息一声,“皇兄一定会找到天下名医治好侯爷的。”

    齐老夫人神色一暗,“皇上仁慈,竟还惦记着则知这个罪臣。”

    “您千万不要这样说。”赵桓被吓了一跳,老夫人居然舍得骂齐墨远,难道真的被气狠了。

    “要不是他,娘娘也不会……”齐老夫人悲伤不已,“在七皇子面前失仪了。”

    “皇后嫂子在天有灵,看到侯爷平安回来,也会……瞑目的。”赵桓低声说。

    “老夫人,都收拾妥当,我们可以启程了。”一道清脆稚嫩的少女声音传了过来。

    赵桓一怔,抬头看去,差点被吓得灵魂出窍,“皇后嫂子?”

    “!”卫望泞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七皇子,连忙低下头,露出怯弱紧张的样子。

    “这位是卫家的五姑娘。”齐老夫人挡住赵桓的视线,“冲撞七皇子了。”

    “不,没有。”赵桓脸上还有余惊,拍着胸口说,“长得有点像……”

    赵桓仔细再看向卫望泞,才发现其实并不十分相似,皇后嫂子肯定不会露出这样胆小懦弱的神情,年纪看起来比他还小呢。

    “老夫人,既然你也要回京都城,我们正好同道,我护送你们一程吧。”赵桓说道。

    齐老夫人微微蹙眉,“这……我们都是妇孺,怕会影响七皇子的速度,您还要赶着回去复命,就不要被我们拖累时间了。”

    赵桓想起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若是回去晚了,皇兄责怪怎么办?

    他看了卫望泞一眼,只好作罢,“那就先告辞了,老夫人,请保重。”

    齐老夫人敛衽行礼,“七皇子慢走。”

    目送赵桓的背影离开后院,卫望泞才慢慢走到齐老夫人的身边,神色冷冷的,“赵衡还不放心大哥,居然让小七来试探了。”

    “七皇子以前的性子没有这么胆怯。”齐老夫人的语气很遗憾。

    “赵衡总以为先帝想将皇位传给小七。”卫望泞低声道,宫里年纪最小的敏嘉公主和七皇子,可以说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就像她的弟弟妹妹,看到赵桓好像长大不少,她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齐老夫人说,“生活在皇宫里的,没有简单的人。”

    “是,那些都跟我没有关系了。”卫望泞笑了笑,“老夫人,我们回去吧。”

    “你大哥留下来养病。”齐老夫人和卫望泞低声说着话,一边往外面走去,“如今京都城个个都盯着他,恨不得他再出点错,以前那些总是想巴结他的,如今也是一个都见不着,在凉山反而挺好的。”

    除了养病,他心底的伤痛也不会被人轻易发现。

    卫望泞叹道,“希望大哥能够明白,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他会阵亡,又怎么会伤心致死。”

    “他明白,所以才选择什么都不做。”齐老夫人淡声说。

    “大哥来了。”卫望泞看到垂花门的轮椅,自觉地停下话题。

    齐墨远看着齐老夫人和卫望泞慢慢走来,她们两人低头说话的样子,画面十分熟悉,以前阿宁也喜欢这样挽着老夫人说话。

    “祖母。”齐墨远露出浅笑,“我送你们一程。”

    卫望泞朝着他行了一礼,乖巧地站在齐老夫人身后。

    门外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你好好养身子,京都城里的事就不要管了,别人想要动齐家,还没那么容易。”齐老夫人低声跟齐墨远说着。

    “祖母,您自己也保重身体。”齐墨远道,“家里的事,您不必担心。”

    家里的事,指的就是小连氏和齐意如了。

    “我看她们还想怎么蹦跶。”齐老夫人哼道,“对了,我让双云去服侍阿泞了。”

    齐墨远愣了一下,才明白老夫人口中的阿宁是另外一个阿泞,他的脸色微微沉了沉,目光深深看了卫望泞一眼,“祖母您安排就是。”

    这件事他已经知晓,自然不会在这时候反驳齐老夫人的决定。

    “你啊……”齐老夫人叹息了一声,“榆木疙瘩!”

    “?”齐墨远不太明白老夫人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