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纣临 > 第七章 杀死比尔(上)
    或许是因为从丹尼尔的话中得到了启发,又或许是燕无伤那句“难缠的家伙只有一个”让他隐隐察觉到了什么,总之,当梅尔那声嗥叫响起时,冉向天做出了一个可以说非常正确的决定——逃跑。

    他所处的位置本来就在营地的边缘,背后就是灌木和林叶,只需要转身一窜,就能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而冉向天也的确是这么做了。

    丹尼尔看着冉向天跑路,却也无可奈何;且不说此刻冉向天并不在他的能力作用范围之内,就算在,这也不是一个使用能力的好时机。

    因为丹尼尔一旦对冉向天用了能力,就意味着他必须在此时此地、在一分钟的时限内将冉向天“切实的杀死”,否则一分钟后冉向天就会复活,并从此免疫丹尼尔的异能。

    但由于旁边还有两个明显是能力者、且是敌人的存在,丹尼尔无法保证当自己去给冉向天补刀的时候不受到那两人的攻击……再退一步讲,即使那两人没去攻击他,也会目睹到他的所作所为,然后势必会产生一个疑问——“丹尼尔为什么要去给一个已经断气的人补刀?”继而就有可能猜出丹尼尔那即死能力的一些限制。

    那么,他要是同时对多个人使用能力呢?

    倒也不是不行。

    丹尼尔的“死国之贽”在纸级时,同一时间只能作用在一个人身上,且只能让这个人“死十秒”,其施术半径也仅有一米;到了并级时,作用人数和施术范围都没有变化,不过死亡的时间延长到了一分钟;而到了强级,也就是现在级别,他的能力则有了一个小小的飞跃,除了施术范围扩大到了半径五米左右,同一时间能致死的人数也达到了五人。

    这个数据,是丹尼尔亲自验证过的,验证的方法很简单:找个一线大城市,在早高峰时段的地铁里试一试就行。

    说起来,丹尼尔对那次实验的印象很深——由于地铁里太挤,那些在他的能力试验中“死了又复活”的人压根儿就没倒下过……因为倒不下去。周围的人也没有发现他们死过了,还以为他们只是“站着睡着了”而已,当然了……醒来后的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言归正传……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也已经发现了,虽然丹尼尔的“死国之贽”看起来很逆天,但只要试探出这个能力的极限,进行针对并不难: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找六个强级能力者去围攻他。到时候,就算那六个人全部都在同一时间进入了他的能力射程内,在他发动能力时也最多让五个人即死,而剩下的那个人,对上他时明显是有优势的……因为已经将能力用完的丹尼尔等于只能用强级的体术应战,但对付他的第六个人在体术之外还可以用异能。

    更不用说,在与超过五个对手对抗时,丹尼尔很可能无暇去给已经中了能力的人补刀,一分钟后,那些中过他能力的人有很大概率还有幸存的可以复活,且从此都免疫他的能力。

    眼下,丹尼尔面对的就是类似的情况。

    假如现场只有冉向天和梅尔,他的确可以先对一个人用能力,迅速补刀、再去追另一个,但如今有个已经对其能力免疫的燕无伤在,让他非常尴尬。

    考虑到燕无伤的实力很可能不在自己之下,丹尼尔必须保守住自己能力的秘密,以此制造出自己的能力仍能对燕无伤使用的假象。一旦他对梅尔用了能力,就相当于暴露了自己的底牌,哪怕燕无伤站在那儿不动,眼睁睁看着丹尼尔杀死梅尔,局势对丹尼尔依旧不利,因为他这就等于消灭了一个能帮自己牵制燕无伤的第三方因素。

    “昨晚在树林里流口水的就是你吧?”就在丹尼尔紧张地思索之际,另一边,燕无伤已走向了梅尔,并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哈啊……哈啊……”梅尔嗥叫完,在那儿大口喘息了几声,她的喘息声非常粗重,就像是男人一般。

    数秒过后,当她开口说话时,就连她的嗓音,也成了男声:“你……早就知道是我了吧?”

    “是啊。”燕无伤耸肩回道,“虽然你隐藏在梅尔的体内,很好地掩盖了自己的气息和能量,但也并不是毫无破绽的,至少……我是不会上当的。”

    “既然你早已看穿,为什么没有趁我‘没出来’的时候直接对梅尔出手呢?”那个男人的声音又问道,“那样的话,我就连一丁点儿杀死你的机会都没有了。”

    燕无伤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平静地反问道:“你以为你现在就有吗?”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无视了站在一旁的丹尼尔,这让自视甚高的丹尼尔有些恼怒,不过,他并没有因此丧失理智,且很快就心生一计,转头对梅尔道:“梅尔,我们来谈个交易如何?”

