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冲击星相
    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荒山之巅。

    林云深吸口气,半响才让情绪平静下来,沉吟道“我如果要凝聚紫鸢星相的话,有什么利弊之处?”

    小冰凤纠正道“那星相并不叫紫鸢星相,也不是紫鸢创造的,它在纪元之初诞生,亘古长存,不断衍化而成,是上古年间的至尊星相之一,名为伏天星相。”

    “伏天星相。”

    林云小声嘀咕了几句,这名字还真不是一般的霸气。

    “你所看到的星相,实际上是有四幅画卷组成的,龙盘深渊、凤栖梧桐、日月同辉、还有一剑悬天。你相当于要凝结四种星相,且每种星相都极为不凡,可以轻松碾压那些所谓的超凡妖孽。”

    小冰凤神色凝重的道“其中凶险,自然不言而喻,利弊皆源于此。它很强大,可也很危险,九死一生,比七花聚顶有过之而无不及。”

    “意料之中。”

    林云神色平静,不感意外。

    风险往往和机遇并存,世间之事皆是如此,若甘于平凡,他也就不会降临昆仑了。

    “没这么简单。”

    小冰凤淡淡的道“何为至尊?自然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八方四海所向无敌。一旦凝结至尊星相,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最终都会参与到至尊间的厮杀,所走之路,将会是血流成河,尸骨如山,会遭受整个天下的敌意。”

    “这样子的嘛。”

    林云轻声自语,一时间有些怔住了。

    “你要问自己,有成为至尊的决心吗?若是没有话,还是不要凝聚至尊星相了,百分百会失败,必死无疑。”小冰凤很严肃的说道,她无暇的脸蛋,看上去极为认真。

    至尊不是某个境界,而是一种存在。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八方四海所向无敌!

    林云体内涌动得热血,有点平静了下来,他目光微凝,他有向剑之心,一往无前,至死不渝。

    可对天下无敌,似乎离的有点远了,还从未真正的想过。

    小冰凤的话,犹如当头棒喝,发聋振聩,让他闭上双目,思绪如电。

    他这一路走来,除了内心深处坚持的向剑之心外,除了想要守护自己在意的人之外,许多时候都是随波逐流,并没有主动的去想一些事情。

    可在仔细想想,他这一路走来,几乎都是血雨腥风,杀戮就从未止过。

    手中之剑,可曾愿低人一等?可曾愿弯腰谄媚?可曾愿苟活一世?

    否!否!否!

    林云心中自问自答,三个否字坚定无比,没有丝毫犹疑。

    想到此处,他的神色彻底平静。

    他这一路走来,看似随波逐流,可实际上早就走上了通往巅峰的至尊之路。

    这向剑之心,可从来都不愿甘居人后,他吃过那么多的苦头,受过那么多的罪,其实心中早就做出了选择。

    林云缓缓睁开双目,眸光中无喜无悲,唯有深邃,不可见底。

    小冰凤抬头看去,心中已经知晓他的答案,而后伸出小手一挥。

    林云扬手一招,储物袋中源源不断的星神丹飞了出去,眨眼间星神丹密密麻麻遮天蔽日。荒山之巅,没有阳光,只剩下星神丹绽放的光芒。

    轰隆隆!

    林云盘膝而坐,他心念微动,天地间立刻有数不清的星元之气涌入其体内。

    几乎是瞬间,星相境的瓶颈就被打破了,他身上气势轰然暴涨,一只脚迈进星相境。

    先来第一幅,龙盘深渊。

    磅礴星元之气仿若江河涌入肉身,林云体内充斥着无法想象的力量,犹如涌动得火山在不停爆发。

    这一天他等待很久,真正来临之时,却前所未有的平静。

    林云心无旁骛,所有的心神都沉浸其中,绘制着属于自己的星相画卷。

    两个时辰后,有画卷在林云身后徐徐展开,如万里河山一点点呈现出来。

    画卷的背景一片无尽汪洋,汪洋浪涛激荡,涌动着震颤人心的力量。浪花在拍打之间,虚空颤栗,出现丝丝裂缝,散发出让人心惊肉跳的力量。

    当汪洋大到一定程度时,即便它什么都没做,深处其中就会让人感到莫名的恐惧。

    “不对,不对。”

    远处小冰凤暗自摇头,林云没有掌握神韵,龙盘深渊的意境并不是这般。

    不过她没法出声,绘制星相只能靠林云自己。

    咔擦!

    仿佛听到小冰凤的话一般,那画卷凭空撕碎,随风而逝。

    “看来本帝白担心了。”

    小冰凤轻声笑道,神色轻松了些许。

    林云尝试了很多次,等到数次失败之后,又有画卷在林云身后展开。

    画卷中的汪洋依旧磅礴浩瀚,无边无际,涌动着无法想象的力量。可当画卷完全展开后,汪洋显得渺小了起来,画卷的中央出现了一条真龙,它的出现让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于此。

    真龙咆哮,散发出惊天动地的龙威,掀起无边大浪。

    每一道浪花都在击打着虚空,彰显着真龙之威,真龙释放出闪电和狂风,呼啸间,仿若世界末日将要来临般。

    龙盘深渊,成了!

