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掌贵 > 第六一九章 引蛇出洞(三合一)
    第二日,李纯一早便奉旨入宫了。

    皇帝有意加强宫中防务。包括前朝后宫。

    宫中防务并不薄弱,但相比前朝,后宫还是差了许多。昨日事敲响了皇帝警钟,叫他一夜无眠。被绿不是他怕的,但有人能轻松在后宫做小动作却是他不能忍的。万一某日,这动作到了他脖子上呢?

    于是皇帝不但招来了李纯,一道前来领旨的还有禁军统领。

    今日之后,宫中防务将一划三。

    除却原本侍卫外,李纯手下的亲卫和禁军都还将挑选一支精卫编入宫中防务。三部门分立,相互合作,相互监督。

    而这三支原本便都属皇帝手下,职能和编制上都有部分重合,所以也不怕相互干涉,倒是无害……

    领命之后,李纯被皇帝单独留下,追问了他扩充亲卫的进度。李纯一一禀来,皇帝与他就京城内外的防务密谈了足足一个时辰才放他离开。

    而同一时间的将军府,文兰正前来拜访。

    文兰原本便打算来致谢并探病,哪知刚要出门时,程紫玉也送了口讯来请她过府一叙。两人行动倒是不谋而合。

    不过文兰没想到,程紫玉找她的目的却是结盟一道去扳倒朱常珏,并给了她好几条需要她配合而为之事。

    文兰早就恨上了朱常珏,这次事更叫她憋了口气,再为了朱常哲的将来考虑,自然二话没说应了下来,并找了心腹开始按着程紫玉示意办起事来……

    两人刚说了几句,宫里倒是传来了消息。

    昨日被降了位份的常常在家中立了一功,得了皇上褒赏,所以常氏也跟着沾了光。她不但得了个封号:“顺”,而且圣上还给了不少赏赐,听说这次可不单只是簪子,都是整套的头面。

    “立功?常氏运气这么好的吗?昨日刚被贬,今日家里就立功了?”文兰惊讶。

    “自然不是。这赏的就是常氏。”程紫玉却明白了。

    “所以,这是明降暗升吗?田贵人那般得宠,都怀了皇嗣也没得封号呢。”

    “皇上经过一晚上显然改主意了,觉得昨日常氏虽被利用但之后表现不错,昨日有人亵渎皇权,但常氏的表现恰恰相反,她是在维护皇权。为了锄奸,她不计狼狈,不顾身份,能那么挺身而出,足可见她精忠敬主的坚持,此刻被竖为典型,也是情理之中。可惜昨日皇上气头上已降她为常在,万没有今日再改回去的道理,所以只能从其他方面抬举。”

    “啧,所以她的封号是‘顺’。皇上还真是……”

    “为皇权服务罢了,也是一种敲打。顺者,鸡犬升天。逆者么……皇上定不会手软。”程紫玉笑了起来。皇帝要竖典型,正正好!眼下的皇帝正如被惊醒的刺猬,一扎一个准。

    那么,她什么都不用做,第一个要倒霉的,应该便是熊贵人了……

    这边,在外人眼里,文兰正在将军府做客,实际上,程紫玉已经出门了。

    她跟着夏薇,七拐八弯去了一处偏僻农庄,在那里,她坐到了如意跟前。

    如意投靠后,这是第一次见到程紫玉本人。两人面对面聊了足足一个时辰后,如意最终点了头……

    回了将军府,还没能休息上,王玥也来“探病”了。

    和文兰一样,她是程紫玉请来的。

    “王玥,这次,我需要你帮我忙了。但你放心,不会危及你的利益。”

    “这是什么话呢?我欠你的人情双手都快数不过来了。若有我能帮的,我一定不遗余力的。而且,我这命都有一半是你挣来的,即便害了我的利益又如何呢?你尽管吩咐吧,我绝不推辞。”……

