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五百九十二章 以其人之道
    这话玄文涛和刘氏自然是愿意听的。

    刘氏听完了,还不忘了教导一下自己的儿子,随着玄安睿道“老大,你也得跟你妹夫学,好好的对媳妇知道不?”

    玄安睿赶紧应下“那是一定的,爹娘这点放心。”

    李梦仙真的不求那么多,自己在这个家很安心了,公婆男人对自己都好,还不纳妾,这根本就是凤南国里少见的,这村里谁不羡慕自己有这么好的男人这么好的婆家。

    说起来现在的河湾村,人们都富裕了,以前田地多的,这两年也是收入颇多,加上再去做工什么的,还有些做点生意的,这有钱人也不是没有。

    但是这男人有钱了,自然有人给说媒,特别是边上村的一些都希望嫁过来,因为嫁过来了,还能带动兄弟姐妹,所以现在给河湾村做妾的也多了。

    不过河湾村因为玄文涛他们家的家规不纳妾,所以还是很多人都效仿的,毕竟人家越过越好,并且没有什么家庭矛盾,现在人家都要娶郡主了,这玄文涛以后可是跟六王爷是亲家了,这身份多让人羡慕?

    所以很多人家还是觉得不纳妾是个好事,可是这有些男人还是禁不住诱惑的,也有不少纳妾的,说起来,这人有钱了,也确实还是有些本质的变化。

    不过这个时代纳妾是正常的事情,所以大多数的女子也是接受的,特别是家里条件好了,有些事也就得承受的。

    他们这又说了一会话,玄妙儿和花继业才回了自己家去。

    没一会大姑又来了,就是来看孩子,这个花逸宕确实是得了大家的欢心,可能还是因为玄妙儿在大家心里的位置吧,这些亲戚,哪个都是受了玄妙儿的恩惠,所以他们对玄妙儿的感情也是特别的。

    晚上,玄妙儿跟花继业躺在床上也说了很多关于小时候的事情,还有家里的事情,两人也不知道几点才睡了。

    在河湾村住了三天,他们就回永安镇了,因为也是担心黄怜儿那边有什么消息。

    不过回去之后,自己的人传回来的消息还是没什么特别的,黄怜儿路上没有异常,让他们放心。

    那边黄怜儿回到了萧岩鼎那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她下了马车,抱着孩子进了院子。

    萧岩鼎在书房,听说黄怜儿回来了,他赶紧出来了,上次黄怜儿就说了,玄妙儿说要带着她去千府的,看来这是去过了,他很激动的快步出来了。

    黄怜儿看着萧岩鼎,这张熟悉的脸,那么带着期待的看着自己,以前的话,自己一定以为是他很期待自己,很想念自己,可是现在她更理解了这个表情的含义,这是期待她带回来的消息而已。

    但是黄怜儿的情绪隐藏的很好,这也是曾经萧岩鼎训练过自己的,现在可以给他用上了,她走过去道”鼎哥哥,我有消息带回来,不放心别人,所以自己回来的。“

    萧岩鼎还是很谨慎的问“你这么频繁的回来,玄妙儿他们没有怀疑吧?”

    黄怜儿摇摇头道“放心吧,最近玄妙儿的弟弟要定亲了,所以他们都忙着呢,没时间看着我,这几天玄妙儿和花继业去了河湾村,估计回来之后也得给玄安浩准备些聘礼的东西,我本来也不是每天去找她,所以不会引起注意的,并且我在家里留了条子,如果有人去,我就说我去山上的寺庙还愿了,我本来也是定期去的,没人能怀疑。”

    这么缜密的说法,让萧岩鼎没有怀疑了,他这才对着黄怜儿问”这路上受了不少罪吧?冷的很,快进屋,这孩子交给下人吧。”

    说起来,这个孩子现在就是黄怜儿的命根子了,自己的孩子没了,说起来,自己现在唯一能让自己牵挂不舍的就是这个孩子了。

    她还是自己抱着孩子“还是我抱着吧,这个孩子是我最好的掩护,我可怕有人对他下手,这个孩子玄妙儿熟悉,如果换一个,她一眼就认得出来,不能有一点差错。”

    这么一说,萧岩鼎也不敢轻视这个孩子了,最近李梅兰有点发疯,所以他道“那还是你自己抱着安全,进屋,我让人给你热一些参汤喝,你也得补补。”

    黄怜儿的心里真的没有一点的感动,因为自己几经生死,能回来几次?回来说这些虚伪的话,有什么用?除了让自己的儿子活过来,别的自己都不可能原谅了。

    她只是礼貌的笑着道“那就有劳了。”

    萧岩鼎也感觉到现在黄怜儿对自己有些生疏,他也知道孩子的事情是两人中间的刺,其实说起来,自己才不在意黄怜儿受不受伤呢,现在自己用黄家威胁着黄怜儿,她还是要乖乖的听话,她听话,自己也愿意给她点甜头,这样两人各有所图,当然自己也的小心点,毕竟黄怜儿的变化有点大。

    “怜儿,别跟我客气,我知道孩子的事情让你不能释怀,我也是很痛心,相信我,以后咱们还能有孩子,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十倍的好。”

    “有些事过去了,我也不想再去说了,你放心,我答应你的我会做,但是也希望你能遵守承诺,对我家人好一点,还有,我有些要求,我觉得我还是想先说了。”

    萧岩鼎没想到黄怜儿跟自己谈起了条件,看来这个女人真的跟自己分心了,不过只要她有欲望就行,自己满足他的欲望,她也会为自己办事,这倒是让自己不用怀疑她了,自己就怕她没有欲望所求呢。

    “你说,我欠你的,你说什么,我都同意。”萧岩鼎一向的哄女人手段。

    “我要做你的平妻,我用了我的孩子,还有我的半条命换来的这些,我想没有人能进入千府了吧?我的功劳不比李梅兰一家的差,我的要求不过分吧?”这也是黄怜儿的一个计策,因为这也是萧岩鼎曾经教过自己的,有欲望,让敌人看见你的欲望,他才更相信你,如果你无欲无求了,那对方不敢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