    “我叫比尔。”那个男人的声音即刻道,“拜你所赐,梅尔受了很大的委屈,所以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身体都将由我接管了。”

    “你想叫什么都行。”丹尼尔笑道,“总之,我就想问一声……你有没有兴趣暂时和我休战?”他顿了顿,又道,“我们联手,先把燕无伤给宰了如何?”

    “啊?”比尔的脸突然朝着丹尼尔的方向猛然一转,那诡异的动作仿佛他的脖子已被人拧断了一般,但他还是在照常说话,“你说什么?”

    他这四个字出口时,其右手已经掐住了丹尼尔的咽喉。

    比尔的速度很快,远超丹尼尔的想象,在丹尼尔的眼中,对方就像是瞬移一样抓住了自己,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联手?”比尔一边说着,一边手上加力,轻松地把丹尼尔举了起来。

    丹尼尔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强,其脸上也已现出黑紫之色,此时,他便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果断地对眼前的敌人使用了“死国之贽”,先保下命再说。

    不料……

    “哦……这就是你的能力啊?居然能瞬间杀死五个人,很强嘛。”比尔仍旧站在那儿,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而且还准确地说出了丹尼尔的能力上限。

    “唔——唔——”这一瞬,丹尼尔露出极其恐惧、绝望的表情,口中也开始发出类似哀求的悲鸣。

    这些神情和反应,都是丹尼尔十分乐于从别人的脸上见到的,但轮到他自己时,他可就没那么快活了。

    “很可惜,‘我们兄弟姐妹’有三十多个人呢。”这是丹尼尔在断气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比尔的这句话,也算让他死了个明白。

    …………

    梅尔·平托,是一个多重人格症患者,她最早的主人格到底是谁,叫什么,已经无人知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所有的人格都姓“平托”,而且在其精神世界中以兄弟姐妹相称。

    有人相信,“多重人格”是人类进化的一个方向,是大脑对外部的一种应对机制,所以那些人格不但具备不同的个性,甚至会掌握不同的技能、知识、和能力。

    这种理论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不过梅尔应该算是一个可以支持这种说法的例子。

    由于梅尔这个人格更适宜在平常人的社会中生活,所以她出现的几率比较大,但有时,其他的人格也会在某种诱因下、或是在“必要的时刻”冒出来。

    而这其中最强的一个,就是“比尔”。

    比尔是一个男性人格,年龄不明,他是三十多个人格中唯一的一名能力者,其能力名为——食人魔。

    顾名思义,这显然是个有点副作用的异能,但若要分类的话,“食人魔”应当也算是“神祇体质”,是一种有着众多特性的复合型能力。

    …………

    呲啦——

    两秒后,还没等丹尼尔合上眼,比尔就顺手一撕,将其撕成了两截。

    紧接着,他就伸手从丹尼尔的腹腔里拽出了什么,塞进了自己嘴里,并在嚼了几口后,露出了一种满足的神情。

    “胰脏好吃吗?”燕无伤淡定看着对方问道。

    “还不错吧……”比尔把嘴里的东西迅速吞下后,又舔了舔嘴唇四周的血,“主要是男人的身上只有这个部位还能下口,其他所有地方的味道都比女人差远了。”

    燕无伤点点头,瞥了眼地上的另外两具尸体:“嗯,看得出你的口味,昨晚你冲着Kunny流口水时我也猜到一二了。”

    “呵……”比尔笑了,在他露出这个笑容的同一秒,粘在他身上的那些血污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离了他的皮肤和衣物表面。

    这种“脱离”是分子级的,所以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而那些被分离出来的细胞块,无论是血、肉、还是内脏的细胞,在半空凝滞了几秒后,就都被吸入了比尔颈侧的伤口中,瞬间就让他那被斧子砍出的巨大伤口完成了愈合。

    这样的自愈手段,燕无伤也是头回见,这是和一般的自愈能力者那种“依靠自身细胞极速分裂来愈合”的形式完全不同的体系。

    “我想你误会了。”笑了几秒后,比尔就对燕无伤道,“我昨晚流口水的对象……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