    同一时间,熊贵人实在受不了逼供,招了。

    昨日她的确是按着指示闹事而为。

    她的任务便是在指定的那个侧殿外边闹事,最终要闹到皇帝或太后到场。

    常贵人是他们为她量身选定的棋子。

    她往日与常贵人交好,谁也不会怀疑她的强出头。

    宴上她一直灌着常贵人酒,很顺利在嬉闹中拿到了御赐的孔雀簪。随后,早就侯在了一边,装扮与佘嬷嬷如出一辙的胖宫人故意撞了来,之后她便咬定了胖嬷嬷偷窃,带着常贵人等向侧殿方向追了出去。

    由于熊贵人是重要一环,所以她知晓侧殿里在发生什么,也知道佘嬷嬷与她是一个阵营。按原计划,佘嬷嬷完成任务后便会被安排出宫,而她只需将孔雀簪处理在侧殿附近便能全身而退。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

    他们的计划全都乱套了。

    按理,出了丑事圣上定会遮掩,她要做小动作轻而易举。哪知皇帝竟毫不顾忌把这热闹留下来了,导致里里外外都是围观之人和巡守查证的侍卫暗卫。

    熊贵人一行人当时已经慌了,压根没机会也没胆量将簪子处理掉。一开始的时候她还存了些希望,可越往后,状况便越失控。

    再后来,她们一行人已经全力缩小存在感了,哪知还是叫常贵人给盯上了……这才发生了之后那事。

    熊贵人供出了一个內侍,表示她只是按着指示听从那位公公每回带来的吩咐。今次行动便是那公公来传的话。

    李纯的人立马入宫去追查提人。

    可熊贵人咬定的那个公公今早竟然失足掉进了湖里,人被捞起时已经断气。

    事发在半夜,也没留下什么证据,所以是畏罪自尽还是被人暗算并不可知。

    将其人深入追查,发现这公公是个活络的,在宫中不少地方当过差。

    换而言之,宫中各处他都很熟悉,关系网也很广,且人缘还极好……而由于当差的地方多,曾效力过的主子和管事也不少,真要往上抓,并不容易。

    如此,线索又断了。

    熊贵人经历了又一次的拷问,知道负责联络的公公也丧命,再想到佘嬷嬷的死,更是怕得肝胆欲裂。

    她也开始明白,昨日对方示意她离开时,哪里是要废功夫给她安排出路?所谓后路,就是死!当时她若不是第一时间被侍卫控制住,她早就和佘嬷嬷一样被灭口了……

    暗卫给了她两个选择:一,主动坦白,保她一命。二,受尽苦头后被撬开嘴,届时恐怕不管皇帝这里还是主谋那儿都不会放过她。

    但她若能知无不言,转为证人,即便对方猖狂,但至少能得皇上庇护,或许能最大程度得一保全。

    熊贵人没有多考虑,提出了不但是要保她一命,还要保她家中性命的要求。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她供出:让她按那公公意思办事是家里的暗示。所以她才言听计从。至于其他,她就一概不知了。

    又说那边答应,只要她乖乖办事,前途可期。

    李纯的人拷问很有办法,又很会抓重点。听到“前途”二字,马上就有了领会。一个无宠的后妃,能相信有外人能掌控其前途,要么是那人实力过硬,要么便是她曾在那人手里尝到过甜头。

    再一审问追查,果然,打听到了这位熊贵人当日选秀能成功入围,便是有人举荐过的。即便无宠,去年还晋了一级。

    显然,能让她依靠的,是座大靠山。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又是一番逼问,熊贵人说,家里近年与张家走得近。张家,是前贵妃的母家。她心里大概知道昨日主谋是珏王,但她并无证据。

    是啊,没有证据,难道单凭各人的猜测就能定谁的罪?