    接下来就是凤栖梧桐了……小冰凤暗自点头,进度还算不错。

    林云的天赋悟性,比旁人想象的要强,他并没有一味的照办前人,那条真龙分明就是一条苍龙之王。

    ……

    在林云晋升星相,绘制画卷的同时。

    枯玄岛深处,一片诞生着奇花异草的山谷中,江离尘、冯章和刘青严三人守在谷外,神色谨慎。

    他们运气很不错,入岛后没有被分散开来。

    半个月后,在一处圣药的争夺中,碰上了洛花和大师姐。

    洛花和叶梓菱联手,击退各路翘楚,强势拿下了这株圣药。之后几人同时行动,运气都相当不错,眼下三人已晋升神丹。

    “大师姐的实力真的可怕啊,以往完全没有展现出来,这次入岛之后,还真是吃惊!”

    “我听人说,师姐是极为罕见的神龙剑体,若论根骨天赋,比那本宗的司空昼还强。”

    “这次若能炼化原始圣纹,师姐的实力,怕是可以和这些天命超凡媲美了吧。”

    “希望一切顺利,不要出什么波折吧。”

    三人巡视四方,神色都显得很小心,不敢有丝毫大意。

    此次入岛他们三人得叶梓菱照顾,才这般顺风顺水晋升到神丹之境,可都真心希望叶梓菱可以炼化原始圣纹。

    山谷深处。

    叶梓菱和洛花并肩而立,在前方十里之外,有一株古老的撑天大树。灰雾弥漫,隐隐看去,雾气中蕴含着极为厚重的雷霆之力,而那古树表面则烙印着恐怖的纹路,透着无尽危险的气息。

    这是一颗诞生有原始圣纹的天雷树,它还很幼小,可已足够强大。

    “你确定不需要原始圣

    纹?”

    叶梓菱看向洛花道,这片山谷是两人同时发现的。

    如果对方想要,叶梓菱可以让出去。

    “你有神龙剑体和雪曜世家的血脉,这天雷圣纹很适合你。”

    洛花坦然道“你尽管炼化,我会替你护法。”

    “为什么帮我?”

    叶梓菱轻声问道。

    “如果林云在此地炼化原始圣纹,你也会替他护法吧?”白纱斗笠下,洛花清脆的声音悠悠传来。

    “自然。”

    叶梓菱不假思索道。

    “如此就够了。”

    洛花笑了笑,很平静。

    叶梓菱稍稍一愣,半响,她颇为冷艳的脸上,轻声笑道“必须要说下,你和我想的不一样,我起初以为你是荒古域圣者世家的弟子,对你其实有很多偏见。”

    因为圣剑峰的存在,浮云剑宗长期有圣者世家的弟子慕名而来。

    这些人对浮云剑宗没有归属感,不管有没有表现出来,内心深处都高人一等。许多时候,还有些登徒浪子,自命不凡的骚扰叶梓菱,让她这群人敌意很深。

    可这段时间和洛花在一起的经历,她发现对方身上,有许多她很喜欢的性格。

    虽说冷了些,可相处起来没有半点不愉快的地方。

    她应该出身名门,实力强大,她很骄傲,可却并不骄纵。唯独一点不好,始终少言寡语,对许多事物都兴趣寥寥,不管如何亲近,都有些距离存在。

    好像除了林师弟之外,她真的什么都不在意。

    “我知道,我来浮云剑宗只是为了等他,圣剑峰只是随便看看。”

    洛花随手摘下一朵花,放在手中把玩,她白皙的手腕带着紫色的冰凤手链,与手中奇花相得益彰,甚是美丽。

    “你和他很早就认识了?”

    叶梓菱好奇的问道,见对方点了点头,追问道“既然如何,为何还要带着面纱,难道你不想让他知道你是谁吗?”

    这是叶梓菱,无法理解的地方。

    她不太懂男女之情,葬花公子和林云,她都需要很长时间分辨出,前者是爱慕,后者是知己。

    知己难求,可终究不是爱情,喜欢与喜欢是不一样的。

    可她很聪明,她看得出来,林云很喜欢洛花,从他眼神中可以看见火花和光芒。她很确信,叶梓菱同样如此,且丝毫不比后者少。

    “他做了一些事情,让我很不开心。”

    洛花声音清冷,将手中之花尽数捏碎,等她张开手时。碎裂的花屑,像是蝴蝶般翩翩起舞,从其掌心释放出去。

    叶梓菱心中暗自笑了声,她大约能猜测,林云做了什么事。

    以洛花的性子,除了招惹其他女人之外,恐怕很难真正有什么事情让她生气。

    不过明明都很生气,却还带着白纱斗笠遮面,暗中维护着林云,洛姑娘也没有那般高冷。

    好像……还蛮可爱的。

    叶梓菱抬头看了眼洛花,在心中偷偷说道,不过这话可不能当着洛花的面说。

    闲聊片刻,叶梓菱开始降服天雷古树,此树对她意义非凡。一旦出了枯玄岛,在想要寻到原始圣纹可就有些麻烦了,她的神龙剑体和雪曜花血脉,都很急需这一道原始圣纹。

    天雷古树很难对付,不过有洛花替她护法,倒是可以安心许多。

    二女之间的关系,悄然间增进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