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最佳咸鱼翻身系统 > 第634章嫡庶之争灭亡战(5)
    臧师爷看郑长河满脸的疑惑,这是不知道他家失窃他不知道他是不信。

    真是一个小人,难道是怀疑王爷?

    真是岂有此理?这个男人戏演的过分。敢怀疑王爷的神态来对付王爷,自然是太狡诈了吧,根本就是他藏了全部财产,怕王爷对他索要,敢这样对待王爷,他是活腻了!

    臧师爷再也没有谈话的兴趣,说了一声:“我还有事”就匆匆冲出去离开了这里,给七王爷去报信儿。

    “王爷,那个小子为了掩饰他的行径,竟然要表现的怀疑王爷。”臧师爷气愤不过,脸红脖子粗的对七王爷谈论郑长河的阴险表现。

    “嗬!那么明显吗?”七王爷到感起兴趣来。

    “很明显!这小子就是把王爷当贼了。”臧师爷愤慨:“王爷没有得到他一文的回报,竟然搞这样的恶作剧。”

    “没想到这人没有一点儿出息,只会害人的一码事,没有一分的长处,就让他自生自灭吧,他真的是演戏,就让他继续演下去,他不是说财产丢光了吗?那就让他吃糠咽菜吧,不久就知道他是装的还是真的?”

    臧师爷只是跟七王爷汇报,郑长河的财产也是得不到了,臧师爷恨极了郑长河,可是他也不能决定对郑长河怎么样?

    他没有那个权力也没有那个本事。

    郑长河的财产七王爷是不能得到了,不管郑长河是装的还是真的,七王爷眼一时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只有等机会。

    如果是真的丢了,谁有那个本事?盗走那么多财产连家底都曝光了。

    安定侯府已经乱做一团,找不到盗贼,胡氏还被郑长河打个半死,胡氏不能起炕了。

    熊嬷嬷和大丫环都死了,伺候胡氏的几个丫环都消极怠工起来。

    胡氏的饭菜从十几个也变成一个水煮的烂菜,没油拉水的,加上上火憋气心疼财产,就算彻底的趴下了。

    别说饭菜难吃,就算山珍海味她也是不能下咽。

    自从她进门,她也没有受过这样的罪,以前郑秋月的母亲掌管侯府,她是一个厚道的人,从来就不苛待哪一支,郑长河是庶子,庒氏从不分嫡庶,待遇都是一样高。

    胡氏做梦都想夺掌家权,可是老夫人活着的时候她也没有敢杀人害命。

    等老夫人去世胡氏欺负庒氏忠厚,野心就迅速的膨胀。

    日夜惦记掌家权,郑长林还活着,她就想弄死庒氏。

    一再的寻找机会。

    郑长河的心思深沉,郑长林是武人,他也就练武,蓄谋已久想把郑长林取而代之,谋杀死郑长林,他已经谋划十多年。

    竟然在郑长林的军中安插他的人,就等有战争的机会,让郑长林为国牺牲。

    给他赚郑家更上一层楼的前途,他要继承爵位。等了十几年终于有了战争,他的人就发挥了作用,暗箭杀了郑长林。

    因为七王爷要利用郑长林增加夺嫡砝码,让郑长河劝说郑长林,郑长河没有办到,七王爷就让他暗杀郑长林把爵位传给他。

    他本来就要干了,七王爷许了他的侯爵,他能不拼命吗,真的就把郑长林杀了。

    现在财产彻底报光,胡氏还是舍不得寻死,报仇找谁去报?郑长林一家几口没有一个出气儿的,谁偷了她的财产?她怎么能找到?

    怎么还能好呢?

    侯府还有上千亩地呢,还有铺子,可是能值几个钱?

    胡氏一宿就像伍子胥过韶关,头发白成了雪。

    后不后悔?她是不会后悔的,天生就是好抢夺的本性,她会算账,不抢不夺,分家出去,他们也就只能得一部分财产,侯府根本就不是他们的。

    实际老太太去世后,郑长林就应该把郑长河分出去,给他点儿田地银钱铺子。

    就是让他维持生活,侯府和财产都是嫡子的。没有他们多少。

    他们夫妻怎么会认命?都是那个爹做出来的,怎么就这样不公平?