    确认熊贵人身上再问不出其他后,李纯便带着供词入宫了。

    他,除了是去汇报进度,也是去请旨的。

    由于在眼皮子底下又死了一个,皇帝愠怒更甚。

    他不是傻子,出事之后他便疑心是长子了。追查只是一试,没法轻易查出前因后果才是长子一贯的手段。下手狠辣,更是长子的风格。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知道李纯来请旨真正的目的在于求他一个态度:是为保颜面而选择遮掩?还是不再忍耐?

    由于昨日事已被皇帝封口,所以熊贵人的罪名只能是偷藏了御赐之物。行径虽恶劣,却并不足以祸及家族。因而一旦选择提审熊家主子,那么便意味着要重立罪名,否则便是正式开始了瓦解长子势力的进程……

    “纯,你觉得朕当如何?你且直言,说来朕听听。”

    李纯知道皇帝早就下定了决心,他这么问,求的只是个心理慰藉罢了。

    “算计储君,后妃,命妇,对皇权的藐视和践踏已经毫不遮掩,在宫中接二连三杀人也毫不顾忌,仅仅这两条便已经严重至极。

    贵妃敢众目睽睽推倒皇室女眷谋害皇嗣并嫁祸他人,何等嚣张?那位更有疑似京郊杀人灭口之嫌……一桩桩一件件,都叫其平安度过才导致了变本加厉的如今局面。”

    李纯怕皇帝记不清,把最近关于朱常珏的“罪名”都给罗列了一遍。更把佘嬷嬷和传话公公的死直接定义成了“被杀”,话里话外更流露出了对皇帝手段太软的不满……他身为重臣都如此不满,那其他人呢?

    他没抬头,只淡淡说来,却能从皇帝盯在他头顶的那种直视感受到其郁愤。

    “昨日众目睽睽,虽被遮掩,但人心难免散乱。可雷声大雨点小,那么大的事若不了了之,长此以往,皇权还有何威信?长此以往,人心何存?”

    李纯慢慢抬头。

    “皇上可还记得苏家?”

    皇帝面色再次一垮,瞬间明白了李纯之意。

    昨日之事从整体调度,到凶犯逃脱,都已证明了主谋在后宫的控制力,而苏家作为皇帝暗中想扶的家族,眼下不显山不露水却被朱常珏盯上想要求娶,显然其在前朝,在皇帝身边都有了耳目。

    先前朱常珏瞄上苏家皇帝只是觉得奇怪,可不排除是意外,但眼下这么一结合,李纯这么一提醒,却让皇帝忍不住多想,瞬间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这是不是意味着,有人的实力已经浸透了前朝后宫和他身边?

    李纯将皇帝表情收于眼底,知其已被自己带歪。

    “恕臣多言,主谋油滑少漏洞,今日既有突破口,若不抓住机会……将来人倒是好控制,但想要追查和瓦解其势力便不容易了。臣多话了,跟皇上请罪了。”

    皇帝知李纯从不干涉皇子们之间的乱斗,今日这颇有几分不满和冲动的解释,大概是看不下去了。

    皇帝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他更恐惧李纯话里带来的可能。

    长子的控制力显然过大,不但将危及新皇的皇权,连他自己的皇权也已受到了威胁。再这么下去,怕是有失控的风险啊!

    “你说得对,何罪之有?朕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你只管去做吧!为了皇权,为了朝局,为了大周!”

    李纯领命,没有给出理由和解释,也不遮掩,直接带了人去熊家拿人来审……

    熊家早就乱如热锅之蚁了。

    他们听说了昨日皇上下令不准熊氏自尽,所以他们也预料到熊氏怕是没法熬过李纯手下的逼供。他们只能存了一丝侥幸。

    今早天一亮,熊老太太带着一群女眷,以及几个小少爷上白云寺拜佛烧香了。这个时候,他们能求的只有老天和佛祖。

    此外,他们还打算在白云寺住一阵,真要出事,白云寺或能成他们最终的退路或是庇护地。皇帝怎么也不会进寺庙抓人,即便是眅依佛门,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保全了……

