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嚣张重生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 第251章 朕对不起你
    他、、他应该是洛王爷?虽然我没见过洛王爷,但是这张脸与齐宇轩太像了,只是年纪看上去要大些,我一阵晕眩。

    如果他是洛王爷,那晴儿……

    脑中一阵发黑,我就这么晕倒在太后的慈安宫。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昭阳殿,小福子竟然在我身边。

    “容儿,你怎么了?”小福子看着我忧心的问。

    “我、、我没事?”脑中现在还是一片空白,但是很快,晕迷前的事就慢慢的回到脑中。

    “放心吧,这里没有人。”小福子指了指门道。

    “小福子,我要出宫,你一定要帮我,我知道他是谁了?”我抓着小福子的手焦急道。

    假皇上是洛王爷,那齐宇轩必定也是一伙的,还有大哥,我脑中极乱,我只知道皇上肯定有危险,如果让齐宇轩找到皇上,那皇上的计划只怕要前功尽弃了。

    “这个时候只怕不行。”

    小福子极为难道。

    “小福子,你一定要想办法,越快越好,你先找个宫女替我,而且不能让他察觉,我一定会在天亮前回来的。”我心急道,我要出宫,我要告诉皇上。

    “你先休息,容我想一想,去安排一下。”小福子咬着唇迟疑道。

    “嗯,有劳福公公了。”

    我的心空荡荡的,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但是如果这个人是洛王爷,那一切就能解释清楚了,只是齐宇轩呢?

    想到齐宇轩的两次相救,就像是两把bi shou扎在我的胸口,这两次莫不是事先就安排好的,而目的就是为了要套出皇上的下落。

    幸好,幸好老天有眼,让他们离开了京城,这个时候,我的心已千疮百孔,我只想尽快将真相告诉皇上。

    晚上,子夜时分,伪装皇上的洛王爷睡下后,我悄悄起身,小福子已在宫门外等候,我将面具取下,交给他身旁边的一位女子。

    “麻烦你了,我尽量在天亮前回来。”我向女子道。

    “嗯,我们赶紧走,时间紧急,耽误不得。”小福子点首,催促道。

    跟在小福子身后,用纱布将头包起,小福子将我送至御膳威望前。

    “娘娘,一会,你同宫外收泔水的车一道出去,估计明天早上是无法进宫了,明天晚上,你早些在宫门处等待,再随这车进宫,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被人发现,否则不但前功尽弃,还会害了皇上的大事。”

    小福子叮嘱我道。

    我点首,这些道理我当然明白,如果我现在不出去,皇上只怕更危险,虽然皇上说大概猜出来这个伪装的人是谁,但是万一猜错呢?

    更何况齐宇轩与大哥已经去找他了,万一中途折返,万一见到皇上了……

    我不敢再往下想,只是紧张的等候着,大约等了半个时辰,才见马车声由外响起。

    小福上前与人说清楚后,拿了身有馊臭味的衣服让我换上,可是我闻着就犯恶心,又如何穿得下。

    别说这衣服了,只是这泔水味,我闻着就想吐。

    “娘娘,这也是没办法,你这样如何出宫。”小福子急道。

    “我也不想,但是我有了,这是正常的孕吐,小福子,你再想想办法。”我急道。

    他急,我更急,怀孕的人本来就对气味敏感,更何况这么恶心的味道。

    “你等等,我去厨房拿些姜来。”

    小福子说着直奔厨房,他拿来姜后,让我含在口中,这样一来果然好多了。

    而这时泔水也都装好了,他们准备离开了。

    “娘娘,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让人看出破绽,见到、、见到主子后,记得转达奴才的话,奴才会一直等着主子的。”

    小福子握着我的手,郑重交代道。

    “小福子,谢谢你。”对于小福子,我真的很感动,如果皇上能顺利回宫,他的功劳将是最大的。

    我在小福子的目送下,跟着宫外收泔水的马车一道离开了宫门。

    马车出了宫门,心里一下子就忠实了,感觉好像突然离皇上近了。

    我到酒楼的时候,天快亮了,酒楼还未开门,我上前去敲门,应门的看见我,立即将我拉了进去。

    “娘娘,您怎么来这了,公子与皇上皆不在这里。”掌柜的将我拉进屋内道。

    “不在,那他们去哪了?”心极度的不安,莫不是皇上准备行动了?还洛王的爪牙已经找到皇上了?