    就是那个制度,不服行吗?可是他们谋夺一切成功了,安定侯府成了他们夫妻的,爵位也成了他们的。

    他就是想不明白怎么就失窃了,一宿让他们失去一切,落得一无所有,谁有这个本事?只有七王爷吧?

    他有高手如云,想灭谁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是他干的是谁干的?

    不但郑长河这样怀疑,胡氏更是疑心重的女人,当然的就怀疑七王爷,因为臧师爷几次点化郑长河要出血给七王爷,郑长河装不懂。

    七王爷就来了这一手儿吧。

    也怪不得郑长河夫妻怀疑,七王爷真的是值得怀疑。

    七王爷为了夺嫡,正在筹集钱财,不择手段,拼命敛财。

    这么巧,七王爷就背了这个大锅,他不背谁背?谁叫他害郑长林的。

    安定侯府彻底瘫痪,连下人的月钱都开不出来,欠下了下人几个月的账,千亩地的收成下来还早呢,铺子的掌柜看郑长河穷的穿不上裤子了,就开始算计铺子的收入,收入一下子就减了大半。

    有利可图谁不干?傻子才对这样的主子真心。

    蔺箫附体的胡氏的女儿郑宝月,天天昏迷不醒的还能出气儿,晚上入寝后,蔺箫就探消息。

    白天就让郑宝月像个死人儿。

    今天晚上蔺箫去了七王爷府偷听,已经大坐坐了,七王爷的书房还是灯火通明。

    臧师爷正跟七王爷闲聊,让蔺箫听了正着,七王爷说道:“臧师爷你说郑长河说的郑长林那个女儿已经死了,说是给郑宝月看病的路上遇到了郑秋月冻死在一个破庙里,真的假的。”

    “说是胡氏说的,郑长河也没有看到,胡氏说那个丫头逃跑几个月了,正好在破庙里遇到她的死尸,谁知道是真是假,这个我们不要理会,一个小丫头活着也报不了仇。

    其实我们就是不让他杀郑长林,她也不会放过郑长林的,军队里的人是他十年前就安插进去的,只是和我也的意志巧合了,让他得了便宜,成了侯爵,如果没有王爷对他好,一个庶子能继承侯爵吗?

    他这个没有良心的,还制造假象蒙蔽王爷,转移了钱财,真是够黑心的,知恩不报,这样的白眼狼,王爷还要保他的侯爵吗?”

    七王爷眼里闪过尖刀子:“侯爵?他配吗,杀兄夺爵,狼子野心,禽兽不如,很快他就会得到报应!”

    “王爷!对待这样的人就不能有情义。”臧师爷欢喜说道,如果把安定侯府灭绝,千亩良田,二十多铺子就是他臧师爷的战利品。

    这帮家伙是真贪,一个鼠须的师爷贪心也是这样大发。

    臧师爷心里想着好事,脸上就得意起来,兴奋已极,心里乐滋滋的,他要发财了。

    臧师爷很快就大转了话题,谈论太子去江南赈灾的事。

    “探清没有?太子何时启程?太子救灾可是一百万两雪花银,我们务必顺利到手,不能有失,记住消息严密封锁,不能走漏一点儿风声。”

    “是!王爷!”臧师爷信誓旦旦的说道:“这样大的事,关系王爷的江山社稷,怎么能走漏一点儿风声呢,百分百的成功,那是国库三成的钱,我们务必到手,走漏了一点风声就是万劫不复,怎么能疏忽。”

    七王爷说道:“严密的布置,日子准不准?”

    “准的,那个窝囊的人身边是王爷的亲信,还探不准吗!”臧师爷得意的说道,满脸的红润,鼠须颤抖抖的,满脸的激动。

    “真得小心,他也不是傻子,不要轻敌,他也不能不防着我。”七王爷眼里闪过贪婪,一百万必须是他的,管它是什么钱,管它死多少人,他的大业才是第一,这次夺得一百万,太子就彻底的完了,丢了救灾款,能不是死罪吗,就是他是太子死不了,也是终身囚禁。

    他这辈子就别想好了,等着自己登基后就杀了他。

    如果这次既得了钱,再杀了太子,就是完美的大计,也是天助我也!

