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清贵人 > 第一六六章、心火躁动的四爷
    映水兰香殿中一片寂静,胤禛心底忽的冒气怀疑裕嫔怎么突然替钮祜禄氏说好话了

    先前钮祜禄氏可是把裕嫔也算计在内,虽说裕嫔并无妨碍,可裕嫔还是自请挪宫,与钮祜禄氏划清了界限。何故无端端又为其美言

    胤禛脸色嗖地一冷,“朕听说,先前在宫中,钮祜禄氏时常去你的长春宫。你莫不是信了她的信口雌黄,觉得她是冤枉的”

    面对皇上的责问,裕嫔神色一紧,宫中发生的事情,皇上竟也了若指掌

    裕嫔急忙道“既是信口雌黄,嫔妾又岂会相信只是四公主到底是熹贵人亲生的,熹贵人如今悉心照顾公主,想来是已经悔过了。”

    胤禛冷哼一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裕嫔,你的耳根子未免太软了”

    裕嫔脸色一白,急忙解释“嫔妾初为人母,见熹贵人可怜,难免会心软些”

    胤禛重重吐出一口气,“罢了,你这性子还是专心照顾好弘昼吧别的,朕也不指望你什么了”

    裕嫔虽然性情温和,但耳根子软,容易为人左右,朕还是另选他人做泓丽的养母吧

    说罢,胤禛拂袖而去。

    裕嫔心中有些懊恼,但也稍稍松了口气,皇上最后那话里的意思,是不打算让她抚养四公主了。

    只不过,她惹了皇上不悦,也不知这值不值得。

    皇上既然有些不悦,她还是老实点,别去挑唆熹贵人闹腾了。只需冷眼旁边,坐看四公主被抱走即可。

    裕嫔叹了口气,没想到皇上对钮祜禄氏已经厌恶到了如此地步,竟容不得旁人说半句好话。其实她说那些话,无非就是想让皇上觉得她心慈和善,对加害过自己的人还能既往不咎、以德报怨,没想到竟弄巧成拙了。

    裕嫔不禁有些头疼,也不晓得姚嫔私底下是如何侍奉皇上的,竟叫皇上处处宠爱维护。方才提及姚嫔的时候,皇上的神色也分明温和了许多

    胤禛气冲冲离开了映水兰香,便直奔碧桐书院。

    姚佳欣正在书房,她特意在西窗前添置了一架红木贵妃榻,榻上铺着柔软的秋香色云锦条褥,并七八个鹅羽软枕,姚佳欣歪在着舒服无比的贵妃榻上,一手拿着那本西游记翻看,一手摸到书案上那盘点心,抓了一块铜锣烧,津津有味吃着。

    虽然穿越过来已经一年半了,但姚佳欣还是很不喜欢这种没有标点符号而且还要竖着看的书,看了没一会儿,便晕晕乎乎打瞌睡了。

    啪嗒一声,翻看了没两页的西游记盖在了她的脸上,正好遮挡住西窗投射进来的金红的夕阳。

    胤禛气冲冲而来,便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原本整齐肃然的书房里竟多了一架贵妃榻,贵妃榻上躺着恬儿,脸上还盖着一本书,听着那均匀呼吸,显然是睡着了

    而那本书分明是胤禛嗤之以鼻的西游记。

    胤禛一把掀开了那本书,果然露出了一张恬静睡眼。

    看着这张脸,胤禛心里有再大的火气也转瞬散去大半,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忙替恬儿揪了揪被子,掖好了背角,又顺手将支摘窗合上,省得冻着恬儿。

    “唉,真是叫朕不省心”胤禛低声抱怨。

    忽的,胤禛瞧见恬儿嘴角有一小块红豆泥,他扫了一眼书案上的那盘黄金饼,便不难猜出红豆泥是从哪里沾染的了。叹了口气,从袖中取出藏青龙纹锦帕,替她擦干净嘴角。

    那小嘴忽的蠕动了一下,粉嫩的丁香舌舔了舔嘴角。

    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小举动,却叫胤禛身子突然有些燥热了。

    原想着来碧桐书院,今晚就留宿在此的。

    如今看来朕还是回九洲清宴翻牌子吧。省得心火躁动,做出冲动之事。

    胤禛板着脸训斥了恬儿的贴身宫女,“珍嫔睡着了,居然身边都没个守着的人那床榻狭小,若是珍嫔从榻上翻下来,你们担待得起吗”

    王以诚、素雨和一干宫人匍匐跪了一地,素雨诚惶诚恐,娘娘说要在贵妃榻上看会儿书,哪里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就睡着了但素雨不敢有丝毫抱怨,主子身边就是应该时时刻刻都有奴才伺候着的确是她不周了

    “碧桐书院上下罚三个月银钱若再有下次,仔细你们的脑袋”

    众人惶恐磕头,送走了皇帝陛下,这才不安地爬了起来。

    而姚佳欣这个正主迷迷糊糊睁开眼,揉着眼睛正要爬起来,素雨忙一个箭步上前,小心地将自家娘娘给搀扶了起来。

    姚佳欣打着哈欠问“我睡得有些浅,怎么感觉好像谁来了”气场很强大的感觉

    素雨战战兢兢道“方才皇上来过了,娘娘您正打盹儿,奴才一时疏忽,您身边竟没了人看顾,还请娘娘降罪”

    姚佳欣伸了个懒腰,“不碍事。”就算书房没人,外间、殿外还有一堆人呢,真有什么吩咐,喊一声便是,也误不了什么。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难道还会从床上掉下来不成

    姚佳欣不晓得,四爷陛下还真把她当三岁小孩般细心呵护,生恐磕着碰着。

    素雨低声道“皇上很生气,罚了奴才们三个月月例。”

    姚佳欣一愣,“就为这点小事儿”

    素雨忙跪了下来,“娘娘,其实皇上罚得对,娘娘您月份大了,奴才们伺候着就是应该处处谨慎周全,哪怕是一时半刻,也不能让娘娘身边没人伺候”

    姚佳欣无语我是孕妇没错,但我不是瓷娃娃啊

    “好了,起来吧,以后谨慎些就是了。”罚都罚了,还能咋地滴

    素雨这才站起身来,道“娘娘,晚膳已经准备了,可要传膳”

    姚佳欣摸了摸圆润的肚皮,欣然点头。

    又是一顿胡吃海塞,吃得肚子更圆润了。

    服侍她漱口更衣后,素雨附耳禀报“敬事房接了汪常在去九洲清宴了。”

    姚佳欣淡定地“哦”了一声。

    素雨也晓得,自家娘娘除了吃食,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娘娘怀孕的日子,不管谁侍寝谁得宠,娘娘都极为看得开。

    。

    天津https:.tetb.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