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3992章 道路
    宁舒突然有点想看安和懵逼脸,被告知以后再也不能再摸冥河之石,那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神石一族非常地随遇而安,来这里之后,没有任何得不适,不存在什么水土不服之类的。

    接下来就是填了一些沼泽地,避免走一步就陷入里面。

    神石一族所有族人都动了起来,到处找石头找泥巴将一些沼泽给填起来了,同时也把族地修整了一下。

    修整出来的泥土正好可以埋沼泽地。

    弄完之后,所有族人都哐当倒在地上,立刻呼呼大睡,一副累得不行。

    山岳一副欣慰的表情,又像是老村长看到地里收成一般,“很久没有这样大家一起做事了,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宁舒:……

    只是刨了一点土,怎么弄得好像干了什么大事业一样。

    平时这个种族到底是有多懒得动啊。

    山岳说完,也找了一个地方,哐当一下倒下去呼呼大睡。

    整个种族就宁舒一个人毫无睡意,像这样一天的时间几乎都在睡觉,真的有那么多觉要睡么?

    睡麻痹,起来嗨!

    宁舒一个人在族地转悠,并且把一些比较危险的地方标记一下,还有族地里有什么食物果子之类的,都要清楚。

    这关系到宁舒的口粮,神石一族不怎么重口腹之欲,有些族人甚至很长时间都不见他们吃点东西。

    而宁舒不行,必须要吃东西,而且还要吃好吃的,吃饱了。

    宁舒在很大的范围内溜了一圈,冥河周围确实没有什么种族,离冥河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有一些没有智慧的生灵。

    连种族都算不上。

    回来的时候,族人的呼噜声震天,宁舒把果子在身上擦了擦啃了起来,天天吃果子,宁舒都有点想吃肉干了。

    倒是伐天,怎么还没有回来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也不知道这些伴生能量会不会消散了。

    宁舒又动了一下伐天留下来的意识,你倒是快点回来找我呀,找我呀。

    而且宁舒心里还惦记着一件事。

    山岳他们还在呼呼大睡,睡得宁舒心里发方,忍不住跳到了山岳的身上,蹦蹦跳跳的,“别睡了,起来嗨。”

    “起来嗨,起来嗨……”

    山岳翻了一个身,总算是醒过来了,问道:“咋啦……”

    “看到你们这样睡我心里难受。”尤其是我根本睡不着。

    山岳:((‵□′)),这孩子……

    山岳坐起来,对宁舒说道:“要不你去小世界,不是要改善自己的体质吗?”

    山岳一边说话一边打呵欠。

    宁舒也不想打扰山岳,但她心里堆着事情,“我想知道鲤鱼他们族地在什么地方,我有事情去找他们。”

    山岳揉了揉眼睛,“你身体又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他们,就是我体质的问题。”宁舒说道。

    还有一件事,就是他们没有啥医药费,一穷二白。

    山岳说道:“这有啥,有啥我们就带啥去。”

    宁舒:“……我们有啥?”

    山岳理所应当地说道:“有啊,石头啊。”

    宁舒:“……冥河之石?”

    山岳立刻咦了一声,“哪里有什么冥河之石,这种东西给他们,他们都不会要的,又臭又硬的石头,毫无卵用。”

    这种石头世界坚硬,可是不需要的人拿着根本没用。

    可以想象拿着这种黑黢黢的,又不漂亮的石头给鲤鱼他们,脸色绝对臭。

    宁舒有点头大,到底拿什么东西?

    山岳想了想说道:“要不送点果子算了?”

    宁舒凝眉,“送果子可以吗?”

    “管他行不行,先送过去再说。”山岳毫不在意地说道。

    “那他们居住在什么地方呀?”宁舒问道。

    “东兰海。”山岳说道,“东兰海里面的种族不少,他们算是一个吧。”

    宁舒对虚空的地图很茫然啊,以前只是在组织的方寸之间游动,现在距离组织已经非常远了。

    距离东兰海有多远,宁舒非常茫然。

    “那我们去吧,东兰海距离这边有点位置,倒是以前的族地离东兰海比较近。”山岳一边说一边起身。

    宁舒有点内疚粗暴把山岳唤醒了,“要不你再睡吧。”

    山岳:“事情办了再睡。”

    山岳又带着宁舒走了,走之前想对族人说一声,回头一看,全都在睡觉,七倒八歪的。

    山岳的心中产生浓浓的忧郁感,自己的族人都怎么了呀。

    一路上,宁舒和山岳采了不少的果子,如果遇到了一些比较稀罕好看的石头,都收起来,说不定鲤鱼他们就喜欢这种闪闪发亮的石头呢。

    东兰海……

    宁舒以为东兰海是一片海域,倒真是一片海,不过是一片血红,看久了眼睛都会出现红晕,看什么东西都会出现有朦朦胧胧的红色。

    从来没有见过一片血红的海洋,望不到的头的血红让人心里震撼。

    有种血气冲天的不详感。

    鲤鱼居然住在这样的地方,以为是在什么人间仙境呢,毕竟人间仙境才能跟他们医者的身份相匹配。

    好像生地里有个幼崽也是东兰海的,还跟伐天走得挺近的。

    宁舒看着通红的海洋,有点犯愁:“我们该怎么联系他们?”总不能下海吧。

    先不说这个海洋相当地诡异,恐怕都要被染红,再说了,自己身上可是有水泡,别被感染了。

    山岳摸出了一个海螺,“这有什么,我能联系他们,吹响这个就是了。”

    宁舒哦了一声,只要不下海就好。

    山岳把海螺放在嘴边吹,反正宁舒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但是山岳却吹得非常入神,一副陶醉了的样子。

    宁舒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是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吗?

    很快,靠近海岸的水面开始有一些翻涌了,有一条浑身花色的鲤鱼朝岸边游来。

    宁舒忍不住产生了一个疑惑,鲤鱼是淡水鱼吧吧!

    这种地方分个屁的淡水鱼啊。

    游到岸边,鲤鱼就变成了人形模样,一步一步走上了岸。

    宁舒看他浑身都是干燥的,没有一滴水,只能说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