    七王爷在打着美丽的算盘:“在哪个地方设伏?”七王爷急着问。

    “太子还有十天走,在牛头山最险峻最凹的鸭嘴谷设下埋伏,高手五十,绝对跑不了他们!”臧师爷的计划已经完美,说的板上钉钉,肯定得很。

    “呵呵呵呵呵!”蔺箫大喜,这样重要的消息还是泄露了出来,隔墙有耳,这不是隔墙的问题,正好让她听了正着,他们绝不会发现她,故意布迷阵的。

    看他们志得意满的德行,蔺箫就来气,主谋害死郑长林的就是七王爷和郑长河,要为郑秋月报仇,就得杀了这俩阴谋家。

    蔺箫没有立即走,继续听他们的算计,听声真好,什么秘密都能听到,要是自己没有这一趟,太子绝对会让郑长河算计死。

    臧师爷和七王爷研究到深夜,把抢劫赈灾款计划的严严实实。

    蔺箫把他俩的话录了音,等这俩散了,蔺箫就进系统把他们说的话全部誊录下来,装到一个信封里,蔺箫的笔迹虽然不能暴露,可是她还是用了打印机的古文,料想太子是认识的。

    蔺箫对这个七王爷很是瞧不起,他是个什么东西?想劫持赈灾款,他这是在杀人命,这些银子能救多少人命,这个货胆敢抢劫连着害太子,心思太歹毒了。

    不惜拿人命开玩笑,为了自己的私欲不顾百姓死活,这样的人做皇帝,就是天下百姓的灾难。

    想弄死郑长河是件容易的事,整死他就得了。

    这个混蛋王爷也是必须死的。

    蔺箫顺手牵羊,把七王府的财宝往系统里收,什么账房的钱,私房钱,所有的钱,都被蔺箫搜刮光了,等着他和郑长河一样的反应吧。

    哈哈哈!蔺箫心里这个痛快,就要快速的给郑秋月报仇。

    蔺箫迅速到了安定侯府,就先把郑长河弄死吧。

    想想得让他先把罪受够了再死。

    对对对!就是得让他狠狠地受罪。

    系统想要什么都有,蔺箫也不想教育这样的人,只能让他感染病毒。

    把系统里实验室的艾~滋~病病毒给他注射进去。

    蔺箫觉得这种病不会传染穷苦百姓,传染那些有钱人是肯定的,这个古代人死那些有钱有势的才是天理,就是传染也是传染那些花~街柳~巷的窑~姐儿,还有那些贪图富贵给人做妾的贱~女人。

    那些个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们,让他们受罪才好。

    好人家的儿女是传染不上的。

    那些个想左~拥右~抱~睡~尽天下女人的贱~男活该传染。

    蔺箫先为郑秋月出了口气。

    觉得这种病毒不会大面积传染,不会伤及百姓,百姓穷,没有钱进花~街柳~巷,郑长河传染给那些个卖~身的女人,就会传染那些花花~公子。

    总之正经的百姓和穷苦人是不会去郑长河去的那个地方的。

    被传染的人都是活该的,死有余辜。

    先给胡氏来个打击吧,蔺箫就不住在郑宝月的身体里了,次日早起,郑宝月就彻底到没气儿了。

    伺候她的丫环发现了郑宝月僵硬的身体早就冰凉了,不由惊叫连连,惊悚的叫声,震撼在安定侯府。

    几个丫环都吓坏了,小姐死了,她们还有好吗?胡氏岂不让她们殉葬?

    几个丫环都吓尿了,惊悚的哭声冲破了天际,胡氏过来,看到女儿真的死了,对几个丫环恨极了,吩咐人把四个丫环打死。

    几个丫环吓得几乎气绝,几个婆子凶神恶煞的抓四个丫环。

    院子里放了四个条凳,几个丫环被绑在凳子上,行刑的婆子膀大腰圆,满脸的横丝肉。

    嗓门粗壮,没有一点恻隐之心,恶狠狠地举起大棍子往几个人的腰上砸。

    往腰子上这样砸,岂不几下子就断气了,打掉了腰子还能活吗?腰子是随便打的吗。

    她们这是执行胡氏的命令是要几个丫环死的快。

    几个丫环还那么小,虽然跟着郑宝月胡作非为,可也不致死,胡氏真的是极狠,你女儿死了就让别人陪葬,拿着人命草菅,作恶真是到了极点。

    几个婆子个个像母夜叉,就是往死里打,大棍子下去两下,就一个闷哼不能出声了,蔺箫一看她要是不解救,一个也活不了。

    都是十五六的姑娘,就这样死了她们也是够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