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49.大学
    傻子不傻的传奇,很快就让张代表知道了。

    这天下午下了班,张代表两口子就来找姜抗抗,要她给张代表做一件的确良的衬衫。

    张代表平时穿的衣服,都是过去部队上发的。如今转业复员了,也该自己做衣裳穿了。

    其实,做衣裳是借口,来找姚远才是目的。

    在东屋里,张代表媳妇和姜抗抗在外屋讨论着衣服,这是女人之间亘古不变的话题。张代表就去里间和姚远说话。

    张代表为人比较爽朗,没有多少废话,直接对姚远说:“大厦啊,张叔对你关心不够,对不起我的老首长,这一点我向你检讨。多亏了你姜姨,你才能走到今天。这一点上,我要感谢她,她也值得我学习。”

    姚远就没有说话,思考着张代表过来的真正用意。

    张代表话题一转就问:“你有这么多知识,为啥装傻呢?今天这里没有别人,你能跟张叔说句实话吗?”

    这话姚远还真不好回答。张代表这人对姚叔有恩,姚远也不想在他面前装傻。问题是不是他开始就想装傻,是姚叔本来就是傻子啊。

    姚远琢磨一会儿,只好回答说:“张叔啊,我如果不装傻,我的命运,会不会跟我爸妈一样啊?我妈很早就告诉我,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装傻。”

    姚远心想,我把这个责任推给姚叔他妈,有本事你去问死人去吧。

    不料,张代表听了,却沉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

    他是那个时代的人,当然更理解那个时代。像姚大厦当时那个处境,父母都有问题,装傻子是最好的,不受牵累的办法了。而姚大厦他妈是个十分聪明的才女,为了保住儿子,教儿子装傻,的确是个十分明智的办法。

    张代表原先在部队上,对矿机和姚大厦的过去并不十分了解。在他想来,就是做为一代才女的老师长夫人,把自己的知识都传授给了儿子,又教着儿子装傻,来避开那场浩劫,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反而十分沉痛,为老师长惋惜,更为才华横溢的老师长夫人惋惜。

    好一会儿,他才对姚远说:“大厦,时代已经变了,国家正在拨乱反正,过去的悲剧,再不会发生了。前两年,咱们的生产受到了干扰,不正常。现在,再不好好生产,整个的国计民生,都会受到严重影响!厂里的人才储备几乎耗尽了,工厂正需要人才呀!进工厂去干吧?你能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我会时刻关注着你,也真心希望你能继承你父母未竟的事业,老师长在天有知,也会感到欣慰的。”

    姚远推脱说:“我就是懂点电,跟我妈学的,别的啥都不懂。比起我妈来,我差远了。”

    张代表笑笑说:“你不用和我撒谎。我问过美美了,那套夹具,是你设计的。美美的制图知识和机械知识,都是你教的。你不用有顾虑,有我呢。不管出什么问题,我都会替你挡着。”

    姚远就苦笑了,问他说:“张叔啊,你说时代已经变了,可是我爸妈到现在也没有平反。也就是说,他们在国家那里,还是不能被承认啊?”

    这句话把张代表给堵得,好久都没说出话来。过好一会儿才说:“这个,咱们国家这么大,过去的错误,需要一点点的来纠正。我相信,你爸妈的事情,早晚会解决的,咱们得把精力,先用到建设上来,咱们得有耐心。”

    姚远叹息一声说:“可是,我看到,张顺才这样的干部,还在耀武扬威,他可是制造我爸冤案的罪魁祸首!”

    张代表还真就无话可说了。好多事情,不是他可以做主的。

    姚远就说:“在我爸妈不能平反昭雪之前,我还是要遵循我妈的教导,继续装傻,希望张叔你能理解我。”

    许久,张代表叹息一声,再次沉重地点点头。

    张代表毕竟是矿机的当家人,以后总有求到他时候,姚远也不想太不给他面子。就又说:“厂里如果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只要你张叔用到我,说一句话,我还是会帮忙。剩下的时间,我觉得,我还是在清洁队呆着比较好,这里安全。”

    张代表也只好同意姚远的想法。姚大厦父母的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在这种情况下,姚远的话是有道理的。保护好一个人,为将来留下种子,才是最困难的工作。

    临走的时候,姚远又提姜美美的事情。姜美美很聪明,基础知识也掌握的非常牢固。姚远希望张代表在厂里有保送名额的时候,能把姜美美送去上大学深造。

    张代表答应了。

    张代表走了,姚远怒气冲冲就跑姜姨那边去了。

    进屋的时候,姜美美还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呢。

    “姜美美,你给我出来!”他冲着厨房大喊。

    姜姨在屋里听见了,就出来问姚远:“咋了,你和美美吵什么?”