    当然,这只是熊家一厢情愿的自我保全。

    两个时辰前,他们便收到了一封密信。

    上边表示,熊家女眷和小少爷的下场将全看熊家几位家主识相与否。

    熊家众家主大惊,派人去查,果然,白云寺今日并未接待熊家人,山门处的登记也未有熊家人的名字。

    寻找中,在城郊一处密林,他们找到了熊家几辆马车,但里边空无一人。且附近有过挣扎的痕迹。

    果然,都被绑架了。

    熊老太爷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是主使在要他们闭上嘴。

    若不然,便是断子绝孙了。

    熊家众家主认命,齐齐坐在了前堂。他们既不敢得罪幕后人,但也没法忤逆圣上,只能各有盘算坐等着宫中消息……

    然而,他们突然就脱了力。

    随后有奴才带着几个壮汉推门而入。

    熊家众家主眼睁睁看着那帮人在横梁上连挂了八条绳索,随后他们一个个被那些壮汉套进了绳索之中……

    熊家几人惶恐至极。

    一番呼救,可家里竟然没有人来营救?这些陌生人竟这么堂而皇之进了府中?所以要么是有内奸,要么是府中上下都被控制了。

    所以,他们是被被灭口了吧?

    那么想来,被绑架的女眷和孩孙们也是凶多吉少了。

    熊家几人面面相觑,眼中恨意弥漫,朱常珏,太狠了!

    “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暗卫那里逼供严酷,主子都是为了诸位少受些苦才不得已下了狠手。诸位放心,女眷那里主子也一定给个痛快,不会叫她们受苦。一路走好了。黄泉路上你们等等,或许都能碰头!”

    开口的是壮汉之一。

    熊家人对他是眼熟的,这人曾帮着熊家解决过不少麻烦,是朱常珏的人。

    呼吸渐渐困难,意识渐渐消散,悔,真悔啊!早知如此,何必……

    可惜,似乎太晚了……

    不,不晚。

    熊家人突然感受到了劫后余生的美好。

    砰地一下,堂屋门应声而倒。

    从天而降了十几个黑衣人,拔刀就攻向了堂屋中的壮汉。

    相比死,壮汉们似乎更怕完成不了任务,也纷纷拔刀,却是转身攻向了已经吊在了半空的熊家几位家主……显然,是想在黑衣人营救前,先进行灭口。

    黑衣人们洞悉,也纷纷出手,推刀飞旋而过,冲向的是空中绳索。

    绳索纷纷断开,家主们往下坠,避开了壮汉们砍出的刀,只有一位躲避不及,被一刀恰好砍中。

    其余家主皆跌落在地,大口喘气。

    随后,死里逃生的他们便看着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壮汉们在几个呼吸间便落了下风,被全部控制只是时间问题。

    壮汉们眼看不敌,便将手中刀反手一挥就要自尽,可黑衣人显然早有预防,已经早一步出击,攻击方向正是他们的刀和手臂。

    又是几息后,壮汉全都被打趴在地,口中也都堵上以防自尽。

    熊家人等往外瞧去,这才看见屋外,不知何时又来了许多黑衣人,正将一些来历不明的陌生人捆绑了扔进了堂屋。

    随后,大门开了,李纯带人进来。

    他拿着一只包袱扔到了熊家老太爷跟前。

    打开包袱,里边是一大包的饰物。

    老太爷认识其中的几件,有一件碧玉镯子是他送给夫人的,还有两枚玉坠子,是两个重孙惯常配佩的,其余几件也都眼熟,此刻一想,可不正是几个媳妇孙媳妇往日里佩的?

