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帝 > 第14章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赵何的这句话,顿时就让吴太后大吃一惊:“王儿,何出此言?”

    赵何正色道:“左师此人,母后应该是明白的。当年主父推行胡服骑射的时候,左师就是赵国的相邦,当时他极力的反对胡服骑射,甚至不惜以在家称病不上朝的方式来和主父对抗。

    后来虽然被主父说服了,但主父也罢免了他的相邦之位,由肥师来接任。

    他的心里,对主父是有怨气的!而寡人又是主父选定的继承人,若是关键时刻被他坑了一把,那寡人和主父就真的麻烦了!”

    赵何并没有直接说出左师赵成在历史上的“光辉事迹”,毕竟这个时候你要跟吴太后说赵成这个已经退隐多年的老头子会在四个月内把主父赵雍活活饿死,吴太后肯定是一个字都不会信的。

    即便如此,赵何的这一番话说出来之后,吴太后依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道:“王儿,你多虑了吧?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左师即便当年心中有气,也早就应该散了。

    况且主父也没有亏待过他,他的相邦之位没了,可如今还是赵国公族大宗正,每年的祭祀也都是由他来组织,左师的几个儿子也在各地出任要职,一个当了雁门郡的郡守,一个当了云中郡的郡尉。

    老妇和左师见过几次面,能够感觉得出来,他对于主父是非常尊重的。

    更何况,王儿你要知道,如今想要压制安阳君,其他公族公子公孙的态度也是很重要的。左师作为公族宗正,能够影响很多人的态度,为你争取到更多的支持。”

    赵何摇了摇头,道:“母后,知人知面不知心。左师也是寡人的叔祖父,是血浓于水的长辈,若是可能的话,寡人也不想要怀疑他。

    但是,母后啊。这可是关系到王位,关系到寡人生死存亡的事情,任何一个有可能导致事情出现变故甚至功亏一篑的人,都必须要打起警惕啊。

    否则,一旦因为一些小小的疏忽导致整个局面无法挽回,那到时候就真的是悔之晚矣了!”

    赵何说话的时候无比的认真。

    历史上的沙丘宫变,就是最好的教训。

    从史书上可以看得出来,对于安阳君赵章的行动,主父或许没有得到消息,但赵惠文王方面未必就是毫无察觉的,这从肥义和信期的一些对话之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而在安阳君赵章围攻赵惠文王的那几天里,主父赵雍为何又毫无反应?

    是当时已经被控制住了,还是这位主父其实也在纠结、犹豫,甚至是等待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分出最终胜负?

    赵成和李兑杀死安阳君赵章之后,选择了将主父活活困死,这里面究竟又有没有那位赵惠文王的授意甚至是支持?

    太多的谜团在其中需要解开了。

    赵何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单靠一个人的力量去解决这件事情的。

    作为唯一一个无条件站在自己这边,绝对能够被自己百分之百信任的人,吴太后必须要被自己说服。

    吴太后的脸上露出了挣扎的表情,良久没有说话。

    看着吴太后脸上的表情,赵何觉得自己或许还要说出更多东西。

    赵何继续道:“寡人想要请母后思考一下。如果,寡人是说如果。当寡人和安阳君有一天真的完全撕破了脸,正式开始厮杀的时候,会出现怎么样的局面?”

    吴太后吃了一惊,道:“不可能!主父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的。”

    赵何叹了一口气,道:“是的,主父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局面出现。因为寡人是他选定的继承人,而安阳君则是他的长子。所以,要是这样的局面出现之时,主父其实就已经失去了对整个局面的影响力了,母后明白吗?”

    吴太后沉默片刻,脸色变得苍白了不少,轻轻的点了点头。

    赵何继续道:“到那个时候,寡人能信任谁呢?寡人年纪太轻,继位时间也不长,在政坛之中根本毫无根基,所能够信任的无非就是肥师和李师两人罢了。”

    吴太后想了想,道:“肥义和李兑两人虽然有些不和,但都是对大王忠心耿耿的,可以信任。”

    赵何笑了起来,道:“不,事情不是这样的,母后。肥师虽然忠心,但肥师对主父的忠心却要远远强过对寡人的忠心。而李师呢?这个人或许确实忠心,可是母后你不要忘了,李师最近可是和左师走得很近啊!”

    说到这里,赵何刻意的停顿了一下,留给了吴太后一些思考的时间,然后才道:“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寡人和安阳君开战了,那么寡人别无选择,必须要依靠肥师和李师去和安阳君对抗。

    胜利,寡人还是很有把握的。安阳君毕竟没有大义,不可能是寡人的对手。

    但,胜利之后呢?

    如果,左师说动了李师,在胜利之后将肥师给夺权、甚至软禁了呢?到那个时候,寡人如何自处,赵国又何去何从?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吴太后越听越是心惊,忍不住开口道:“王儿,你不要再说了!主父还在,局面不会糟糕到那种地步,左师也不会是这种人!”

    就在此时,繆贤突然急匆匆的出现,在赵何的耳边低声说道:“大王,乐毅求见,说是有十万火急之事!”

    赵何愣了一下,心中无数心思急转。

    几秒钟之后,赵何看着吴太后,温声道:“母后好好思考一下吧,左师此人可以继续接触,但寡人也请母后记住,到了关键时刻,一定要防着他一手!母后,下午主父召寡人去信宫议事,寡人现在要去准备一下,就不能继续陪着母后了。”

    吴太后心乱如麻,挥了挥手道:“去吧去吧,让老妇自己想想。”

    赵何不再多说,站了起来朝着吴太后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不多时,小平原君赵胜在宫人的陪伴下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扑到了吴太后的怀中。

    “母后,王兄呢?”

    看着怀中儿子汗津津的小脸,吴太后拿出丝巾擦了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王兄事务繁忙,做他的事情去了。”

    小赵胜哦了一声,突然握起了拳头:“母后放心吧,等到胜儿长大了,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相邦,帮助王兄将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

    看着一脸坚定的小平原君,吴太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轻轻的捏了捏小儿子的脸颊。

    王儿刚才说的那些,真的有可能发生吗?

    真的会出现那样恶劣至极的情况吗?

    如果那样的话,赵氏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姜氏?

    诸多念头纷至沓来,精明如吴太后,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或许,王儿说的是错的,一切都只是他想多了……

    另外一边,赵何已经见到了乐毅。

    “臣见过大王。”乐毅毕恭毕敬的朝着赵何行礼。

    赵何微微点头,对着乐毅道:“乐毅将军,你如此着急的求见寡人,究竟所为何事?”

    乐毅左右看了看,语气十分急切的说道:“大王,臣刚才已经从司马喜那边探出了一些口风。安阳君和田不礼暗中怂恿主父,想要将赵国一分为二。分封之后,大王依旧为赵王,统领原先的赵国、中山国土地。而安阳君则为代王,统治北方五郡之地!”

    赵何惊住了。

    什么,安阳君这个小子,竟然还想要和寡人平分赵国?

    原来之前所说的那个“安阳君的计划”,竟然就是这件事情。

    说起来,好像史书上还真有这件事情来着?

    差点、差点就疏忽了……

    赵何很快回过神来,目光炯炯的看着乐毅:“乐毅将军,这一次,你立了大功!你放心吧,等到寡人解决此事,一定重重有赏!”

    乐毅脸上露出了笑容:“多谢大王。”

    送走了乐毅,赵何立刻找来了繆贤:“走,去相邦官署!”

    赵何语气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