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战少,一宠到底! > 第1802章 1802 我教你
    第1802章 1802 我教你

    倒是看着他闭着眼眸躺在那里,韩雨桐脚步却下意识慢了几分。

    “别挑战我的耐性。”忽然,秦沂南低沉沙哑的声音,冷然响起。

    “秦总,我……”韩雨桐咬着唇,想要向他走去,却又迟疑了。

    “你不会,我可以教你。”

    “……”

    听起来那么平常的一句话,换了在这个时候说出口,怎么听怎么让人羞涩。

    “我的话从来不说第二遍。”

    韩雨桐抿着唇,自然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

    一个生意人,时间观念总比一般人的要强。

    更何况,他还是个那么厉害的角色。

    站在那里犹豫了许久,直到秦沂南的耐性快要到极限的时候,韩雨桐才举步来到他跟前。

    “秦总,希望你说过的话能做到。”看似普通的一句话,天知道用了韩雨桐多少勇气。

    秦沂南没回应,把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拿起,长指一摁,房间的灯瞬间被他全关掉。

    房间里头瞬间陷入一片漆黑之中,韩雨桐的心也不自觉紧了紧。

    “等什么?还不赶紧过来。”

    “是,秦总。”这男人耐性有多差,她似乎慢慢也了解了。

    用力咬着下唇,韩雨桐迈着极其艰难的小碎步,用了将近两分钟的时间,才来到床上。

    好害臊,有木有?

    韩雨桐深吸一口气,想到自己的妈妈和妹妹弟弟,最终还是妥协了。

    那一晚,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

    等看着某男满意地进了浴室,韩雨桐羞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这一刻的感受。

    刚才她居然、居然满足了他那变态的嗜好。

    天呀!她真的就这么做了。

    那么羞涩,甚至,还是第一次!

    “秦总,我想出去走走。”身上睡衣没有半点凌乱,步伐也是稳健的韩雨桐举步来到浴室门前,她轻敲了三下,声音极小。

    “嗯。”

    得到里头的人首肯后,韩雨桐才长吁了一口气。

    关灯到现在,不过就用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对于她来说,却像过了世纪那么漫长。

    从主屋离开,韩雨桐径直往前院凉亭迈去。

    今晚的心情说不出的糟糕,只想出来好好透透气。

    晚上的前院,四周虽然也亮着灯,但因为地方面积太大,灯光并不能把每个角落都照亮。

    来到凉亭的石凳坐下,没坐多久,韩雨桐便感觉得一阵轻微的凉风,瞬间从身后袭来。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一个身穿夜行服、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瞬间出现在她面前。

    紧接着,那人拿着一把亮堂堂的匕首,一下就往她身上刺去。

    幸好韩雨桐反应得及时,一侧身,险险躲过了来人的攻击。

    “你是什么人?”韩雨桐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不少,看体型明显是男性的人,两道好看的眉头皱的紧紧的:“这里是私人地方。”

    男人冷冷一哼:“私人地方?那你又是主人的什么人?”

    就算看不到他此刻脸上的表情,韩雨桐也能想象得到他如今的模样。

    “用不着你来管。”韩雨桐半眯星眸,眼底全是防备。

    只是,这样的防备和刚才对着秦沂南时,感觉完全不一样。

    男人也因为她那镇定自若的表现,弄得稍稍有几分错愕。

    眼前这小丫头,看起来不过就十六七岁的模样。

    换了一般的女孩,面对这种情景,这会只怕已经吓得都要哭了。

    可她却没有,甚至,还敢和他对视。

    看到他继续拿着匕首向自己袭来,她转身本想快步离开,却还是慢了一步。

    匕首朝着她面门便袭来,韩雨桐眼看躲不过,下意识把双手挡在前面。

    “啊!”下一秒,男人的惨叫声却响彻了天际。

    韩雨桐皱着眉,把手放下,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高大身影:“秦总,你怎么……”

    “谁派你来的?”秦沂南却没理会韩雨桐,淡然看着那个被自己一脚踹在地上,吃痛呼喊的男人。

    男人用力捂住自己被踢的腹部,仰视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秦沂南,明显害怕得很:“秦、秦沂南?”

    “说!”话音刚落,秦沂南又是一脚,直接踩在男人的手臂上。

    “啊!求你、求你放了我!痛、痛!”男人脸上依旧被黑布挡着,可他额头上的汗珠,还是能清晰可见。

    “别想着挑战我耐性。”此刻的秦沂南,就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

    别说是男人,就是韩雨桐也被他的声音,吓得小心肝不自觉紧了紧。

    秦总,好可怕!

    平时对着她的时候,他的态度虽然不怎么好,可也从来没试过像现在那般可怕。

    垂眸看着痛得两排银牙用力咬在一起的男人,秦沂南根本没有半点要把腿上力度卸去的意思。

    不见男人回应自己的问题,他甚至更用力地往他手臂踩去:“说!”

    “我、我不能说……啊!”

    听着那人的惨叫声,韩雨桐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很想开口让秦沂南停下,可她却始终没那样的勇气。

    不是她假好人,而是,实在是听不得别人叫得那么惨。

    “秦少爷,求你、求你放了我吧,我也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

    “替谁办事?为什么要对这丫头下手?”秦沂南身上那股寒气,冷得能直接将人的血液凝固。

    男人一边惨叫,一边忙着解释:“这个我不能说,原本我的目标是秦少爷你,可不想刚进来就看到这丫头一个人坐在这里。“

    “又想着以我自己的能力,根本打不过秦少,所以、所以才想将她挟持住,用她来要挟秦少爷。”

    “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冒犯这位小姐的,秦少爷,你就放了我吧。”

    与此同时,带着几名兄弟的狄森,也赶了回来。

    来到秦沂南跟前,他淡淡扫了滚在地上的男人,沉声命令:“把他抓起来。”

    “是,狄先生。”几人应了一声,一人一边,轻易将男人给禁锢住。

    再看秦沂南和韩雨桐,他忍不住问道:“秦总,雨桐小妹妹,你们没事吧?”

    “没事。”见秦沂南没回应,韩雨桐立即冲狄森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