    “他们都无碍。我的人已将他们救下了。”李纯扔了张纸条到老太爷跟前。

    老太爷认出了上边字,是夫人所书,就俩字:平安。

    “眼下,是熊家最后机会。坦白从宽,即便被发落也不至于断子绝孙。你们若能充分发挥作用,或者我会尽力保全你熊家所有人的性命,你们若立功,甚至还能保全荣华富贵。但我想,其实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好,我几个愿意跟您走。李将军人杰,我等信得过,想必不会诓我。”

    “自然!”

    嗯,其实一切都在把控中……

    李纯跟了皇帝十几年,皇帝那点心思,天下还有谁能比他更懂?所以,在没有得到皇帝点头之前,他便已经开始了布网。

    昨晚太子夫妇离开将军府不久,李纯便出门了。

    他当然知道有人在盯着将军府。

    熊贵人昨日若不是第一时间被他的人带走,早就被人灭口了。而他半夜出门,显然是要去亲审熊氏。

    朱常珏势必会紧张,一定会跟着,即便不能灭口熊氏也能打探到些东西。

    可天下有几人能跟得住他?

    朱常珏的人跟丢了人,只能无功而返,最后守去了宫门和宫中。

    李纯行踪神秘,朱常珏紧张了,决定扣下了熊家女眷和几个儿孙来控制住熊家人的嘴。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熊家早就被暗卫布控。只不过暗卫们不显山不露水,始终藏在暗处。就连熊家几十口人被绑走,暗卫也没有出动,而是继续跟了下去。

    因为他们知道,朱常珏为了最大程度控制熊家主子,这群女眷孩子的性命暂时是无碍的……

    熊家人被绑在了一处农庄。

    于是,靠着这一行动,暗卫们顺利摸到了这个落脚点。

    李纯的人用了最高效率,一番排查下,农庄的主子被揪出来了,此地属珏王府管事杨某二表弟的丈家所有。

    关系虽远了些,但到底也是实打实的亲眷,算是一证据了。

    盯梢中,在绑架进行了两个时辰后,农庄来了一辆低调马车,李纯的人预料到有鱼入网,当即便出手了。

    对方在农庄布置了足有几十人,双方一番恶斗……

    来人是珏王府一上了名册的幕僚。对方见形势不好,几番逃跑都未能成功。

    李纯为了免除皇帝疑心,这次动手用的不完全是他自己的人,还有一半是皇帝的亲卫,所以,这人赃并获是板上钉钉的。

    由于暗布的人手多,行动又迅速,所以农庄处理的很干净,以至于朱常珏并未第一时间收到行动失败的消息。

    当然,这主要也是得益于李纯的行踪极大程度吸引了朱常珏的注意。

    为了引蛇出洞,李纯故意透露了一点点关于熊贵人已经招认的消息出去,他点兵前往熊家拿人也是在不少人的眼中,于是,朱常珏果然坐不住了。

    这天底下,没有几人能在真正的逼供下挺过来。

    最好的办法,还是封口。

    最好的选择,是死无对证。

    最好的手段,是让熊家众家主畏罪自尽。

    于是朱常珏动手了。

    他自以为在熊家有暗桩,十拿九稳,却不知李纯故意放出消息等的就是他的自投罗网。

    若他没有这一行动,李纯想要撬开熊家人的口还要费一番苦功。可眼下,哪怕为了熊家上下的安全和熊家家业前程,熊家也巴不得主动投靠了李纯得一保全……

    如此,不但得了熊家最彻底完整的口供和最强烈的报复决心,还能抓到前来熊家作祟的一帮爪牙,同样又多了一个突破口……

    熊贵人那事不好追究,但珏王府家奴的“绑架”案刚好给了一个可以深入彻查的契机。

    李纯一口气拿下了那农庄所有人,更带人前往珏王府扣下了那个疑似的“肇事”管事。

    而熊家,则摇身一变,成了苦主。

    熊家老太爷带着一众熊家人到顺天府击鼓,上上下下连众奴才在内近百口人齐刷刷跪到了官府门前,要求严惩珏王府恶奴,以此拉开了众势力携手对珏王府上下的围追堵截……