    姚远就跟着姜姨进屋,嘴里嘟囔说:“这个姜美美,白教她半天,还是小屁孩一个,心里什么也藏不住,什么都敢往外说!”就把刚才张代表过来的事情,都和姜姨说了。

    姜姨还没说什么,姜美美就拉着脸进来了,冲着姚远喊:“你咋呼啥呀?你会那么多东西,为啥非得装傻,天天在村里扫大街?你不难受我看着还难受呢!”

    姚远说:“我扫大街我愿意,你管得着吗?我问你,是你上大学重要,还是我吃饱了撑的跑工厂里操心重要?”

    姜美美毫不犹豫就回答说:“你进厂发挥作用重要!”

    姚远让她气笑了说:“姜美美,你这个落后分子,怎么突然就关心起工厂来了?你哪根筋搭错了你呀?我教育你两年,还不如你在工厂里呆这几个月是不是?越长大就越幼稚!”

    姜美美眼里就有泪了说:“我就是为你好,也是为我姐好。凭你的本事,张主任又是姚大爷的老部下,你很快就能在厂里被提拔上来,到时候,我姐也能进厂当工人。”

    姚远生气说:“你小屁孩一个,你知道个屁!当工人有什么好?就是现在你姐能进厂,我也不让她去!”

    姜姨听不下去,就说:“大傻,我觉得美美没有错啊,你发这么大脾气干啥?”

    姚远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头了,这才把声音压下来,对姜姨说:“姜姨,我和你们不一样,你和姜叔根正苗红啊。我爸妈倒是有本事,到最后呢?你还想让我走他们的老路啊?”

    这句话一出,大家就都沉默了。

    过了许久,姚远才叹息一声说:“现在,美美上大学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我和抗抗,能活着,自食其力,不挨饿就行了。”

    也幸亏姚远守着张代表提到了姜美美上大学的事,这一年的大学申报名额,张代表就过目了一下。小件车间,没有推荐姜美美,而是报的张建国。

    张代表打电话把小件车间主任找过来,问怎么回事?这个张建国,入厂年限不够,为什么可以被推荐上大学?

    小件车间主任说:“除了他,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张代表就问:“姜美美呢,不如张建国是不是?”

    小件车间主任就回答不上来,最后来一句:“她年限也不够。再说,她是生产骨干,车间离不开她。”

    张代表就火了,训斥小件车间主任一顿,直接把小件车间的推荐给划掉,以总厂的名义,把姜美美给加上去了。

    八月底的时候,姜美美就要去省城上大学了。临走的那天早上,还是姚远背着行李,抗抗和姜姨陪着美美,一路把她送到汽车站,就如当年送姜抗抗去插队差不多。

    这一回,姜姨没有哭,姜美美却哭的跟泪人一样,抱着她妈不肯撒手,最后还是把姜姨给弄哭了。

    抗抗插队是去受苦,美美上大学是去深造,而且三年以后就能回来。而且,她是以工厂工人的身份去的,还带着工资。这是好事情,美美将来会出息的,姜姨当然就不哭了。

    姜美美虽然和姚远吵架,可还是很听他的话。

    姚远告诉她,现在的大学,在教授知识上,应该还是不行的,一切还是要自己学。不过,他大学的时候,一年级的知识就不牢固,是不能再给她当老师,教她了。

    可是,大学都有图书馆,像省城这种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学府,图书馆里一定存着大量的有用书籍。姚远要姜美美不要贪玩,要常去图书馆,自己去学习更多的,现在老师不敢教授的知识。只有用知识把自己武装起来,将来才会成为有用的人才。

    姚远说的话,姜美美都认真地听了,用心地记着。

    不得不走了,姜美美才松开她妈,上了汽车,站在汽车门口,冲着三个人大声喊:“妈,姐,姐夫,回去吧,我过年就回来,我永远爱你们!”

    回来的路上,姜姨就问姚远:“美美刚才喊你叫什么?”

    姚远就故意装糊涂说:“道上乱,动静大,我没听见啊?”

    姜姨就笑,然后说:“过了年,你们够岁数了,先把结婚证给我领回来去!”

    抗抗就在后面说:“妈!现在哪有这么早就结婚的?再过两年再说吧。”

    姜姨不搭理她,问姚远:“大傻,你说,去不去领?”

    姚远嘿嘿笑笑说:“咱家你是司令,你说啥就是啥。”

    姜美美去上大学,张建国就去不成了。这是张代表亲自决定的事情,张顺才也没有办法。

    他是大老粗,就越发知道知识的重要。小儿子赶上了好时代,厂里可以推荐保送大学生。为这个事情,他计划了好久,最后还是被张代表给否了。

    他不敢迁怒于张代表,却把这笔账记到了姚远头上。张代表去找过姚远,他是知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