    “娘娘出宫有急事?”掌柜的看着我问。

    “是,很急,要不我了不会冒死出来了,掌柜的,你能带我去见皇上吗?”我焦急道,见不到皇上,心里总是七上八下,脑子里也爱胡思乱想。

    “娘娘,您先到后院稍等,奴才去套马车。”掌柜的看了我一会,很镇定道。

    我们离开酒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这个时候不免又有点担心宫里,不知小福子是否安排好了,也不知那个替代我的人有没有被洛王发现。

    马车大约走了半柱香的功夫,总算停下了。

    “娘娘,请下车。”掌柜的车帘向我道。

    敲开门,开门的人我并不认识,我在想,这或许又是岳钊的一处住所吧,很难想象,竟然有如此大的势力,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皇上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雪儿,你怎么出宫了?”接到禀报的皇上走出来看到我的时候又惊又喜的问。

    “皇上,臣、、、臣妾知道那个、、淫贼是谁了?”看到皇上我就想哭,我含泪扑进了皇上的怀中。

    被皇上抱在怀里,受伤的心一下子得到了安慰,我紧紧的抱着他,真的好怕,不知道这次见过后,下次见面又会是什么时候。

    “贵妃娘娘,您是否知道那个冒充皇上的人是谁了?”岳钊或许是等得急了,在我抱着皇上嘤嘤哭泣的时候,他开口问了。

    “是,他应该是洛王爷。”我微侧过身向岳钊道。

    “齐正?”皇上惊愕道。

    “皇上,臣妾没见过王爷,但是臣妾看到的那个人与齐宇轩长得有七八成相似,而且从年龄上看,他应该是齐宇轩的爹。”我看着皇上,并不是太确定。

    “那应该是洛王没错,只是、、朕想不透。”皇上极纠结道。

    “皇上,臣妾也想不透,但是臣妾却是亲眼看到的,他真是猪狗不如,他、、他竟然玷污了晴儿、、、”

    想到齐正对晴儿所做的一切,我就恨不得喝他的血,他表面上是收养了晴儿,可是却做着如此肮脏的事。

    “雪儿,世事没有完美,只是苦了晴儿,这些年,她的一颗心都在齐宇轩身上,如果她知道冒充朕的人是洛王,只怕会害了她,雪儿,这件事你一定不能让她知道。”皇上紧锁双眉,叮嘱我道。

    “皇上,你有没有见到齐宇轩?他是不是也与洛王一起合谋的?”想到齐宇轩,我急问。

    齐宇轩与大哥在一起,如果齐宇轩是奸的,那大哥?

    “没有证据,朕不能胡乱猜测,明天张仁杰就会回京,我相信他应该会给朕答案。”皇上脸色凝重,显然对齐宇轩他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我很矛盾,对齐宇轩的感情,我连自己都说不清楚,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恨他的,可是他救了我两次,好像在那之后便慢慢的转变了。

    “娘娘,草民已经派人查过了,你大哥当年并没有幸免于难,那个人就如同洛王爷一样,只是假冒的。”岳钊在此时突然道。

    其实我心里已经有底,但是我仍然不愿相信,我们梅家难道真的只有我与晴儿了吗?如今晴儿又被恶贼玷污了,我要如何向九泉之下的爹娘交代?

    “雪儿,别难过,朕答应过你,一定会为你们雪家沉冤得雪的。”凌霄用大手拭泪道。

    “皇上,臣妾早就知道,可是那些日子,他与齐宇轩在一起,他真的很照顾我,臣妾在心里真的当他是大哥了,还有齐宇轩,他一而再的救臣妾,臣妾……”

    “娘娘,您不要被那表相所蒙蔽了,或者从头到尾,那都是他们设的一个局,一个阴谋,难道娘娘不曾想过为何两次都是他救你吗?他们一定是为了从您口中得到皇上的下落。”

    岳钊似乎对齐宇轩有成见,他已经不止一次说这样的话了,虽然我心里也没底,但是我还是希望齐宇轩与他爹不是同谋。

    “好了,岳钊你去安排一下明天张仁杰进京的事,雪儿一夜未睡,让她先休息。”

    皇上扶着我向岳钊命令道,我此时的心里乱糟糟的,自我入京到现在,似乎就一张无形的大网将网着,我走不出,逃不掉。

    皇上送我入房,虽然一夜未眠,但是我却无法入睡,月事迟了好久,我不知道这个时候应不应该与皇上说。

    “雪儿,是不是害怕?”皇上见我一直看着他,掀起被子,和衣在我身边躺下,并将我将我圈在胳膊中。

    “皇上,我、、我那个好久没来了?”虽然有些担心,但是我还是决定告诉他,他是孩子的爹,有权利知道。

    “那个、、哪个?”皇上一开始并没明白,反而疑惑的看着我。

    看他那个样子,我娇羞的推着他道:“讨厌,就是那个,上次、、上次我怀……”

