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皇叔长那么好看,实力还那么强,对人又温柔体贴。

    有女子觊觎,是再正常不过的。

    但不知为何,纳兰辛辛的心里就是不舒服,她就是不喜欢别人觊觎她的皇叔。

    皇叔,是她的!

    纳兰辛辛心里不高兴了。

    对于告诉她这个消息,摆明了有看戏的意思的杨之易,也看的不是那么顺眼了,她哼了一声,就怒怼了回去,“秦叔叔,那你呢?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你为何还没有娶亲?你不但不娶亲,还跑来娶我那个姐姐?你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吗?我不相信你没听人说过我那个姐姐的名声。”

    “咳咳。”一句秦叔叔,还是一句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的秦叔叔,让杨之易被呛的咳嗽了起来。

    刚刚还叫他秦公子呢,不过是告诉了她,有很多女人追求她皇叔,这立马就变成秦叔叔了,不但变成秦叔叔,还变成眼神不好使的秦叔叔了,还真是个小心眼的小丫头。

    “你又没喝水,咳什么咳?你是被你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吗?”

    “小公主,你……”杨之易算是见识到纳兰辛辛的毒舌了,以前听来过君王府的结拜兄弟们说纳兰小公主毒舌,他还不相信,这次来了之后,纳兰辛辛对他也是笑脸相迎的,这还真是第一次领教。

    “你别以为你长得好看,你就可以败坏我皇叔的名声了。”纳兰辛辛生气的道,“那个什么公主不愿意出嫁,关我皇叔什么事?我告诉你,你要再乱说话,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纳兰辛辛说完这话,拂袖离去。

    杨之易望着纳兰辛辛的气呼呼的背影,眼中笑意越浓。

    第一次,纳兰辛辛对长的好看的美人,有了敌意,还是超强的敌意。

    她气鼓鼓的回了房间,想到杨之易刚刚说的那些话,真是越想越生气,她现在需要冷静冷静,她得去小花园里呼吸新鲜空气!

    纳兰辛辛拿出玉扳指,戴在大拇指上,转身就进了小花园。

    纳兰君若回来,已是日暮西山。

    他一下马,就询问起了纳兰辛辛,管家边上前给纳兰君若牵马,边回答道,“公主胃口不太好,今儿个一早就去了狼院,后来和秦公子在一块待了一会儿,就回屋了,今日晚膳都没用。”

    晚膳都没用?

    这丫头,怎么又不好好吃东西了?

    纳兰君若虽然因为纳兰辛辛对杨之易的在意和态度感到不悦,但也不至于真的将她一个人丢在家中,对她不管不顾,如今听到纳兰辛辛不吃东西,连纳兰辛辛和杨之易待在一起这事都给忽略了。

    他快步走进王府,边走便吩咐道,“让厨娘们准备些公主平日里爱吃的。”

    “是,王爷。”

    纳兰君若衣服都没换的,就去了纳兰辛辛的院子里,结果,在纳兰辛辛的院子里没瞧见纳兰辛辛,反而瞧见了坐在纳兰辛辛院子里喝茶赏月的杨之易。

    瞧见杨之易,纳兰君若原本就没有好脸色的脸,就更难看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儿?”纳兰君若开口就语气不善的道。

    杨之易见纳兰君若一副风尘仆仆赶过来的模样,他慢条斯理的倒了一杯茶,推到了纳兰君若那边,微笑着道,“你可从来不是个急躁之人,既然回来了,不如先喝杯茶。”

    纳兰君若盯着杨之易,没有任何举动。

    杨之易见纳兰君若这模样,他自斟自饮的道,“我不过是瞧着你出门了,你的小侄女又一个人待在家中,不肯出门,怕她无聊,才过来陪她聊聊天的。”

    “之易。”纳兰君若冷眸叫了杨之易一声,“若你这次不是诚心来向长公主提亲,而是和其他人一样,来针对辛儿,想让我离开初元国的,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君若,你说这话,可就伤人了。”杨之易站起了身,“你觉得我像是那种无所事事的人吗?”

    “不过,说来,你这小侄女,和我想象中的,还真是不一样。”杨之易意味深长的瞧了纳兰君若一眼,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就像是故意说给纳兰君若听的似的。

    当年结拜,纳兰君若最无可奈何的就是杨之易,在他们那群人里,这杨之易就是狗头军师,他若是想坏别人的事,那定然是将人卖了,还能让人帮忙数银子的主。

    偏偏辛儿还对这最擅长伪装和欺骗人的杨之易,有着好感。

    纳兰君若望向了纳兰辛辛的房间,这时候,他若是进去,他指不定会将人教训一顿,一旦训斥出口,小丫头片子肯定又要伤心难受了。

    罢了,让人将吃的送进去好了,他就不进去了。

    纳兰君若过纳兰辛辛的房门而不入,待在小花园里通过呼吸空气,靠着修炼消除烦躁的纳兰辛辛,根本不知道纳兰君若回来了,也不知道杨之易不要脸的在她的院子里待了那么久,还将她皇叔给说走了。

    如果她知道,指不定会拿着扫帚,将杨之易给赶出去。

    纳兰辛辛今天在小花园里待的时间比较长,她体内的那股灵力,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有一种要冲出体内的趋势,那种像破土而出的感觉,让她不得不加快运功,将体内的灵力压制下去,再通过练武,将多余的灵力进行转化。

    小花园里,都是宝贝,她也不敢随便乱出招,只赶对着小池塘出招。

    一掌劈出去,直接就将两条鱼给劈了上来。

    池塘里的鱼已经从最初的五条,长到了现在的三十几条。

    纳兰辛辛抓鱼也不会再掉到池塘里去了。

    她曾经抓了一条鱼出去,结果把她师傅白老爷子给吓死了,追着问她,这什么百年锦鲤是从哪儿来的,激动的胡子眉毛都在颤抖,然后,她再没有抓过这里面的鱼。

    看着活蹦乱跳的鱼,纳兰辛辛又将它们重新丢了回去。

    她现在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否则绝对把它们拿出去烤了。

    灵力沉淀下来之后,纳兰辛辛又在小花园里待了一会儿,这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