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寒假计划
    有了监考官们的警告,绿谷中的秩序顿时井然了许多。

    只不过站在郑清对面的安德鲁·泰勒仍旧满脸不甘的看着他,这让郑清在与辛胖子搭话的时候,不得不分出四五分的精神,警惕那位狼崽子可能的阴招。

    他可一直没忘记,以前某节实践课上,安德鲁籍握手的机会,用戒指扎破自己的手,窃取他血液的事情。

    “为什么你刚刚说今天会有很多人进校医院呢?”郑清对辛胖子重复着之前的问题,眼神却自始至终钉在泰勒家那只小狼崽子身上“我觉得大家的交手都很有节制啊。”

    他指的是已经完成实践考核的几对一年级学生。

    九有学院毕竟不是星空学院,学院对学生们实践能力的要求也非常宽松,只要能够安稳的举起法书,正常释放出魔法,便算得上成功了。

    就像刚刚进行考核的几对学生,彬彬有礼的鞠躬、你来我往、一招一式一板一眼,看上去颇有古时君子之风——相对于星空学院的粗暴直接以及猎场上的不择手段,这种实践考核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非常有节制了。

    听到年轻公费生的疑惑后,辛也没有藏着掖着。

    “哦……我忘了。”胖子懒洋洋的翻着自己的法书,手指时不时从他空白的手腕上滑过。

    正常情况下,他的手腕上应该系着一块空间腕表,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美味零食。由于考试的缘故,所有的空间装备都被监考官们统一收走了,但长期养成的习惯并不是那么容易克服的。

    胖子总感觉自己手腕上还系着那块腕表。

    “嘎?!”郑清扭过头,一脸诧异的看向胖子“你忘了?你忘了是几个意思?”

    “忘了就是说……我忘了刚刚说那句话的理由了。”胖子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法书,语气中丝毫没有回答不出问题的窘迫,反而显得理直气壮“这种事情挺常见的,不是吗?”

    转眼忘事这种事情确实挺常见的,只不过健忘到这种地步,还是令郑清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你确定你这里没有什么毛病吗?”郑清抬起胳膊,屈指敲了敲太阳穴,示意大脑的位置,同时猜测道“或者说,是不是平常你熬制魔药熬的太多了,呼吸了太多魔药废气,导致记忆力衰退?”

    辛胖子翻了个白眼。

    “劳驾,”他没好气的回答道“你以为我熬魔药的时候不戴防护面罩、赤手空拳上阵吗?我可不想因为违反实验室操作条例,下次被李教授拒之门外啊。”

    这话倒也不差,郑清扯了扯嘴角,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虽然如此……但健忘到你这种地步,也是非常罕见了。我觉得你可以申请成为蒙特利亚教授的助理。”

    蒙特利亚教授负责第一大学一个‘进化与血脉’方面的实验室,成为他的实验助理,意思就是充当教授的一个观察对象。学生们经常拿这件事互相开玩笑。

    “蒙特利亚教授只招收研究生,也就是注册巫师级别的助理。”辛胖子一本正经的回答道“除此之外,在读大学生里,也就是你们这些公费生有机会进他的实验室打打下手……我倒是想去来着,奈何教授不要哇。”

    “嘁。”郑清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语气词,同时回过神,重新盯向安德鲁·泰勒。

    那只小狼崽子现在似乎安分了许多,正趴在一块岩石上,抓着羽毛笔在他的法书上勾勾画画着,不知又在准备什么样的恶咒。

    “话说回来,刚刚之所以忘了理由,是因为我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辛胖子扯起话题,继续聊道“我一直在想寒假要做的事情。”

    是啊,寒假。

    期末考试还有一周就要结束了,考试之后,就是长达一个月的寒假。只不过一想到身为公费生,需要浪费一大半寒假时间在学校处理公益事务,就让郑清感到郁郁。

    “这次寒假,你有什么打算吗?”辛胖子忽然有些神神秘秘的凑了过来,在郑清耳边嘀咕道。

    郑清偏过头,犹豫的看了胖子一眼,最终摇摇脑袋,表示没有“做做学校安排的事情,翻翻历史书,追寻一下自己心中的历史……其他也没什么了。”

    “哦,还有,回家过年。”他似是想起什么,连忙又补充了一句。

    “跟个老头子似的。”胖子恨铁不成钢的叹口气,然后用法书的书脊戳了戳郑清的后背“要不要去镇子北区看一看?”

    “北区?”郑清微微有些意动。

    辛胖子嘴里的镇子,自然就是贝塔镇。

    还没等年轻的公费生准备好回答,便被监考官的声音打断了

    “下一组!”

    “九有学院,天文081班,郑清同学!”

    “阿尔法学院,炼金081班,安德鲁·泰勒!”

    “准备考试!”

    不远处,响起监考官高亢的喊声。

    与之相伴的,是绿谷间突然响起的窃窃私语,以及此起彼伏打量的眼神——就像混在沙滩上的一粒金子,当他泯然众沙中的时候,不并不起眼,但当他被人从沙子里捡出来之后,顿时便吸引了诸多目光。

    这种效应并不难理解。

    在一个井然有序的环境中,譬如安静的课堂,或者优雅的鸡尾酒会,即便大家知道老师站在教室后面、或者酒会的某个角落有位大人物,但为了表面的礼貌,大家仍旧会装作视而不见,因为大家都是文明人,赤裸裸的盯着某个人看是非常不礼貌、不文明的行为。

    这种时候,只需要一点点意外的声音,比如教室后面一声异响、酒会角落一个杯子落在地上,有了充足的理由,大家好奇的目光就可以‘理由充分’的投射过去了。

    比如现在,监考官喊道了郑清的名字。

    原本就对他很感兴趣,但因为礼貌等原因刻意装作视而不见的目光,齐刷刷的射向年轻男巫。

    感受着那些目光里蕴含的好奇、审视、兴奋等情绪,郑清耸耸肩,举起手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