    “雪儿,你有喜了?”这次不待我说完,他即惊喜的抓起我的手道。

    “可能是,因为在宫里不方便,我并没有让大夫看。”

    我坐起来,看着一脸喜色的皇上,轻轻点首,应该是有了吧,只是在这个时候,我有些担心。

    “我们这就找大地,来人,快来人、、”皇上惊喜的唤着,见有人推门进来,立即命人去请大夫。

    “皇上,他也知道了。”我不无担忧的向皇上道,那天若不是淫贼提醒我,我还想不到。

    “他、、齐正知道你有了朕的骨肉?”皇上惊愕的问。

    我点首,“那天臣妾有些反胃,然后、、”

    “他知道没有对你下手?”皇上疑惑的看着我,让我的心抖了下。

    “没有。”我立即摇首,哭着向皇上道:“那天他本来要侵犯臣妾,但是臣妾抵死不从,他就伤害了昭阳殿的所有宫婢,而且……”

    我哭着将齐正的恶行一一说与皇上听,包括他与太后苟且的事。

    “雪儿,你不能再回宫了,这是朕唯一的孩子,你若再回宫,他必定不会放过你与孩子的,你不能再回去了。”

    皇上听后,紧紧的将我抱在胸前,好似怕失去我似的。

    “不行,臣妾答应了小福子,今晚一定会回去的。”我摇首哭道。

    从心理上说我也不想回去,但是我又必须回去,我回去小福子他们不会受牵连,我若不回去,齐正必定有所察觉,那样不利于皇上。

    “不行,雪儿,臣担心,臣不能再失去你与孩子,你不能再进宫。”

    皇上紧抱着我,我哭着,我也不想离开皇上,但是我不能害了小福子,更不能害了那个代替我的姑娘。

    大约一个时辰后,终于请来了大夫,经过大夫诊脉,确实已经有一个半月的身孕了。

    这下皇上更不要我走了,眼看天已经黑了,我得赶紧走了,要不晚了,就赶不上了。

    “雪儿,你不能回宫,朕不让你走。”皇上孩子似的抱着我,硬是不让我离开。

    “皇上,我去了才能稳住齐正,如果我不回去,他必定有所防备,皇上要夺回皇位就难了,更何况还有太后助他。”

    我苦口婆心的劝道。

    “雪儿,你若回去,他必定会拿你与腹中的孩子来要挟朕,朕同样会受制于他,相信朕,朕一定会拿回自己的东西,决不会让他再继续为恶,相信朕,别回去。”他紧紧的搂着我,说什么都不肯放我离去。

    “皇上,您的担忧固然是正确的,但是娘娘说的也没错,娘娘在宫中,齐正才会更有恃无恐,他的警惕心放下了,我们的胜算才会更大。”

    岳钊走过来劝道。

    “闭嘴,如果是你,你会将自己的妻儿送入虎口吗?”皇上朝岳钊怒吼道。

    “为了天下百姓,我会这么做,而且我会选择相信我的妻子。”岳钊看着我首非常肯定道。

    “闭嘴,朕不听,不听,朕是皇上,朕若是连自己的妻儿都保兴离不开,朕还做这窝囊的皇上做什么?”凌霄吼着,我忙捂住他的嘴,虽然这是私宅,但是万一惊动了外人,那可是相当危险的。

    “皇上,请相信臣妾,臣妾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我们的孩子,更何况宫里还有小福子在,臣妾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轻轻挣开皇上的怀抱,柔声安慰道。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我自己也同样很害怕,但是为了今后的幸福,纵然有危险,我也得去。

    “雪儿,朕对不起你。”皇上再次将我抱入怀中,哽咽道。

    “我们是夫妻,夫妻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共患难才能体现出夫妻的感情,待皇上回宫后,臣妾不求别的,只求皇上每晚陪伴在臣妾身边就够了。”我含着泪道,这些日子我真的怕够了,希望皇上回宫后,每个夜晚,我都能安心的睡在他的怀中,每天清晨醒来,就能看到他,这样我就知足了。14百度一下“嚣张重生妃:王爷,我要休了你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