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873章 嫌疑人的忏悔
    次日上午7点,特调组办公室内。

    “不会吧?”崔丽珠看着被撕成两半的《鬼王录》,满脸惊疑地向赵玉问道,“老大,你这是走火入魔了还是怎么着?干嘛要撕书啊?”

    “嗯……这个嘛……”赵玉假装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说道,“看过《鹿鼎记》吗?韦小宝把《四十二章经》给撕了,结果发现书里隐藏着大清龙脉宝藏?”

    “我尼……”崔丽珠差点儿吐出脏字,赶紧咬住嘴唇说道,“原来,你真是走火入魔了啊你?这《鬼王录》太邪门了,可不能看了,撕了也好!”

    “组长……”曾可一脸懵圈地说道,“我们有技术科,如果你觉得书里有问题,你可以找专业人员处理啊?这可是证物,你怎么能把它撕了呢?”

    “哼,”赵玉老脸通红,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撕书是因为吓的,只好穷横穷横地说道,“撕就撕了,怎么着吧?省得妖书害人呢!”

    “……”组员们面面相觑,甚为尴尬。

    “对了,”赵玉赶紧转移话题,“昨天晚上,张灵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已经锁定了嫌疑人,知道米柔孩子的生父是谁了?现在到底怎么着了,这都过了一晚上了,怎么还没消息?”

    “哦……哦哦……”冉涛赶紧说道,“刚问过了,人已经抓住了,正在押送回警局的途中!”

    “嫌疑人名叫王元飞,”曾可说道,“是王茂生五叔家的独生子,2014年来安都打工,在朝岭区一家私人会馆上班,负责安保和打扫卫生还有其他杂活……”

    “张队长查过了,”冉涛附和,“王茂生家族里,这个王元飞是唯一一个在安都生活的,所以,他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不过,他前不久辞职了,去了凤屏县投靠亲戚,张队长连夜赶过去抓住了他,所以押送回来需要点时间……”

    “私人会馆……”赵玉问道,“谁的?”

    “注册的法人叫齐胜,但是,实际拥有人,应该是某个富豪!”曾可回答,“但绝对不是沈文滨的。”

    “哦……”赵玉点头,“或许,王长坤所说的舞会,就是从这里进行的!看来……这个人的嫌疑还真是不小……”

    “打扫卫生……”崔丽珠表示不解,“米柔怎么会跟一个打扫卫生的生孩子?

    “是她没眼光,还是……

    “哎呦……”崔丽珠咯噔一声,急忙冲赵玉提醒道,“老大啊,赶紧给张队长打个电话吧!我觉得,这件事有点儿邪门,可千万让他们看好了这个嫌疑人,别让他有什么闪失啊?”

    “嗯……”赵玉琢磨了一下,感觉崔丽珠说得在理,如果这个王元飞真的是米柔孩子的生父,如果鬼王案另有厉害真凶的话,那么这个王元飞必然有危险!

    于是,赵玉赶紧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谁知,电话抄起来之后,却率先响了。

    嗡嗡嗡……震动和昨晚一样,赵玉竟然条件反射般地打了个哆嗦,差点儿把手机扔出去。

    “不会吧?”崔丽珠捂嘴,“老大啊,你没事吧?”

    “去去去……”赵玉一秒恢复镇定,按下了接听键。

    “喂,赵神探啊,人已经带回来了,”电话里赫然传来了张灵队长的声音,“采集在抓他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我现在直接把他押审讯室了啊!”

    ……

    五分钟之后,审讯室隔壁的监听室内。

    赵玉拿着一份关于嫌疑人的资料,正在认真查看。

    这个王元飞的履历比较简单,家境贫寒,高中辍学,进城务工,今年只有24岁,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经历。

    赵玉看过文件,反而对资料上的签名产生了兴趣,指着签名问道:“玩飞?啥意思?”

    “别逗了老大,”冉涛指正,“是王元飞,这家伙写得太草了!”

    此言一出,监听室内的所有警员全都忍俊不禁,发出笑声。

    而正此时,嫌疑人已经被带进了审讯室,通过单面玻璃,众人可以把这个王元飞看个一清二楚。

    “啊!?”

    结果,第一眼看过去,赵玉等人竟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崔丽珠瞪大了眼睛,“这家伙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赵玉上前几步,鼻子已经碰到了单面玻璃,他亦是惊讶地看着嫌疑人说道:“这家伙,跟沈文滨……好像啊……”

    果不其然,但见嫌疑人王元飞的确和沈文滨长得很像,尤其是看侧脸的话,几乎是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王元飞比沈文滨要矮几公分,而且略胖一些。还有,现在的王元飞战战兢兢,哆哆嗦嗦,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怎么回事?”崔丽珠惊疑说道,“这个人……和沈文滨是孪生兄弟?”

    “别瞎说……”曾可说道,“DNA全都验过,没有半毛钱关系!”

    “那……”说到此,众人一起把头扭向了审讯室方向。

    “王元飞,知道……为什么抓你吗?”审讯室内,张灵队长端坐在嫌疑人面前,威严地喝了一句。

    王元飞打了一个冷颤,把头摇得好似拨浪鼓。

    “哼!”张灵冷哼一声,当即把米柔的照片扔到了他的面前,问道,“你仔细看看,认不认识这个女人!?”

    “啊!?”当王元飞看清楚了照片上的女人之后,又猛地颤了一下,竟然身子下滑,双膝着地,跪在了张灵面前,嚎啕大哭道,“警官啊,我知道错了!呜呜呜……

    “我有罪,我有罪啊!呜呜呜……

    “我……我……”王元飞泣不成声,崩溃般地说道,“我是一时鬼迷心窍,见色起意,我……我错了……呜呜呜……”

    本来,张灵准备得挺充分的,可突然被王元飞这么一哭,他也不由得乱了阵脚,不知如何是好?

    看了半天,他才再次喝道:“你……你先起来,起来说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呜呜……”王元飞并没有起来,而是擦了一把鼻涕说道,“她是不是叫米柔啊?我是后来看报纸才知道的,我……我没想到……会变得这么严重啊?”

    “能捡重点说吗?”张灵郁闷地督促道,“她的确叫米柔,你是怎么认识她的?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咯噔……

    王元飞再次浑身一抖,竟然身子一躬,给张灵磕了个头,再次嚎啕大哭道:“作孽啊,作孽啊,让我死了算了,我该死,我该死,是我害死了她……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