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895章 斓曦产子
    清舒练完功,取了毛巾一边擦汗一边问道:“二姑娘还没起来?”

    林菲摇摇头道:“没有。<a href="http://www.1kanshu.cc" 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要她说二姑娘真是命好,看看有谁家的大姑娘跟她似的睡到太阳晒屁股的。

    清舒亲自去将安安叫了起来,沉声说道:“从明天开始早上辰时初必须起来。”

    她每日都是卯时三刻钟起床,练半个时辰功再念书。不求跟她比,但也容许她再睡懒觉了。

    以前清舒不管她,现在突然管了安安有些受不了“姐,我又没什么事起那么早做什么啊?”

    她最喜欢的就是睡觉了,睡到自然醒最幸福了。

    清舒说道:“自然是绣嫁妆了,还有得跟祥婶学厨艺。”

    安安:……

    “姐,我到时候找个厨娘好了,至于嫁妆我慢慢绣。”

    清舒板着一张脸说道:“感情我昨日跟你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快去洗漱,用过早饭后去找找看看哪家私塾缺先生。”

    安安之前是想进女学教书的,可惜报了两家都没考中。这定亲了顾老夫人让她安心在家待嫁,她也就不想在外出教书了。

    看到清舒不容置疑的样子,安安也不敢违逆她的意思。

    顾老夫人知道后却是与清舒说道:“安安都定了亲,留在家里备嫁就好还去什么私塾教书啊?”

    “她现在也才十五岁着什么急?外婆,这事我会安排好你不用管。”

    顾老夫人不高兴地说道:“你天天忙,好不容易安安留在家能陪我说说话,你又要逼着她出去外面找差事。赚的钱车马费都不够干嘛要让安安那么辛苦。”

    清舒说道:“是不是要让安安也跟娘一样守着后宅一亩三分地上,然后跟她一样以夫为天?外婆,娘命好碰到了沈伯伯。可你能保证安安也能有这样的好命吗?”

    谭经业跟安安两个人,安安条件更出挑一些。可若安安一直这样不思进取,早晚要被抛到后头去。到那时,谁能保证谭经业不会起纳妾的心思。若是安安一点手段心机都没有,真等他变了心被卖了都不知道。

    顾老夫人觉得这话很刺耳,说道:“你要嫌我这个老太婆碍眼,我明日就回平洲去。”

    清舒说道:“外婆,你生气我也要说。我们不可能护安安一辈子,将来日子是好是坏还得靠她自己。”

    说完这话,清舒就去了衙门。

    顾老夫人红着眼眶说道:“你孩子越来越没将我放在眼里了。”

    花妈妈却是说道:“老夫人,二姑娘确实应该管束下了。不然嫁到夫家去,整日里睡到日上三竿像谭家的人知道还不得调理。至于说让二姑娘去外面做工,大姑娘也是想让她多交朋友不要局限在内宅之中,她也是为二姑娘好。”

    顾老夫人气呼呼地说道:“等小霖回来,我就与小霖一起住不跟她一起住。”

    原本是想着去金鱼胡同住了,可这几次的事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丫头脾气越来越大她是真的受不了。

    其实是清舒不是脾气变大,而是特意这么做。她怕再像以前纵着顾老夫人,安安被她影响会变成第二个顾娴。到那时,可真就是灾难了。

    花妈妈倒没再劝,而是笑着说道:“咱们就在裕德巷住着,若是老夫人得闲了咱就去大姑娘或者二姑娘那住几日。”

    “横,我哪都不去就留在这里。”

    安安去了几家私塾,可惜人家都不缺人找了一整天让安安有些沮丧,好在打探到一个号消息。

    傍晚的时候,她听到清舒回来就说道:“姐,我听说京都女学招人呢!”

    清舒看着她问道:“京都女学招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些普通的女学都考不上,京都女学更是别想了。

    “她们不是招的授课先生而是招的后勤人员。姐,我想去试一试。”

    清舒点点头道:“那你明日去报名就是,不用刻意跟我说。”

    安安面露犹豫。

    清舒问道:“有什么问题?”

    安安忖度了一番说道:“姐,京都女学这次只招三人竞争比较激烈。”

    清舒不在意地说道:“那不一定,这些年你帮着我管家对庶务颇为精通,加上又是京都女学毕业的。只要好好准备,应该没有问题。”

    安安说道:“若是公平的考试,我觉得把握还是很大的。就怕那些人找关系或者内定,到时候我考得再好也没用。”

    清舒仿若没听懂安安话里的意思,她说道:“你都没试过又怎么知道就不会被聘用?好好备考,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婆子进来说道:“姑娘,国公府送了喜讯过来奶奶生了,生了个大胖小子了呢!”

    清舒面露喜色,与安安说道:“我去看望下斓曦跟孩子,你好好在家里看书。”

    “姐,我也去。”

    清舒摇头说道:“你病还没痊愈不能去,等洗三的时候再去不迟。”

    安安前两日受了凉,虽这两日吃了药好得差不多,但以防万一清舒还是不敢让她去祝家。这产妇跟婴儿这回脆弱的时候,得特别小心。

    安安一脸忧愁地与才对说道:“我怎么感觉自定亲以后姐对我态度就变了?她不再疼爱我了呢?”

    彩蝶笑着说道:“大姑娘让你早起以及去找差事做,也是为你好。不然姑娘你日日窝在家里,不是看话本就是睡懒觉过得也太颓废了。”

    对于清舒的决定,她是双手双脚赞成的。要她说大姑娘早就该管家自己主子,不过现在开始管也不迟。

    安安横了她一眼说道:“看到我是受罪你很高兴是不是?”

    彩蝶一脸受伤的模样:“姑娘这话真是戳人心窝子,我还不是为姑娘好。不然,我跟着姑娘谁懒觉什么都不用做多舒服。”

    安安哼哼两声道:“你话比我还多。”

    清舒到了屋子就看见邬正啸正坐在床边守着,而斓曦已经睡过去了。

    “孩子呢?”

    邬正啸轻声说道:“孩子我让娘抱走了,孩子在这里万一哭会吵醒斓曦的。”

    得,这媳妇是宝儿子是草了,清舒为刚出炉的小包子鞠了一把同情的泪。

    “斓曦没什么事吧?”

    邬正啸摇头道:“母子平安,就是受了一番大罪,月子得好好坐。”

    清舒觉得有他守着,自己也没必要留下来:“我去看看孩子。”

    ps:嘟爸今早给嘟嘟穿了我的新袜子,下班回来还跟我说钱不是这么省的,鞋袜得买合身的。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